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目录] > 第44章: 新婚尽是委屈新媳妇 心护夫婿回门反挨训(下)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第44章 新婚尽是委屈新媳妇 心护夫婿回门反挨训(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皇上是难得的高兴,尽管政务繁忙,还是亲自在宫门迎了寒蕊回宫,适逢几个大臣议事,也不知是有意安排寒蕊跟皇后寒暄,还是政务真的需要平川出谋划策,一把就拖了平川去了正阳殿。寒蕊自然跟皇后去了集粹宫。

“新婚感觉如何啊?”皇后微笑着问道。

寒蕊静静地低下头去,不知该怎么回答。红玉刚想说话,被寒蕊一把拉住。

皇后已经看见了,马上就问:“红玉,有什么是公主不想要你说的?”

寒蕊使劲对红玉使眼色,红玉就当没看见,“普通”一声跪下来,张口就说:“驸马三晚都没在房里过夜。”

皇后的心瞬间往下一沉,脸色一变,转向寒蕊:“这是怎么回事?”

寒蕊瞪了红玉一眼,心里紧张得要死,却平淡地说:“第一天晚上,他喝醉了,我嫌他一身酒气,把他轰出去了,第二天晚上,他不服气说了我几句,我就跟他吵了起来,他赌气睡书房了……”

“那昨天晚上呢?”皇后轻声道:“难不成,他还在生你的气?”

“他!”寒蕊从鼻子里哼一声道:“他有什么资格生我的气?!是本公主生他的气,从前天晚上起,一直到现在,我都不理他!还想进我的门,做梦!母后你没看见进门时候他的脸色,臭烘烘的,我就要让他难堪,看他以后还敢不恭敬我?!”

皇后定定地看了寒蕊一眼,是的,平川进来的时候,脸色确实没什么喜色,不象个大婚之人,当时,皇后心里就有些狐疑,这下,可是让口无遮拦的寒蕊给印证了。

寒蕊气咻咻地说:“我可是堂堂的公主!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以为本公主吃素的呢!我还说了,要父皇好好罚他,庭杖二十棍!打得他屁股开花!”

“住嘴!”皇后终于忍不住插话了,斥责道:“寒蕊,你也太不象话了!新婚之人有谁象你这么任性?!仗着自己是公主,就不把夫婿放在眼里,那婆婆、小姑面前,还不知你怎么飞横跋扈呢!出嫁前叫你熟读《女儿经》,你都读到哪里去了?”

寒蕊一顿,却叫起来:“我是公主啊,母后您要替我做主啊!”

“啪!”的一声,皇后一拍桌子,这次她是真的生气了:“你吵死吵活要嫁给平川,依了你了,却又是这样,我还真是后悔了呢!以前做女儿冒失也就算了,嫁了人还这么不懂事,都是叫你父皇给惯的!日后你们小俩口要是再吵架,让我知道是你起的头,可别怪我不许你回宫请安,我的脸都让你丢光了!”

寒蕊望着母亲,泪水,缓缓地滑下脸颊。

这一刻,谁人知道她心底的悲哀。心情是如此地委屈,泪水也是如此地真切,可原因,却是这般的虚假与无奈。与其让母亲知道真相,为了自己而着急伤心,不如就这么生气着,寒蕊xin里也会好受一点。

她在心底深深地忏悔着,母后,原谅我的谎言,事出有因,最重要的原因,还是为了平川。如果真相说出口,你和父皇盛怒,平川难逃责罚,郭家也不成完卵,尽管他那样冷酷地对我,可我还是爱他,我不想他受到一点点伤害。我只能,自己担下一切,不然,您的疑心一起,依平川秉直而不擅言辞的性格,定然会开罪你们。到时候,难以取舍的,依然还是我自己啊。

红玉默默地低下头去,公主心底难以言状的悲伤,无法说出口的委屈,都是为了郭平川,她凄切地,为寒蕊感到不值,因而也更加痛恨郭平川。

郭平川,总有一天,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一直到用午膳的时间,宫人传了皇后和寒蕊去正阳殿。远远地,就听见皇上的笑声传过来,皇后嘀咕一句:“这翁婿,倒是相谈甚欢啊。”

寒蕊挨着平川坐下,一抬眼,就看见皇后的眼睛,直盯着自己。

寒蕊想了想,赶紧夹了一筷子菜,递到平川碗里:“这个狮子头,可是御厨最拿手的菜。”

平川轻轻地,用筷子把狮子头拨到了一边,皇后小声地清了一下嗓子,寒蕊赶紧低声说:“还生我气呢,算了吧。”一边,望平川一眼,充满企求的眼神望过来,仿佛在说,在我父母跟前,给我一点面子吧。

平川犹豫了一下,终于夹起狮子头,送入口中。

寒蕊如释重负地看了皇后一眼,皇后平静地转过脸去。

“看样子,小俩口吵架了?”皇上笑呵呵地说:“寒蕊啊,平川可是没说你一句坏话哦。”

