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目录] > 第46章: 费力讨好英霞有转变 深埋爱心北良做开导(下)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第46章 费力讨好英霞有转变 深埋爱心北良做开导(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寒蕊正要带了红玉出门,迎头就碰见英霞。

“你要出去?”英霞问着,瞟一眼母亲的房门。

寒蕊会意,说:“娘同意了的。”

“你去哪里呀?”英霞兴致勃勃地说:“我也要去!”跟着寒蕊,肯定有便宜可占的。

红玉有些紧张地看了寒蕊一眼,却没能逃过英霞的眼睛,她心里马上就转开了,她们到底是去哪里?见不得人?防着我?

寒蕊大大方方地说:“英霞,我没有跟娘说去哪,其实,是想带红玉去营里,看看你哥……”

原来如此,英霞脑筋一转,去军营,不是正好,可以看到北良,她一喜,更加要跟着去,临了,还急烘烘到房里取了一样东西带走了。

平川正带头在队伍前操练,忽然发现士兵们眼神开始游离,于是回头一看,几步开外,几个衣袂艳丽的女子,再一看,为首的竟然是寒蕊和英霞,登时就来了火气,几步走过去,低吼道:“谁叫你们到这里来的?”

寒蕊满心的欢喜瞬间变成忐忑,本来想给平川制造惊喜,却变成惹怒了平川,她始料未及,被平川一吼,不由得紧张起来,嗫嚅着,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英霞却满不在乎地说:“来看看你不行么?”

“军机重地,由得你们乱闯!”平川不悦道:“赶紧回去。”

寒蕊一缩,就想走,却被英霞强拖住:“只是看看,紧张什么?!”没见到北良,她怎么甘心就此打倒回府。

“你们怎么进来的?”平川问着话,却一脸寒光地望着寒蕊。

“公主驾临,谁人敢拦?”英霞当然不敢告诉哥哥,当值的士兵还没开口问话,她就跳了出来,神气活现地告诉人家,自己是郭平川的妹妹。

“回去。”他只说两个字,眼光在她们脸上一扫,转背就走。

英霞才不管三七二十一,拖了寒蕊跟上去,说:“瑶儿以前不也是常来,怎么,我们不给你送吃的,就不能来了……”

“都来给我丢人现眼!”平川猛一转身,英霞脚步没落下,差一点就撞了上去,于是没好气地嚷起来:“怎么了,怎么了,我是长得丑还是怎么了,哪里给你丢人了?”

士兵们有些参加了平川的婚礼,见识过英霞的厉害,如今见兄妹俩在营里开张吵架,都笑着过来看热闹。寒蕊一见众人围上来,连忙拉了英霞往旁边走,说:“算了,笑话闹大了,我们还是赶紧走吧。”

“我就不走!”英霞一甩袖子,跺脚就闹:“不走!不走!”

平川对众人低吼一声:“都散了!”

大家渐渐散去,平川这才转向寒蕊,狠狠地剜她一眼,厌恶道:“都是你多事!”

寒蕊也没料到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只好尴尬地站着。

英霞好象受了天大的委屈,开始哭哭啼啼起来。

“你惹出的来的事情,你自己解决。”平川烦躁地冲寒蕊说。

寒蕊赶紧说:“我这就带她回去。”回头再来拉英霞,英霞一边抹泪,一边偷眼瞧着,没看到北良的身影,她就借此由头,坚持着不走。寒蕊拉她不动,只好可怜兮兮地靠过来,小心地拉拉平川的袖子:“还是你去劝劝她吧?”

平川烦躁之极,厌恶地猛一抽袖子,寒蕊没站稳,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还没来得及站起身,就听见平川冰凉的话语从头上响起:“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跟我无关!”

再抬起头来去看时,平川已经是距离几步开外了。

他责怪自己也就算了,竟然,连要扶自己起来的意识都没有。人家都说,弃若敝屣,可那也是穿过的鞋,如今平川,对她这双鞋,连穿的兴趣,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寒蕊的心已经凉到了冰点,凝神间,泪水无声地漫出了眼底。

“郭平川!”站在远处的红玉看到这一幕,不禁火气一冒,顺手捡了个石头,对着平川扔过来,正好砸在平川背上,平川回过头,淡淡地望了红玉一眼,一言不发,径直走了。

一看平川要走,英霞急了,连忙追上去,问:“北良在哪里?”

平川不说话,冷着一张脸,抬脚便走。

“你别以为我是寒蕊,让你吼一声就乖乖地走,”英霞紧紧地跟上去,说:“你不告诉我北良在哪,我就一直跟着你!”

