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目录] > 第48章: 怕疑心北良佯装无事 换方式寒蕊希望再起(下)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第48章 怕疑心北良佯装无事 换方式寒蕊希望再起(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公主,我来吧,用不着你亲自熬。”红玉说:“你会烧什么火啊?”

“天天烧,自然就会了。”寒蕊挽起袖子,蹲下身。

红玉怪叫一声:“你还打算天天烧?!”

“只要平川喜欢吃,我就天天给他熬,亲自熬!”寒蕊欢欢喜喜地把柴往灶里一塞,一股浓浓的黑烟涌上来,登时呛得眼泪飞溅。

“来,我来教你。”胖胖的厨娘说。

“谢谢了。”寒蕊用手一抹眼泪,脸上即刻几倒黑手印。

厨娘看着好笑,指指寒蕊的脸,寒蕊一怔,复又张开自己的手掌,一看,黑糊糊的两手象碳包子,旋即明白厨娘笑什么,于是说一声:“原来是爪子脏了……”吃吃地笑起来。

寒蕊宝贝似的端着盅走了。

“她可是千斤之躯呢,在这灶边上一猫几个时辰,图的啥呢?”厨娘笑着,转向另一个帮工,忽然幽声道:“我们少爷真是有福气呢,可惜,他要是能学会珍惜就好了……”

平川才坐下,就听见门响,不用想,就知道是寒蕊来了。

“放下吧。”他头也没抬。

瓷盅轻轻地放在了桌子边上。

“你别以为,我喝了你的汤,就会进你的房。”平川的音调平静,话意却依然寒冷。

寒蕊xin头一刺,却无事般说:“一碗汤而已,没你想的那么复杂。”

“真的?”平川侧过头来,象是问真的,又象是嘲讽。

“学会做汤,也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呢。”寒蕊这话,确实是真心实意。

“既然如此,你还可以在郭家多学点东西……”平川冷笑道,以后回了皇宫,还可以显摆显摆。

寒蕊可没听懂他话里的意味,老老实实地顺着话头一想,才学会炖汤,那接下来的,就该是炒菜了,于是张口就问:“学什么呢?炒菜?”话一说完,她自己就吃吃地笑起来:“好主意呢!你都喜欢吃什么菜呢?”

本以为她会发脾气,这样支使一个公主去干那么下作的事,平川是有意戏弄她的,没想到寒蕊不但不见气,居然还来了兴致。一时之间,平川又好笑又好气,不知她是故意装傻,还是确实觉得好玩。依寒蕊先前的个性,说不定,她真会去做的。于是无可奈何地低下头去,不做声了。

“你现在就喝么?”寒蕊轻轻地把盅移过来。

“放着吧。”平川用手轻轻一推,不经意间,却碰到了寒蕊的手指,他一惊,飞快地缩回了手。脸上,竟然泛起了淡淡的红。

习惯了平川老成冷凛的面孔,今天居然见到了年少腼腆的一幕,寒蕊禁不住,嘻嘻地笑起来。

平川有些恼怒,瞪了她一眼。

寒蕊耸起鼻子,把眉毛和眼睛拧成一团,做了个小鬼脸,算是回敬。

“没事就出去吧,我要研究兵书。”平川再开口说话时,口气已经不那么硬了。

男人都是要面子的,见好就收。呵呵,寒蕊晒着牙齿一笑:“这汤,你觉得好吃吗?合你口味吗?”

“甜了。”他说。

“以后我会少放点糖。”她说,眼睛亮晶晶地注视着他。

平川感觉她的注视,有些头皮发麻,于是说:“以后不要再炖了。”

寒蕊的眼神顷刻间暗淡下去,她原以为,终于找到平川可以接受自己的突破口了,没想到,还是逃避不了这种结果。

无声的空气里,满是她的失落和沮丧,平川忽然觉得有些不忍,毕竟,已经吃过她那么多天的汤了,于是,淡淡地说:“再好的东西,天天吃,总会厌的。”

寒蕊呵呵一笑,如释重负:“知道了,以后我会经常换花样。”

“你看书,我去了。”寒蕊双脚一并,跳出一个小步,迈着轻快地步子走了。

平川斜眼望着她这个动作,忽然心中一动,想起一个词来,活泼。女孩子,天真而活泼,如果她没有多歪心眼,其实也没那么令人讨厌。

想法一冒出来,平川吃了一惊。疯掉了,怎么会为她着想和开脱起来了呢,她可是害了修竹和自己的罪魁祸首啊。

平川的表情,再次冰封。

寒蕊在厨房里忙了一天,英霞不知她捣鼓什么,就跑过去看。

“来,尝尝,看好吃么?”寒蕊夹起一块菜。

“什么呀?”英霞皱皱眉。

“红烧豆腐。”寒蕊笑得好开心。

英霞说:“原来你早上问我哥哥喜欢吃什么菜,就是为了自己做?!”

