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目录] > 第55章: 为讨欢心不惜改扮相 一朝绝望伤心发诅咒(上)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第55章 为讨欢心不惜改扮相 一朝绝望伤心发诅咒(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平川正在房里看书,忽然英霞风一般地跑了进来:“哥,你快去看看公主在搞什么鬼!”

寒蕊?!反正这个不消停的公主,不整点事出来是不会罢休的。只要不出事,搞什么都与我无关。可是被英霞这么一嚷嚷,平川怎么都坐不住了,她可是一个公主,出了事可是一家人的性命都得搭上呢。

当下几步就赶到寒蕊房外,猛然一把推开门。

房内空空如也——

只有漫天红的帐幔,薄如蝉翼,挂在房中,红烛满屋,光闪闪,映堂堂,在红色的灯罩下,发出喜庆而暧昧的红光来。

红色,象血,实在是他最不喜欢的颜色啊。

平川一肚子狐疑,站在门口迟疑,却冷不丁听见背后一声轻笑,原来是英霞捣鬼,他正想回头叫一声:“英霞你给我出来”,却猛一下,被人用力推入房中。只听身后“咔哒”一声,门已被反锁。

他硬着头皮,往里走去。

屋里的一切显然经过精心的布置,诡异中透出*****的诱惑。

他默默地皱起了眉头。

一席红帐,隔开了前屋和内堂,他停在前屋如血的红帐前,踟躇着,不肯在前进。这一定是有预谋的,到底是什么阴谋,他当然不能轻易上当。

内堂里,红帐后,有了动静。

他凝神细看。

若隐若现中,一个红色的身影,执了烛台走过来,停在他几步之外,隔着红帐,将烛光挑亮,放在身前的桌上。

他看见了,是寒蕊。一身丝薄纱衣,微笑着,淡淡地将腰带解下,丝衣散开,雪白的肌肤露出前襟,他已经,看见了她金线红底的肚兜。她扬起手,妖娆而温柔地,拨开了前襟,只一晃,又默默合过来,换一只手,再一晃,侧面打开又合上,不急不忙,妩媚性感……

平川只觉得头皮发炸!

这是搞什么?平生最讨厌骚首弄姿的女人,他不去烟花柳巷,却弄了个这样的公主回来!这算什么?大冷天穿成这样,勾引谁呢?平生最讨厌品行不端的风骚女子,没有深厚的底蕴吸引自己,却醉心于用这样低俗的手段来勾搭男人,到底是自作聪明,还是自作多情?!

他万万没想到,一个出身高贵的公主,会艳俗成这样!此前纵使没有一丝好感,却还谨守对公主的尊重,此时此刻,心目中,对寒蕊仅存的一点尊重也消失殆尽,只剩下无尽的鄙夷和厌恶。

他忍着恶心,一言不发,掉头就走。

“平川!”寒蕊还没表演完,却看见平川要走,一下慌了神,紧跟出来,一把拖住他。

平川冷着脸,憎恶的眼神让寒蕊忐忑起来。几秒钟的迟疑之后,她猛然间麻起胆子,靠了过来。反正我已经做了,既然做了,就要做到底,使出浑身解数。英霞不是说了吗,平川喜欢有风情的女子,即便我还没到那火候,但我也得竭尽全力才行。

她一把勾住平川的脖子,不顾脸色发紧,挤出一丝媚笑,用侬软的声音说:“我要摔了,你该抱住我啊……”

平川僵硬着身子,不动。

是了,英霞说了,他内心真实的想法不是那么轻易就会承认的,就象花魁牡丹说的,男人都是假模假式的,只要功夫到家,不愁他不显出本性。想到这里,寒蕊把心一横,管他不顾廉耻也好,风骚浪荡也好,面对的,始终是自己的丈夫,没什么好怕的,豁出去了!

她把脸往上一凑,身体却用力往下一压,平川一挫,就坐到了凳子上。

寒蕊索性,把整个身体都挪到了平川身上,她圈紧了平川的脖子,身体则象蛇一样,蜷紧了平川的腰身。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平川,心里却在一刻不停地想着,该死,牡丹说的,火辣辣的眼光要如何表露,我怎么忘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她急中生智,先就一耸肩膀,将纱衣抖落,露出雪白的肩膀,顶到平川的下巴底下,软声道:“我,漂亮吗?”因为紧张,声音都开始发抖。

老天,快点结束吧——

寒蕊害怕得都快要昏倒,却仍旧要强撑着,把排演多天的戏一幕幕演下去,她在心里不停的祈祷着:

拜托,平川,赶紧抱我吧……

平川皱紧了眉头,望着寒蕊紧张而生硬的醉生梦死,他沉默着,保持着最后一点耐心,希望她能见好就收。

可是,她已经收不住了。

她雪白纤细的手指,缓缓地滑过自己的前胸,低低的肚兜下,春光乍泄,她靠过来,呵气在平川的耳朵上,手指却一刻也不停歇地游离到平川的下巴上,轻轻地绕着圈儿,低声呢喃着:“你喜欢我么?喜欢这样么……”

耳畔软软酥酥的,下巴麻麻的,鼻子里,不容分说地钻进一股香气,很特别的香味,淡淡的,轻轻的,有点甜,却不腻人,很醇厚,却不沉重,悠而雅,好闻,却明显不合此情此景。

这香味,似曾相识啊,他猛然间想起,那日在假山下接住寒蕊的一刻,他就闻到过,她身上的这种香味。正是这直入心扉的香味,让他当时好一阵恍惚,今天,他又无一例外地在香味中一愣神,醒转过来,却发现寒蕊已经褪尽了上衣,凝脂一般的背,光洁的肩膀,柔嫩的脖子,她甚至,开始用舌头舔他的耳朵。

平川窘得一激灵,将头一别,不耐烦地低吼一声:“够了!你搞完了没有?!”

