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目录] > 第49章: 送物心思一举空怅然 飞天而跃因境萌情愫(上)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第49章 送物心思一举空怅然 飞天而跃因境萌情愫(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娘!”英霞兴奋地说:“我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了。”

“既让你满意,又能成全瑶儿。”英霞说。

郭夫人沉吟道:“恩,你说。”

“让哥哥娶了瑶儿做妾,如何?”英霞喜滋滋地出了主意。

郭夫人默然道:“如何娶?”

“让寒蕊自己开口啊,”英霞自信地说:“我有办法让她主动开口来提这件事,不用您操心。”

郭夫人冷笑一声:“是寒蕊让你来说的吧?”

英霞一下张大了嘴巴,不承认也不否认,只道:“管她谁的主意,这样不好啊,皆大欢喜……”

“去你的皆大欢喜!”郭夫人厉声道:“她凭什么就只能做妾?!”

“鸠占鹊巢还想讨好卖乖?!”郭夫人怒气腾腾地说:“她倒是想得美!我呸!”

没想到母亲会发这么大的脾气,英霞的兴头一下子就泄了气,这时候如果去惹母亲,无异于送死,英霞当即一声不吭,直在心里后怕,好在母亲以为是寒蕊的主意,要知道是我的想法,还不当场就把我生吞活剥了不可。

北良在桌前坐好,小心地拿出布包,打开,边看边笑,寒蕊啊,一定会喜欢的。

突然,书桌下伸出一个小小的脑袋,叫道:“什么好东西,给我看看!”

竟然是衍玉这个小家伙!

北良吃了一惊,赶紧将布包一拢,笑着打马虎眼道:“没有什么呢。”这个玩具给她看见可就了不得了。

“小叔叔,你想骗我!”衍玉不由分说地来抢北良手中的布包,她已经看见了,一个很希奇的玩意儿,好奇得紧,岂是这么容易被糊弄的。

“等会我给你看,”北良这招不行,又使出另一招,想转移她的注意力。一手把布包抓了往身后放,一手从前襟里又摸出一样东西来,捏在手心里,伸过去,问她:“猜,是什么?”

衍玉把身子一别,还是要来抓他身后的布包。

北良有些急了,赶紧顺手抓了一个玉穗子,递过去:“嘿,你看,这不是你最喜欢的东西,问我要过好多回了,今天叔叔心情好,送给你了……”

“我不要,我就要看……”衍玉不为所动,使劲地扳住了他的手。

北良无法,只好说:“我可以给你看,但有一个条件……”

“答应你就是了。”衍玉急起来。

“我还没说出来,你胡答应个啥?!”北良马上将布包往胳膊肘里一裹,紧紧地夹住,瞪着眼睛说:“只能看,不能动,也不能问我要……”

“为什么?”衍玉叫起来。

北良一板正经地说:“这是别人的东西,暂时寄放在我这里的。”

“哦,”衍玉小眼睛珠子一转,说:“我先看看嘛……”

北良斜着眼睛,犹豫好久,终于把布包放在了桌子上,轻轻地解开了。

这是什么东西啊,从来都没有见过呢?衍玉惊奇地撅起嘴巴,发出一声惊叹“呜——”

小心地伸出手来,想去摸,北良一把抓住她的手,责怪的眼神望过来,衍玉可不服气了:“你没说不准摸……”

“我说了不准动的!”北良想吹胡子瞪眼,又觉得有些底气不足。

谁知衍玉瞪圆了眼睛,认真地看了他一眼,北良心底一声惊呼,不好!

说时迟,那时快,衍玉已经抢过了八音盒跑了出去。

早就应该想到这小不点儿又鬼主意!北良来不及懊恼,拔腿就追。

还没跑过长廊,一把就抓住了衍玉的肩膀,生气道:“小丫头片子,说话不算数!”

“我又没答应你!”衍玉可早就给自己打好埋伏了。

“反正没得给你看了,还给我!”北良气得眼睛都直了,看这行情,衍玉这小妮子是看中这个玩具了,此时不要回来,那可就真没戏了。

“我还就不还给你!谁叫你态度不好来着!”衍玉嚷嚷道。

北良一听,急得跟什么似的,却又不能把衍玉怎么的。正急得向热锅上的蚂蚁,忽然听见一个女声:“你们吵什么呀?衍玉,你又捉弄小叔叔了?”