寒蕊有些吃惊地望了平川一眼,寻思着,父皇肯定会跟母后一样,问起新婚情况,他是怎么回答的呢。

“平川,”皇后说话了,语气柔和却直指寒蕊:“寒蕊从小在宫里,就被她父皇给宠坏了,有求必应,又没受过什么挫折,所以凡事都喜欢争高,脾气也不太好,要是有什么不合礼数的地方,你就代我们做父母的教训她就是了。既然嫁到了郭家,也就是妻子、媳妇、嫂嫂的身份大于公主,你做丈夫的,不要顾忌那么多,万一有什么事,她要发倔,你顾虑太多不好处理,就告诉母后,母后替你做主。”

这是母后对上午训斥之后的公开叫板,寒蕊一听这话,有些头皮发麻,额头都开始渗毛汗。再一看平川,竟然没事人一样,平静地答了一句:“小婿谨记母后教诲。”

“是啊,寒蕊,”皇上也附和了一句:“出嫁了就不能还当自己是女儿,可千万不能任性,就算父皇和母后不说,那还免不了背后人家的闲话呢……”

听见父亲的话,寒蕊的委屈一涌而起,倏地红了眼圈。她轻轻地吸了吸鼻子,说:“我知道了。”

平川淡淡地瞥了她一眼。

出宫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才出正宫门,平川回头冲马车说了句:“我去营里了。”就要扬鞭。

“驸马!”红玉一把掀起车帘,跳下车来,颇有些不满道:“今日是回门,难道驸马也不打算陪陪公主吗?”

平川漠然道:“不是已经回过了吗?!”

“你这样子,象个驸马吗?”红玉质问道。

平川冷声道:“我根本不想做驸马。”

“你别不识好歹!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要不是我们公主喜欢你,你就是个屁!”红玉猛地激动起来,怒气冲冲道:“刚才在宫里,为了保全你和你们郭家,公主假说是自己对你发脾气,不然皇后怎么会训斥她?!混帐东西,公主真是瞎了眼了,怎么会看上你……”

“红玉!”寒蕊探头出来,急切地制止红玉。

红玉却更加愤恨道:“你就是一坨屎!”

“红玉!”寒蕊听她越说越不象话了,厉声道:“你再不住口,我就把你送回宫里!交给母后管教!”

“回去就回去!死在宫里也比呆在郭府强!”明明是为寒蕊鸣不平,到了这个时候,她居然还向着郭平川,红玉气不打一处来,赌气道:“你要送我回去,我就把真相告诉皇后,要皇上把郭家满门抄斩!”

“红玉!”寒蕊已经变了脸色,跳下车就喊:“你给我跪下,给平川赔礼!”

红玉气咻咻地跪下,却倔强地梗着脖子,冲平川连着翻了几个白眼。

平川只当没看见,说:“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这就是你管教出来的丫环?”冷笑一声,绝尘而去。

寒蕊呆呆地站在原地,望着他远去,感觉自己被全世界抛弃,她无力地,缓缓蹲下,望着平川的去处,一言不发,眼睛发直。

“公主……”红玉先自哭了起来:“不要再爱他了,我们回宫去……”

“没有用的,”寒蕊幽声道:“已经爱了,收不回了。”

红玉轻轻地抱住她的背,无助地叹道:“那我们,该怎么办啊?”

寒蕊低声道:“以后再不要跟母后说郭家的事了,也不要顶撞平川,这样不礼貌。”

“可是,可是,你不委屈么?”红玉哀伤地问。

“委屈?”寒蕊苦笑道:“你今天这样做,我岂不是要受更大的委屈?”

“我要是回宫告状,父皇母后一定会追究他的,到头来,他不但会对我更加反感,而且会更痛恨我,现在我要做的,就是温柔、再温柔地对待他,感动他,让他喜欢我,”寒蕊沉吟道,忽一下,又高兴起来:“吃饭的时候你没看见,我眼巴巴地求,他还是肯吃我夹的菜,这就是希望啊……”

“什么呀,他不过是顾忌皇上跟皇后……”红玉嘟嚷道:“你干嘛一定要他喜欢你,他喜欢你了又怎么样?”

“你又没有喜欢过男人,你当然不知道,”寒蕊仿佛又看见平川对自己展开温和的笑脸,她仿佛看到了自己守得云开见月明的一天,那正是她梦寐以求的生活,夫妻恩爱,举案齐眉。她用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柔声调低喃道:“每一个爱过的人,都希望自己喜欢的人同时也喜欢自己,那才应该是爱情的至高境界。爱着他,我很开心,如果他也爱我,我会很开心很开心……”

红玉看见寒蕊的两眼焕发出晶亮的神采,知道她此刻正沉浸在对未来甜蜜的幻想中,不由得皱皱眉,惆怅地想,没药可救了,彻底完了。

“红玉!”寒蕊忽然兴奋地叫起来:“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只要我对他好,对他家的人好,总有一天他会知道,会被我感动的!”她说:“从现在开始,无论碰到什么事情,我都不生气,永远让他看见我开心的一面,他一定会被我影响,会有所改变的!”

“你一定要支持我!要照我说的去做!”寒蕊猛一把抓住红玉的肩膀,愉悦而充满希望,脸色也因此而微微泛红。

红玉呆呆地望着寒蕊,良久无言。

……本章完结,下一章“ 费力讨好英霞有转变 深埋爱心北良做开导(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