寒蕊一惊,有些方寸大乱,虽然她也猜到平川可能不吃这一套,可是她不死心,英霞也好,牡丹也好,告诉她的,就是坚持,再坚持,于是,她暗暗给自己鼓劲,别怕,别紧张,平川可能只是等不及了……

牡丹说的,如法炮制,她急切地,将前胸顶上来,紧挨着他的胸,一只手,迫不及待地抓着他的手放在自己背上,另一只手,则快速地探进他的衣服里,可是他的衣服穿得那么多,她没办法触急他的前胸,她有些慌乱,更多的是紧张,顾不得多想,她闭上眼睛,一把就啃上了平川的嘴唇……

手指一触及到她的背,他象针扎一般地想缩手,她却紧紧地按住;她的企图是那么明显,在他的前襟里那么肆无忌惮地掏啊掏;那印上来的唇,再一次让他想起了从温泉行宫回来,被她强亲的羞辱,平川再也无法忍受,他一巴掌把她扇到地上,随即跳了起来,几乎是咆哮着喊道:“够了!你给我住手!”

抽身便走。

来到门前,一拉,门果然被反锁。真是卑劣!平川在心里暗骂一声。

寒蕊已经从地上爬起来,只求道:“平川,我已经尽力了,会让你满意的……”

“怎么满意?!”平川愤然道。

寒蕊一怔,抖抖索索地,探手到腰后,开始解肚兜,她不能让平川走,平川这一走,再也不会进她的屋了,她已经没有一年的时间,到时候,就如她自己承诺的那样,没有生育,甘愿被休——

她不能被休,她不能让平川走——

是因为冷,还是因为紧张,手指是那么僵硬,一上腰,肚兜绳子被她一扯,这一刻,竟变成了死结……

寒蕊还在战战兢兢,想留住平川。那里平川却冷着脸,已经失去了最后的耐心。这哪里还是个公主,分明是个荡妇,到了最后关头,竟然还是只能想到用身体来留住自己?!

平川气极,抬脚一蹬,踢开了门,一脚跨住门外。

“平川!”寒蕊喊着,绝望地抱住了平川门里的腿,他这一走,她就全完了……

“求求你,别走……”她的眼泪夺眶而出:“我是你的妻子啊……”

“我没有你这样下贱的妻子!”平川冷声道。

“随便你怎样说我,只要你别走……”寒蕊死死地抱住他的腿,不撒手,一直被平川拖出门外,拖到长廊之上。

平川厌烦之极,俯身一把抓起寒蕊的肩膀,横空就是一惯,丢到雪地上:“你喜欢凉快是不是?让你凉快个够!你要发sāo,我还怕你烧坏脑袋!”

“我这样做,都是为了你!”寒蕊彻底绝望了,尖叫道。

“我不要你为我做什么,我只要你离开我的生活!”平川愤然道:“不要你自作聪明!也不要你自作多情!我消受不起!”

“你不喜欢可以不接受,但你怎么可以伤害我的感情?”寒蕊哭道:“难道你没有爱过人么?难道你对周秀丽,也会这么狠心么?”

“我爱没爱过跟你无关!除了你自己,你还会关心谁!除了扫清自己的障碍,你还能做什么事!”平川咆哮着:“别打着爱我的幌子去伤害别人,否则我绝不放过你!”

“我牺牲了一切来爱你,身份、尊严,难道就是换你如此对我吗?”寒蕊伤心得涕泪横流。

“我不要你爱我,我讨厌你的爱,憎恨你的爱,没有你的爱,我会活得更好!”平川的话,象尖刀一样,*****寒蕊的心脏,击溃了她所有的梦想。

“郭平川!我恨你!我诅咒你!今生今世,你永远的别想得到你爱的人!”寒蕊趴在雪地上,拼尽了全身的力气朝天喊道:“老天爷,你记得我的话,我用我一生的幸福来诅咒郭平川:他永远也得不到自己心爱的人,要让他爱的人,心里永远都只有别人!”

她怨恨地说:“只要我还是公主,只要我还活着,只要让我知道你喜欢谁,我就要拆散你们!因为我诅咒你!我要你永远也得不到!我今天的痛苦,要你千倍地还,我今天的眼泪,也要你千倍地还!我要看见你的痛苦,我还要看见你的眼泪!我要你尝到被自己最爱的人伤害的感受,要让你痛不欲生!要让你生不如死!要让你万劫不复!”

寒蕊尖利而悲戚、绝望的声音,响彻在郭府的上空。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为讨欢心不惜改扮相 一朝绝望伤心发诅咒(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