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目录] > 第45章: 费力讨好英霞有转变 深埋爱心北良做开导(上)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第45章 费力讨好英霞有转变 深埋爱心北良做开导(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英霞欢快地端着一盒首饰,哼着曲子从寒蕊房里出来,一抬头,看见母亲正虎着一张脸望着自己,于是扭一下身子,准备侧过去。

“一点首饰就把你给收买了?”郭夫人冷声道。

“要是瑶儿,会送这么多东西给我吗?”英霞不屑道:“人家给的,不要白不要。”

“你真是没有一点原则。”郭夫人有些不高兴了:“是啊,公主有本钱送,瑶儿节俭惯了,当然不讨你喜欢。”

“寒蕊送的又不是从你那拿的,”英霞嘴一撇,回敬母亲一句:“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

郭夫人变脸了,扬起巴掌:“你怎么说话的?!”

“嘿嘿,”英霞根本没把郭夫人的生气放在眼里,她知道母亲对自己不过是做做样子,于是皮笑肉不笑地说:“现在我觉得,有个公主做嫂子也没什么不好……”

她抬手把首饰盒一打开,啧啧道:“娘,你看看,好贵重,好精致呢……”

“行了,行了,看着就烦。”郭夫人一甩袖子,走了。

英霞赶紧几步跟上去,问道:“娘,你想要什么啊,让寒蕊送你?”

“我没你那么没原则!”郭夫人没好气地扔下一句,逃也似的走了。

英霞站在那里得意地一笑,寒蕊,你什么时候再回皇宫呢?我又可以……

随即,英霞又皱起眉头,寒蕊不是托我问,娘最喜欢什么,娘又不说,我知道她喜欢什么?

入夜,寒蕊到了平川房里,依旧是那一句:“平川,回房睡么?”

平川淡淡地回答道:“今天吃了你夹的菜,并不意味着我们之间的关系有所改善。”

寒蕊轻轻地笑了一下:“怎么样高兴,你就怎么样做吧,不用顾忌我,没关系。”

顾忌你?自作多情!平川嘴边滑过冷笑。

他以为她会哭闹纠缠,但她什么举动也没有,转身离去,只回头说了一句:“早点休息。”

平川看着她的背影,有些狐疑,还有些愕然。

这是怎么了?今天脾气这么好,不吵架了?她又打什么鬼主意?

时间缓缓地过去了半个月,平川依旧是油烟不进,郭夫人的态度还是冷若冰霜,寒蕊小心地谨守着规矩,倒也相安无事。

“公主,”红玉说:“英霞最近对你态度好象好些了哦。”

寒蕊轻声道:“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对她好,日久天长,她总会感觉得到……”心里却幽幽地叹一声,平川,你什么时候,能感受到我对你的好呢?

“什么什么呀。”红玉可不赞成寒蕊的说话,反驳道:“她对你好,完全是看在那些财物的面子上,我看他们郭家的人呀,都是又自私、又势力、还贪财……”

“郭夫人和平川就不是这样,我倒希望他们又势力又贪财呢。”寒蕊感叹道:“他们的愿望是什么我都不知道,要是象英霞,直接说出来倒好了。”

“他要真是那样,你也不会喜欢他到神魂颠倒了,”红玉默然道:“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

寒蕊一忽而笑起来:“你说话越来越长进了啊。”

红玉面上一红,谦虚道:“哪里,哪里。”

正说着,敲门声响起。

“肯定是英霞。”红玉挤挤眼:“又来看有什么便宜可占了。”

“来了就是客,我还有好多事要她帮忙呢。”寒蕊说:“快去开门。”

进来的,果然是英霞。

“寒蕊。”英霞一坐下,就开始笑。一看见她笑,红玉就心里发毛,该不是真的,又看上寒蕊什么东西了吧。

“你什么时候回宫去啊?”英霞问。

红玉心里咯噔一下,真的是又想要东西了。

“嫁出来的女儿哪能老回娘家呢。”寒蕊说的老实话,她就是想回去,还怕母后问起生活状况不好回答呢。

哦,英霞有些失望的样子。

“你想要什么呢?”寒蕊好奇地问。

“那天去集市,我听他们说,皇宫里有一种外国进贡的玩具,会唱歌,边唱边转的,是什么东西?”英霞趴在桌子上,用手做了个转转转的动作。

“你说的,应该是八音盒,”寒蕊思索着回答道:“宫里有三个,父皇、母后各一个,还有源妃有一个……”

英霞定定地望着寒蕊,不说话。

寒蕊看她一眼,立马会意:“我想想办法,给你弄一个,但不能保证啊。”

哈哈!有了八音盒,那还不羡慕死她们!英霞一听,喜滋滋地说:“算你答应我了,我等你好消息!”欢欢喜喜地出去了。

“真是虚荣。”红玉嘀咕一声,又转向寒蕊:“那可是皇后最喜欢的东西,而源妃又是皇上新近最宠爱的妃子,你问谁要呢?”

