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目录] > 第47章: 怕疑心北良佯装无事 换方式寒蕊希望再起(上)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第47章 怕疑心北良佯装无事 换方式寒蕊希望再起(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要去找英霞了,不然平川知道我们还没离开军营,会生气的。”寒蕊说着,匆匆就跟北良告别。

一提到平川可能不高兴,寒蕊就象一只惊恐的小兔子。平川生气?平川看样子是经常对她生气啊。

意识到这一点,北良的心沉甸甸的。

“下回如果你还想来,提前告诉我一声。”北良轻声道:“我替你安排。”

“不敢再来了……”寒蕊的头,摇得象拨浪鼓。

北良笑道:“你想来就来,我们不让他知道就行了,放心,我有办法。”

“好!”寒蕊兴奋地跳一下,还是从前的模样,却让北良蓦地心酸。

寒蕊已经走了,北良徐徐地蹲下身,轻轻地用手指,去抚摩地上,寒蕊留下的泪痕。泪痕仍旧在,清晰可见,一滴滴是寒蕊的伤心,却是北良的心碎。

士兵们说郭将军的妻子和妹妹来了,还起了争执,他知道英霞的乖张,并不奇怪这样的局面。冒着被英霞纠缠的危险,他抵挡不住要见寒蕊的急切,一路飞奔过来,却正好看见寒蕊摔倒,而平川,竟然漠然地拂袖而去。

那一刻,北良感觉全身的血,都在往头上涌。

她无声的哭泣,令他万箭穿心。

她过的,不是她想要的生活,也不是他想象的生活。

寒蕊,你到底过着怎样的日子?会变得如此悲伤、如此绝望?

他不能去问平川,平川什么也不会跟他说,当然,北良知道,自己也没有资格问。

可是,他有这么强烈的感觉,寒蕊不快乐,非常不快乐。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在郭家,到底生活得如何?

北良心急如焚,却又一筹莫展。

倏地,一双绣花鞋,突兀地踏在了寒蕊的泪痕之上。

北良一抬头,看见英霞一脸冰霜。

北良将脑袋一低,正好,我可以问问英霞她家里的事。他默默地站身起来,望着英霞微微一笑。

“笑什么?想讨好我?!”英霞毫不客气地戳穿了他的心思:“想知道她在我家过得怎么样?!”

“女孩子,还是含蓄一点好。”北良还是笑笑着。

“她也不是含蓄的人啊。”英霞尖锐地说:“你凭什么要求我?!”

“有个性。”北良微笑着嘉许道。

英霞忽一下红了脸,不自然地说:“什么什么,去你的!”

“你敢于坚持自我,这一点倒是值得欣赏。”北良真诚地说,因为说这话的时候,他想到了寒蕊。

“嘻嘻,”英霞笑道:“你有求于我的时候,倒是满会讨我喜欢的。”

呵呵,北良悠然一笑,并不否认。也好,有个这么愉快的开头,问起话来,也方便一些。

就在北良寻思着怎么开口比较合适的时候,英霞冷不丁冒出一句话来:“你喜欢寒蕊。”

“谁说的?”北良笑道,这个时候可不能承认,惹翻了英霞的醋坛子,可就什么都问不出了。

“我刚才都看见了!”英霞的脸色,可不那么友好。

北良一惊,却装作无事的样子:“她哭得那么伤心,我安慰她一下,人家怎么说也是个公主……”

“公主有什么了不起!到我们家,还不是一样小心翼翼,看我们脸色过活……”话一出口,英霞就后悔了,北良喜欢寒蕊,他要是听到这话还不迁怒于自己。

“你吹牛!”北良哈哈地笑起来,心却生疼。是的,英霞的话只能验证他不祥的猜想,寒蕊确实是,过得很不如意啊。

见北良若无其事,英霞狐疑了,她实在是把握不准,北良是否真如他自己所说,不过是安慰寒蕊,而不是喜欢寒蕊。可是,刚才她躲在暗处看到的一切举动,以一个女人的直觉,北良分明是爱着寒蕊的。但是,不管真假,英霞都决定不再往下说了。

北良正犹豫着,要不要主动问起寒蕊在郭家的生活状况,却又担心英霞知道他喜欢寒蕊而从中使坏,单看她说“你喜欢寒蕊”那句话时的脸色,就很让人惊心了。对于英霞的喜欢,北良只能敬而远之,为了保护寒蕊,他还必须依靠英霞。

毕竟,英霞是郭家唯一能给寒蕊帮助的人。

北良想了想,说:“寒蕊问我,平川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怎样才能让平川喜欢她?我想,这个答案你应该知道。”

如果北良喜欢寒蕊,是不会把寒蕊推向哥哥的。英霞轻轻一笑,说:“我哥比较喜欢温柔的女孩子。”

“你可以告诉寒蕊啊,你是个肯帮忙的人。”北良说着奉承的话,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我自然是肯帮忙啊。”英霞很是受用。