北良抬头一看,哎呀呀,真是救星来了,于是张口就喊:“三嫂嫂,你来得正好……”

“三婶娘……”衍玉却知道不妙了,缩了缩脖子。

巧殊走上前,拿过了衍玉手中的东西,惊叹一声道:“这,这可是贡品,私藏贡品可是要杀头的呀……”

衍玉一听,吐了吐舌头,往北良一指:“不关我事,我从小叔叔那里拿来的……”一溜烟,跑得没影了。

北良默默地从巧殊手中接过玩具,低声道:“你知道这是什么?”

“这叫八音盒,是西洋来的玩具,别说玩,见过它的人都不多,我还是在皇后姑姑那里看到过,她可宝贝着呢,一般都放在柜子里不拿出来给人看的,我也只玩过一回,”巧殊偏头想了想:“听我姑姑说,好象,进贡来的,也只有两个,还是三个,我记不清了……”

“你从哪弄来的?”巧殊低低叫道:“快还回去,这可不是我们可以拥有的东西……”

北良闷声道:“早两天,英霞偷塞给我的。”

英霞?巧殊一愣,猛然间悟道,这该是,寒蕊为了改善关系,从宫里讨要出来,讨好英霞的罢,可她哪知道,英霞一门心思喜欢北良,这八音盒转啊转,竟然到了北良手里。

这一会,北良也想到了这点。他自嘲地一笑,寒蕊送给英霞的东西,我怎么竟会想到,再用它去逗寒蕊开心呢?

他一抬头,看见衍玉还远远地趴在拱门后边眼巴巴地望着,于是冲她招招手:“过来!”

衍玉跑过来,北良将八音盒连同布包往她手中一塞:“这个玩具叫八音盒,送给你了!”

“你不是说是别人的吗?”衍玉奇怪地问。

“送给你了,问那么多干嘛!”北良一挥手,让她走人,衍玉巴不得,走了。

巧殊静静地看了北良一眼,幽声道:“你本来,是想送给寒蕊的吧?”不等他答话,便又自话自说道:“哪知道,这是寒蕊送给英霞的。”

“你们呀……都是爱了不该爱的人,自己为难自己……”巧殊轻轻地叹了一声,却没看见北良一脸的凄然,他的心已经浸入了冰水之中。

寒蕊啊,你何苦要这样煞费苦心来讨好英霞?你的日子,不讨好她,就真的那么难过吗?

天呐,你到底过的是怎样的日子啊?

谁能告诉我!

寒蕊正坐在亭子里晒太阳,冬日里的太阳暖洋洋的照在身上,闭上眼睛,就仿佛觉得,身在宫中,还在御花园里,那样无忧无虑的日子回想起来,更加徒添了她此刻的伤感。梦想中,出嫁了日子该是多么的温馨和快乐,曾经让她多么的向往和激动,可是,真正的一切,却与梦想中相差这么遥远。

平川的冷漠,比她想象中更加坚不可摧,短短的两个月,已经将她的自信打击得一无是处。

一切都让她感觉到,平川真实的想法,就是不喜欢她。

可是,他真的这么不喜欢自己么?

为什么呢?是天生的不喜欢,还是,真如他所说,我做了什么?可是,我做了舍命那么,我自己怎么不知道呢?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寒蕊轻轻地将头靠在柱子上,睁开眼睛,望着远处光秃秃的树顶发呆,她的感觉是那么的强烈,她和平川之间有一个结,如果能解开那个结,一切都会迎刃而解,可是问题是,到底是个什么结呢,平川又不肯开口说。

忽然,一丝浅笑漫起在嘴角,她想起一个人来,这个人,一定能解开自己心中的疑惑。

“公主,您笑什么呢?”红玉正为寒蕊一脸愁容而担心,却看见寒蕊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于是好奇地问。

寒蕊只笑不答。

“你是在想北良么?”红玉冷不丁地问。

寒蕊吃了一惊,诧异道:“你怎么知道?”

哈哈,哈哈,红玉笑起来。

寒蕊恼了,气呼呼地一摆手:“去,去,去,回房给我个暖手炉过来,只知道站在这里碍眼。”

红玉晓得她是被说中了心思,面子上拂不开,故意指使自己的,当即不服气地哼一声,去了。

只等红玉一走,寒蕊又嘻嘻地偷笑起来。

哪天,我还要去会会北良的……

眼睛一斜,却看见,假山下,那个走过的人,不是平川?!

又惊又喜,眼睛一转,来了主意!

……本章完结,下一章“ 送物心思一举空怅然 飞天而跃因境萌情愫(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