寒蕊想了好久,才说:“我只能,试着去问父皇要了……”

红玉一下把舌头伸出来,捋得老长。为了讨好英霞,寒蕊真是豁出去了。

时间又过去了半个月,寒蕊依旧每天到平川房里问上那么一句,可是平川的态度,依旧没有任何的转变。

每每看见寒蕊形单影只地回来,红玉就会心疼一次,也会在暗地地诅咒郭平川一次。

平川明显地感到了英霞对寒蕊态度的转变,今天的饭桌上,英霞竟然破天荒地帮寒蕊夹起了菜。

郭夫人有些不悦,板起脸重重地恩了一声。

英霞嘻嘻一笑,对寒蕊说:“你多吃些菜……”

郭夫人瞪了女儿一眼,英霞只当没看见。

晚上,英霞跑到书房里:“哥——”

平川回过头来,看见妹妹大咧咧地在自己面前坐下,还翘起腿,忍不住说了她一句:“你是小姐,怎么坐也没个坐相?”

英霞根本不理会他,张口就问:“你为什么不喜欢寒蕊呢?”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平川漠然道。

“问着好玩。”英霞满不在乎地说:“反正都成了婚了,不如就将就了。”

“你是来当说客的吧。”郭夫人的声音忽然响起在屋里,英霞回头一看,原来母亲一直坐在床边上,是她进来没留心看而已。

英霞没正形地一笑,对平川说:“圣旨赐的婚,铁板钉钉,哪里还有改呢。”

“谁说没有改?”郭夫人冷笑一声道:“只要她一年不生育,就休了她。”

之前的猜想终于得到了验证,母亲真的是预谋。英霞登时瞠目结舌,结巴道:“休了公主?你,你还真敢想?”

“我是不敢,”郭夫人的话,寒意深重:“所以,到时候,我要她自己走。”

英霞看了母亲一眼,张大了嘴巴。母亲的意思是,逼走寒蕊?

郭夫人很不高兴地看了英霞一眼,:“不过,现在都因为你,出了点意外!”

“我怎么了?”英霞莫名其妙。

“你居然被策反了,不跟家里人统一战线!”郭夫人恼火地说:“一点好处就把你给收买了,帮着她说话!你自己说,你是不是已经拿了她三次首饰、两次布料,还问她要些稀罕玩具,是吧?”

平川陡然间想起,那天营里副帅,不是跟他说起过,说自己的女儿很羡慕英霞有个八音盒。平川知道,那是外国使节送来的贡品,可不是一般皇族可以享用的。

寒蕊对英霞,可真是下了血本了。短短一个月时间,她竟然送给了英霞这么多东西。

平川全然没有想到,这都是英霞的主动索取,只在听到母亲的话后,骤然间一惊。

心计都用了这份上,寒蕊,还真是不简单。英霞的确是爱慕虚荣,但也是很精明厉害的人,寒蕊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攻破英霞这道关,能量可不容小觑。她平时都不再跟他吵架,原来采取的,是围攻周边,各个击破的策略。

搞定了英霞,下一个,该是母亲了。

平川想到这里,心瞬间往下一沉。

还是母亲的办法好,就这样冷落她,等她到时间却不能兑现生育的承诺,再叫她走人。到时候,谁也没话说。

平川不禁有些后怕,好在母亲一心护佑瑶儿,不然,寒蕊的攻关定能轻易成功。

想起瑶儿,平川又有些烦躁。寒蕊若走了,取而代之的将是瑶儿。老天,俩个都是他讨厌的人。这可如何是好?算了,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先解决了寒蕊再说。

“你该听母亲的话。”平川深有意味地瞥了英霞一眼。

“把她挤走了,郑瑶儿来了有什么好?!”英霞气呼呼地扔下一句:“都没有秀丽好!”

走了。

“真是不象话!”郭夫人对着英霞的背影恨恨地说了一句。

平川幽声道:“您是该好好管教她了。”

“把她嫁了算了。”郭夫人忽然说:“她喜欢北良,不如,你去问问霍家的意思?”

平川有些为难了,支吾一阵,说:“再说吧。”

寒蕊再次到了平川的房里,还没有开口问话,平川就说话了:“你觉得这样就有胜算了是吗?”

寒蕊一怔,又听见平川说:“我劝你,别白费功夫了。”

寒蕊的身子晃了晃,尽管先就有被拒绝的思想准备,但平川这句话,还是砸得她有些眼冒金星,更加令人绝望。

“你对别人耍心计无所谓,但英霞是我妹妹,她不懂事,你不该对她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平川的话里,没有一丝温度。

泪水,不听话地涌上来,寒蕊拼命地忍住,什么也没有说,退了出去。

平川的成见是如此之深,她感觉到自己,已经渐渐地堕入了深渊。

……本章完结,下一章“ 费力讨好英霞有转变 深埋爱心北良做开导(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