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目录] > 第40章: 书斋巧遇平川知真相 婚庆不快寒蕊默忍让(下)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第40章 书斋巧遇平川知真相 婚庆不快寒蕊默忍让(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北良看见平川进了房间,起身笑道:“婚期不足十天了,父帅特准你,无事可不来营中,你怎么又来了?家里的事都忙完了?”

平川恩了一声,开始换装,准备去操场。

“平川,”北良忽然将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婚期越近,你越不开心是吗?”

平川没有说话,皱了皱眉。

“有些事情,是无能为力的,”北良眈眈地注视着平川:“她是无辜的,什么都不知道,答应我,不要迁怒于她。”

平川默然停手,深望北良一眼,他不想告诉北良真相,只得三缄其口。

“忘了修竹吧,好好对她,”北良忽一下加重了口气:“如果你不能好好对她,我们就没得朋友做!”

“为了她,值得吗?”平川闷声道。

北良一怔,冲口而出:“你什么意思?”

“她若成为我的妻子,那就是我的家事了,”平川瓮声瓮气地说:“再是朋友,你也不能管得太宽……”

北良脸色一变,心旋即往下一沉,平川的话,让他感觉是那么的不妙。他惶然间,预感到这场婚姻,将是寒蕊的劫难。他一急,逼问道:“你想把她怎么样?”

“是她想把我怎么样,”平川慢悠悠地纠正道:“我答应你,北良,我会让她过她该过的生活。”

北良怔怔地,似懂非懂,再回过神来去看,平川已经走远了。

他紧走几步,想追上去问个究竟,然而,平川那句“她若成为我的妻子,那就是我的家事了”再次响起在耳边,北良怅然地停住了脚步。

他能有什么资格,管平川的家事?

大婚之日终于来临,偏巧前夜,普降了今年的第一场大雪,雪后天晴,阳光灿烂,白雪晶莹,银装素裹,洁净的街道上,绯红的地毡从皇宫之中一直铺到郭府,三步一哨,五步一岗,军士们早早地就到位了,大街上更是挤满了看热闹的百姓,对着花轿来的方向,翘首以待。

明禧宫里,满屋子[gong]女转来转去,寒蕊已经梳妆完毕,菱花镜中的人儿,雍容高贵,美得如同天仙。

“哎呀呀,这是我吗?”寒蕊看一下镜子,复又再看一下镜子,难以置信。

红玉笑道:“嬷嬷们说,结婚这天,可是女人一生中最美丽的时候呢。”

“不用戴这么多首饰吧,怪别扭的。”寒蕊扭了扭脖子,感觉不自在。

“别动,公主,”喜娘赶紧过来了,细声道:“不是早就教过您了吗?要坚持住,特别是到了新房,坐在喜床上,可要身姿端正,不能乱动。”

“规矩真多。”寒蕊皱皱眉头。

“别不开心,您是去嫁给自己最喜欢的人呢,”红玉赶紧劝道:“这点规矩不算什么的。”

寒蕊点点头,晒着牙齿嘻嘻一笑:“是啊,那么难熬的日子都过来了,一想到今后,可以天天跟平川在一起,我想不开心都不行啊!这点麻烦,算得了什么?!”

旁边的宫女一听,都忍不住掩嘴偷笑起来。

“公主。”喜娘拿起龙凤盖头,轻声提醒道:“奴婢再提醒您一次啊,不是新郎动手,你可不能急着自己揭盖头啊。”

“他要老不接该怎么办?”顶着沉沉的凤冠,寒蕊觉得好吃力,听喜娘这么一说,她冷不丁就冒出了这么一句。

喜娘愣了一下,回答道:“这可是新婚,新郎比你还急呢,怎么会不揭盖头?!”

“那他要是万一,就是不揭呢?”寒蕊也不知拧了哪根筋,非要问到底。

“那也不能揭!”喜娘虎起脸道:“新娘自己揭盖头可是犯忌讳的。”

“那就不揭罗,那就顶着盖头吃啊、喝啊、睡觉啊?”寒蕊撇撇嘴。

“我的公主啊,”喜娘急道:“不揭盖头,就只能保持姿势坐在喜床上,不能动,还吃什么,喝什么啊……”

寒蕊一听,不由得吐了吐舌头:“这么惨?!”

“这种事情发生的几率为零,你瞎操什么心。”喜娘不耐烦地嘟嚷了一句。

寒蕊涎着脸,晒着牙齿吃吃地笑道:“我不是不懂吗,才问呢。”

“大喜之日,说点好话吧!”喜娘嗔怪地说:“不准说话,要盖盖头了,坐好!”