寒蕊还跪在冰凉的地上,她的脑海里,除了平川冷漠和僵硬的脸,就什么都没有了;耳朵边上,除了平川的冷淡和责怪的腔调,就什么都没有了;她的眼前,原本是在夏天还绿荫荫充满生机的草地,因为季节的缘故,也变成了斑驳的枯草坪,硬梆梆的黄土多过草根。

她的视线模糊,继而清晰,再又模糊,转而清晰,只看见地上,随着泪滴落下,激起小小的一丛尘埃,渗进去,泪痕越见显得渺小和无助。

忽然,她的眼前,出现了军服的下摆,伸过来一只宽厚的手掌,手心向着她,仿佛在温柔地召唤,握着我,我扶你起来,我带你回家……

平川,你终究还是不忍心啊……

寒蕊含着泪,微笑,安慰而喜悦地抬起头来,却蓦地呆住。

面前的这个军人,不是平川,是北良。

他微笑着,望着她,当他看见她眼里缓缓消失的希望,缓缓涌起的失落,却坚持着,仍旧微笑。

“寒蕊,地上凉。”他的笑容,永远都是那么灿烂,声音里,却透着忧伤。

她的眼泪汹涌而出。

为什么是北良,为什么,不是平川?

回一下头的希望都不愿意给我么?平川你真的这么忍心啊——

北良什么也不说,拿出丝帕,轻轻地给她拭去泪水。

“我真的那么令人讨厌吗?”寒蕊红红的眼睛,写满了绝望。

北良感到心都在抽搐,他笑着说:“谁说的,你很可爱啊。”

“平川为什么不喜欢我?”此刻寒蕊遇到北良,感觉是从未有过的亲切,就象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你是他最好的朋友,你告诉我,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北良默默地低下头去,他不能告诉寒蕊,平川喜欢修竹那样的女人,这个答案,对寒蕊来说,太残酷。

“你告诉我吧,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寒蕊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说:“我要能变成那样,他一定会喜欢我的,是不是?”

北良定定地看着她,无言以对。他的眼前,仿佛又看见寒蕊天真的笑容,晒着牙齿笑的憨傻,单纯又烂漫。可是,一个月的婚姻生活,就这样改变了她,从前的她竟然这么轻易就不见了,而她,还在口口声声地说,要为了平川喜欢的样子而改变。她到底知不知道,她早就已经,不是自己了。

北良在心里长叹一声,老天呀,你让我去死掉吧,我真的不想看到她这悲悲切切、可怜兮兮的样子。

这不是寒蕊,不是我爱着的寒蕊啊——

寒蕊充满希望地看着北良,她知道,北良能够给她想要的答案。

忽然,北良裂嘴一笑:“平川喜欢的女人,就是你原来的那个样子啊……”

寒蕊眼睛一直,嘴巴撅起来,表情怪怪的,就是明显地不相信。也就是这个神情,让北良看到了从前的寒蕊。

“不信啊?”北良吃吃地笑道:“真的呢,我骗你干嘛。”

寒蕊似信非信地望着他。

“你变了,知道么?”北良脸上在笑,心底却在流泪,他说:“以前的你不成熟,但可爱,现在的你,还是不成熟,却也不可爱了。”

寒蕊不解地眨了眨眼睛。

北良轻轻地笑道:“听说过邯郸学步吗?现在你就是这个状况,什么都别想,保持自我,就是你最大的优势,你还是从前的你,率性而直观,开朗又可爱,平川就喜欢这样的女孩子。”

“你胡说!”寒蕊叫起来:“他要是喜欢那样的女孩子,我从前是那样,他也没见得爱上我?!”

“他又不了解你,怎么会爱上你?你们才接触几次呢?那你又凭什么认为他不喜欢你呢?”北良笑意盎然,不急不忙地说:“他本来性格就比较闷,也不会主动表白,但是我知道,先前,他对你印象挺好的。”

“可是……”寒蕊本想把她和平川结婚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同房的事告诉北良,却又怕说出来伤了平川的面子,于是轻描淡写道:“成亲以后,他看我就没有顺眼过,好象仇人一般……”

“他是不会哄老婆的人,”北良听寒蕊这么一说,心里咯噔一下,难道今天寒蕊哭,不是偶然?那平时,平川又都是怎样对她的呢?或许他早就该想到,如果不是出了问题,寒蕊怎么会在一个月中改变这么大?

他又是着急又是心疼,却不敢表露,只好说:“在这种情况下,你又变得不再是原来的你了,他死脑筋一个的人,怎么适应得了?”

这话倒也说得合情合理,寒蕊想一下,又高兴起来,猛一拍北良的肩膀:“你可不能骗我啊!我就照你说的去做了!从前是怎么样,现在还怎么样!这段日子,这么个过法,真是憋死我了呢……”

“这就对了!保证没问题!”北良嘴里打着包票,心里却有点发虚,他还有一丝犹豫,要不要告诉寒蕊,平川喜欢的类型,让寒蕊变成修竹第二,那样,寒蕊虽然失去了自我,却很有可能得到平川的爱。

可是,这样的想法刚一冒头,就被坚决否定了。

想一想平川的性格,抱死理的人,不太可能喜欢修竹以外的人,却要勉强寒蕊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确实有些得不偿失。反正不管怎样平川都认定了修竹,不会喜欢寒蕊,既然寒蕊做什么都白搭,不如就开开心心地做好自己,总好过一天到晚被平川的情绪所左右,泡在眼泪坛子里。

想到这里,北良认真地重复了一句:“记住,永远都做好你自己,这是最重要的。”

寒蕊泪痕未干的脸上,露出一个久违了的开心笑容。

……本章完结,下一章“ 怕疑心北良佯装无事 换方式寒蕊希望再起(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