寒蕊用力地点点头。

英霞做了个要昏倒的表情:“他喜欢吃的菜多了去了……”

“我一天学做一个菜……”寒蕊可不傻。

“今天做红烧豆腐?”英霞小心地送一块豆腐入嘴里,品味着,说:“咦,你别说,虽然还差那么点火候,但还真有那么点味道,看不出啊,第一次做就能做出这水平来……”

话没说完,就听见厨娘在偷笑。

英霞别过头,却看见厨娘用手一指旁边岸上的桶,一看,差点没吓得倒退几步。

哎呀我的妈呀,满满一桶烧好了的豆腐。

“你搞什么呀?”英霞不自觉地叫起来。

“公主罗,一盘又一盘,炒得不好就倒进桶里,然后重来,你刚才吃的,是今天最后一盘,也是炒得做好的一盘了。”红玉鼓鼓腮帮子,夸张地说。

“味道如何?”寒蕊确实在厨房里呆了一天,她用胳膊轻轻地一顶英霞,英霞就闻见一股油烟味,随她袖风而来。

“不行,哥哥对口味是很挑剔的,不到无可挑剔,不能贸然上桌。”英霞扭身就走。

红玉赶紧说:“你也听见了,还是算了吧……”

“今天不行,明天继续。”寒蕊把手握成拳头,重重一顶:“绝不放弃!”

“我的目标,就是让平川吃到我亲手做的菜!”寒蕊一扭头,吩咐道:“红玉,买豆腐去!”

红玉双眼一翻,做了个要死的表情。

“真的?”郭夫人惊异地问。

英霞笑得前伏后仰:“我就那么顺口一说,谁知道她想什么呢,竟然就去做了!真的,满满一桶豆腐呢……”她用手比划了一下:“这么大一桶……”

“这公主是脑袋有毛病吧?”郭夫人也有些好笑。

“我看也是,你看哥对她那么样子,她居然还屡败屡战……”英霞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趴在母亲的肩膀上,说:“反正你不喜欢她,正好,把她当厨娘使唤,可解了你的气了!”

“咳,那还不是图一时新鲜。”郭夫人说:“她娇生惯养,怎么坚持得下来。”

“我倒是觉得她坚持得下来,不信,我们打赌?”英霞啧啧道:“你没看见那一大桶豆腐,要是瑶儿看见了,一贯一钱当两钱用的她,还不心疼的直叫唤,这都是谁?谁?谁呀?这么浪费!该天杀的!”

英霞两手舞着,将瑶儿的姿势学得出神入化,连语调都入木三分。

郭夫人忽然不笑了。

“怎么了?娘——”英霞挨着母亲坐下来,她说:“寒蕊这么在乎哥哥,难道不好吗?你先前不就说了,她越在乎哥哥,就越会容忍我们,这对我们,并没有坏处啊……”

“唉——”郭夫人忽然心事重重地长叹一声道:“前几日,你们出去的时候,瑶儿来了。这孩子,又清瘦了许多,进了门就发呆,我这当姑姑的,明明知道她心里想什么,就是没办法帮她……”郭夫人说着,垂泪下来:“我可怜的瑶儿,苦等了那么多年,还是空空如也……”

“娘,我真搞不懂,你怎么就那么向着她?”英霞撅起嘴巴,不满地说:“你看中她能干,可是你怎么不想想,她那么喜欢自作主张,以后还不知能不能把你放在眼里呢,到时候,她成了这个家说一不二的人物,难受的就该是你了……”

“我是她姑姑,纵着她也是应该,”郭夫人不高兴英霞这么说:“难道,你就这么小气,娘只能宠着你,不能分一点喜欢给她?”

“怎么又扯到我身上来了?”英霞嚷起来:“我又没说她什么,只是看不惯她一副守财奴的样子,明明是我家,她还不是嫂子呢,就来克扣我,要真成了嫂子,还不把我的零用都克扣了去……”

“说不定,她还要克扣你的呢!”一说到这里,英霞就气呼呼的:“寒蕊就比她大方多了。”

一听到英霞说寒蕊的好话,郭夫人就不高兴了,乜了女儿一眼:“瑶儿不可能克扣我,寒蕊再好我也不喜欢。”

嘻嘻,英霞忽然笑起来:“别这么绝对,你要怎样才会喜欢寒蕊呢?”

“天生不投缘,死都不会喜欢。”郭夫人一句话就把英霞呛了回去。

只有寒蕊离开郭家,让瑶儿进了门,我才会喜欢。

英霞靠在窗前,想事想得入了神。

讨厌的瑶儿,我不喜欢,哥哥也不喜欢,娘却一门心思向着她,要是寒蕊走了,她进了门,有娘撑腰,哪还有我的好日子过。想到给父亲办丧事时,瑶儿精打细算,还克扣了自己零花银子的事,英霞忿忿地用脚踢了一下凳子。

想骑在我头上,门都没有。

她脑筋一转,忽然有了主意。

寒蕊不是问我母亲喜欢什么吗?她想讨好母亲,呵呵,正好,我就去告诉她,母亲喜欢瑶儿。要是寒蕊够大方,让皇上再赐婚,把瑶儿收了做妾,那不是挺好。又顺了母亲的意,又成全了瑶儿,最重要的是,身为妾,正室又是公主,再有母亲撑腰,瑶儿也不能神气到哪去。我呢,还可以凭此从寒蕊那里继续捞好处。公主的身后,可是国库啊——

哈哈,万全其美!

对,就这么干!英霞一啪巴掌,喜上眉梢。

……本章完结,下一章“ 送物心思一举空怅然 飞天而跃因境萌情愫(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