寒蕊挺直了背,摆正了脑袋,一动不动,只有眼睛还不安分,骨碌碌地转着,直到一片殷红罩下来,将所有的物件、所有的人、她所有的过去,都留在了盖头之外。而她,只能看到自己的脚尖,看到属于未来的方寸之地。

她太幸福,也太激动了。

盖头下,如花般嫣然的一张脸,带着她特有的笑,晒着牙齿,有几分憨,有几分傻。

平川,我终于嫁给你了,我说过,我要嫁给你的。

我一定,会让你喜欢我的——

炮仗在天空炸响,红纸金粉漫天开花,仪仗威风,鼓乐喧天,寒蕊公主的十二抬喜轿缓缓抬出皇宫,朝着郭府行进。

马队之前,平川一身喜气洋洋的装束,可是他的脸上,却看不到丝毫的喜气,平静中,透着一些凛冽。

婚礼仪式已近尾声,郭夫人坐在中堂,接过寒蕊递过来的茶,抿上一口,悠声道:“既然入了我郭家的门,从此以后就是我郭家的人,希望你谨记自己的身份,孝顺老人,爱护小辈。还有,我们郭家人丁单薄,希望你能早生贵子。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纵使身份高贵,若无子嗣,我郭家一样会休你出门……”

此言一出,满座宾客皆大惊失色。郭夫人这明摆着,是向寒蕊叫板,直通通的一番话,竟是没有把公主放在眼里。

喜娘和公公的脸色已经有些不好看了。

郭夫人全都看在眼里,却不管这么多,只默然坐着,看寒蕊的反应。她知道,今天这个下马威她必须要做,如果不能让寒蕊低头,那她以后这个婆婆,在这个家里就得屈尊于寒蕊的公主身份。而且她也听说,是寒蕊喜欢儿子,执意要嫁给儿子,才有了这门亲事。因此,她就料定,就算寒蕊xin里再不痛快,也必须给个态度。

郭夫人已经盘算好了,如果寒蕊忍受不了这样的屈辱,拂袖而去,皇上为了不让天下人笑他没有度量,也不会追究郭家之罪,何况,战事不断,朝廷还需要平川出征;如果寒蕊忍下来了,那么今后在这个家里,婆婆就是婆婆,寒蕊再是公主,也只能俯首听命。

整个宅院里静悄悄的,没人敢出头说话。

霍夫人轻轻地叹了口气。

北良刚想站身,被霍帅死死地压住,一个严厉的眼神,制止了北良的冲动。

北良从胸腔里憋出一口粗气,愤然别过头去。

片刻的沉寂之后,跪在郭夫人跟前的寒蕊说话了:“媳妇谨遵婆婆的教诲,如若不能为郭家添后,被休亦无怨言。”

有这句话就很好了。郭夫人嘴角扬起无声的满意的微笑,她轻轻地,深有意味地望了儿子一眼。

平川默然地站着,与母亲对视良久,才将眼神岔开。

“起来吧。”郭夫人淡淡地说,眼光象蜻蜓点水般瞟过地上的寒蕊,瞬间便移开了。

喜娘赶紧搀扶寒蕊起身,正要带入里间,却冷不防,一只手臂伸过来,挡住了去路。

“还没有给我敬茶呢。”英霞笑嘻嘻地说着,往凳子上一坐。

满堂的宾客再一次讶然,不会吧,英霞可是妹妹啊,怎能如此不讲礼数?众人再一次把目光转向了寒蕊,都等待着看公主如何表现。

平川微微地皱了皱眉,英霞却视而不见,反而挑衅似地扬起了下巴,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之意。

喜娘的脸色已经开始挂不住了,她看了主事公公一眼,开始犹豫着要不要就此把公主带回去。郭家这样做,真是太过份了——

“你是小辈,凭什么这么对嫂子?”红玉虽是陪嫁丫环的身份,却也看不下去了,豁去了也要为公主强出头,她本来还想说一句“就算不是嫂子还是公主,你有什么资格让公主给你敬茶?!”可是想到出宫前寒蕊的叮嘱,千万不要仗势,硬是忍了下去。

“不给我敬茶,就别想进郭家的门。”英霞傲然道:“这是我们郭家的规矩,女儿比媳妇大,你要是受不了,可以打道回府。”

郭夫人微笑着,一动不动。

红玉的脸已经被气成了青色。

平川却依旧面无表情,默默无言。

红玉猛地一步,冲到平川跟前,正要开口理论,却感觉手臂被人用力一捏,寒蕊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入乡随俗。要进郭家门,自然要受郭家的规矩,”她说:“端茶来,我给英霞妹妹敬茶。”

寒蕊面朝英霞跪下,递上茶,英霞看着她,却又有些迟疑。她接过茶,喝了一口,心底却涌起一股不安。

众人不禁面面相觑,既感叹公主的识大体,又质疑郭府的家教,对今天婚礼上发生的一切,他们实在是觉得匪夷所思。

宾客散去,夜渐深了。

英霞望着哥哥新房里的灯光,默默地出神。

“想什么呢?”郭夫人悄无声息地来到身后,幽声道:“你哥结婚,你不开心么?你想喝公主敬的茶,也喝到了,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唉,”英霞轻叹一声:“娘,别提了,我正担心这事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 自揭盖头寒蕊无禁忌 拒绝同房平川有打算(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