北良呵呵一笑,掩饰起满腹的心酸。

英霞定定地望着北良的笑脸,有些失神,忽然,她想起来什么,赶紧从袖筒里掏出一个拳头打下的布包,往北良手上一塞:“送给你的!”还没等北良反应过来,一溜烟就跑了。

这是她最心爱的东西,实在是害怕北良拒绝啊。

明知已经追不上英霞了,北良无法,只好把布包拆开,一看,这是什么啊?一个晶莹透亮的小玩具,底座是一个黑黑的圆匣子,上面站着一个露大腿的小人,栩栩如生,正做着跳舞的姿势。

北良看了一下,莫名其妙,这是女孩子的玩意儿呀,英霞送给我?他摆弄一阵,发现底座可以转动,于是转了几下,不想,一阵悦耳的音乐传来,底座也开始旋转,小人而随着旋转开始跳舞。北良惊奇地望着,忽然裂嘴一笑。

呵呵,真是个好东西!正好,可以送给寒蕊!她不开心的时候玩一下,肯定就会高兴的。

脑海里,寒蕊晒着牙齿笑的模样一晃而过。

北良小心翼翼地将玩具放进布包里,轻轻地塞进胸襟中。

“公主,你捡了宝了,从回来一直到现在,都傻乐什么呢?”红玉明知故问,她知道,北良是有办法让寒蕊快乐的。

寒蕊眼稍一扬,笑吟吟就是不做声。

“公主,北良跟你说什么了呢?”红玉越发好奇了。

寒蕊将嘴一捂,从指缝里迸出几个字:“不告诉你!”

呵呵,做从前的自己,北良说得对,快乐是可以感染人的,象平川这么沉闷的人,正好需要新鲜的快乐啊,这么简单的道理,我怎么就没想到?

希望就在前头,幸福指日可待啊!

平川冷着脸,一言不发地回了房。

前脚刚到,后脚寒蕊就跟进来。一反常态,嘻嘻地笑着,靠在门边,喊道:“平川。”

平川眉头一皱,头也没回:“叫我将军。”

“呵呵,”寒蕊轻轻地走过来,侧身一扭头,脸上笑成一朵花:“还在为白天的事生气呢?”

她又哪根筋不对了?怎么感觉,怪怪的?

平川不耐烦地转过身子,不理会她:“出去。”

“你叫我出去的哦,下次你再叫我回来,我可不会回来啊。”寒蕊笑着,拉开门出去了。

今天这态度,怎么这么怪异啊?不跟他吵架倒是预料之中的,但这么干脆地闪人,倒是前所未有啊。平川莫名其妙地想,寒蕊又开始捣鼓什么了?!

夜深了,叩门声再次想起。

平川说:“进来。”

“是我呢!”门开处,寒蕊笑着,嘿的一声蹦进来:“我又来了!”

“你又来干什么?”平川不耐烦地问。

“没事来骚扰一下,证明我的存在。”寒蕊呵呵地傻笑,立意装蠢到底。

平川翻个白眼,不屑开口。

寒蕊就当没看见,从身后端出一个盅来,轻声道:“我看你今天晚饭没吃多少东西,怕你晚上肚子饿,就给你炖了点东西。”

“我不吃。”平川一口回绝。

寒蕊就当没听见,将盅直接放到桌上打开盖子,一股异香腾起来,直入平川的肠胃,寒蕊的眼睛笑得象弯月,甜得发腻地说:“百合雪莲羹,你最喜欢吃的呢,我熬了好久……”

平川一愣,这的确是他最喜欢吃的,不禁冲口而出:“谁告诉你的?”

寒蕊摇摇脑袋:“怎么能出卖朋友?!”

“英霞吧。”平川哼一声:“你少对她使手段,硬生生想把她带坏是不是?”

怎么我做什么都是错?!寒蕊xin里顶不服气,却当什么都没发生,只说:“你尝尝,都是宫里带来的原料,我还给婆婆送了一碗……”

平川将盅一盖,推到一旁。

居然又是热脸贴了个冷屁股,寒蕊有些窘,但随即给自己打气,没有关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仍旧笑道:“放这吧,你想吃就吃,我先走了。”

这回竟是逃一般的走了,只怕平川又甩出一句什么不耐听的话。

夜又见深了,寒蕊还站在回廊上,不多会,走到平川房前,扒在窗缝里看。回头过来,枯坐一阵,又回头去偷看。

平川从兵书上抬起眼睛,估摸着时间已经不早了,站起身,挥动一下双臂,猛一下,又看见桌子上的盅。

肚子,被眼光一点,开始咕碌碌地叫起来。

百合雪莲羹——

平川揭开盅盖,看见白白稠稠的一碗汤,煞是好看。他迟疑了一下,端起盅,一饮而尽。

窗户外的寒蕊一脸惊奇和喜庆,她双手捏拳重重地一顿。

耶!有戏!

旗开得胜!

……本章完结,下一章“ 怕疑心北良佯装无事 换方式寒蕊希望再起(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