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目录] > 第56章: 为讨欢心不惜改扮相 一朝绝望伤心发诅咒(下)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第56章 为讨欢心不惜改扮相 一朝绝望伤心发诅咒(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郭夫人关上窗,努努嘴:“早知今日,何必进我郭府。”

英霞却站起身:“我去看看。”

“你想做好人?”郭夫人拉住她:“这时候,咱们最好谁都别去理她。”

“现在不去,再等一会,”英霞说:“她很恨呢,如果她对每个人都绝望了,我害怕郭家会有灭顶之灾。”她低声道:“其实,我还有事,要利用她呢……”

红玉哭着将皮袄披在寒蕊身上,劝道:“我们回房吧,外面冷,你又穿这么少……”

寒蕊低头看看自己衣不遮体的样子,想起刚才的一幕,伤心和羞辱再次涌上心头,不由得恸哭起来。

“公主,这下,你该看清郭平川的真面目了吧,你该死心了,我们还是回宫去吧……”红玉想忍,没忍住,眼泪又哗哗地掉下来。

寒蕊哇哇地哭着,红玉以为她醒悟了,然而她一张口,却只是一遍遍地念叨:“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红玉不禁又恨又气,赌气道:“你做也做了,诅咒也发了,还是死不悔改!”

“我后悔死了,不该跟他吵架……”寒蕊哀伤地说:“他不会再理我了,我该怎么办?”

“你告诉我,到底要怎样,他才会喜欢我,我可以改……”寒蕊绝望地抓住了红玉的手,透心的凉穿透指尖,直入红玉的骨髓,看着此刻的寒蕊,红玉才是真正的绝望,她不禁仰天长呼道:“老天爷,你救救我们公主,让她醒悟吧——”

寒蕊再次哭倒在地。

红玉拖她不成,只好折回身来找平川:“你把她弄回房去!”

平川不理她。

“你再不动,我就进宫去,叫皇后来看。”红玉气势汹汹地说:“就算公主对你余情未了,我也要力劝皇上将你郭家满门抄斩!”

平川一刺,看过去,红玉已经是一脸的杀气腾腾。这一句话显然奏效了,尽管很不情愿,平川还是不得不起身了。

雪地上,皮袄落在一旁,寒蕊象一朵凋零的红梅,低声啜泣。

“你起来。”平川颇有顾虑地看红玉一眼,对寒蕊说。

寒蕊抬起头来,难以置信地望着平川,惊喜而悲伤地说:“你还是来了?”

“他敢不来就叫他全家死绝!”红玉怨恨的声音。

寒蕊定定地望一眼红玉,叹一声:“你总是那么讨厌他。”再转向平川,眼睛里的光彩瞬间消失,她呆呆地望着平川,粗着喉咙问:“你,怕死?”

平川没有回答。

“你当初娶我,也是怕死?”寒蕊直着嗓子问。

他没有回答,尽管,这是事实。

红玉却逼着他回答:“你说,说实话!”她只要寒蕊死心,实话能让寒蕊死心,只有寒蕊对郭平川死了心,才能获得新生。

“是。”平川闷声道,他可以沉默,却从不骗人,这是他一贯的原则。

呵呵,寒蕊悲伤地笑了:“原来你也怕死,我以为,你什么都不怕呢……”

“去扶她起来!”红玉在后面推了他一把。

他默默地走近,蹲下来,手一伸,扯着了她的胳膊,冰凉。平川低下头去,一用力,把她拉起来。她很轻,肌肤仿佛透着光亮,象块薄薄的冰,等待着,他去融化。一瞬间,一股香气浮起来,是的,就是她身上那股特有的,好闻的香味,让他的心不自觉地一软,猛然间,觉得有些不忍。

我今天,也许是有些过份了。

她仰起满脸的泪光,可怜而悲哀地望着他,眼睛里,一汪断不了的涌泉,她吸着凉气,话里也是没有温度的绝望,苦苦地哀求他:“平川,试着爱我一次好么,哪怕一天,哪怕一个时辰……”

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她冷得有些泛青的脸,和着她身上特有的香味,让他无力拒绝,他轻轻地抬起手臂,抚住了她的双肩。

“抱抱我,好么……”她轻轻的话语,眼睛里,星星点点的水意,迷离如梦幻。

一旁的红玉已经恨得咬牙切齿,公主啊公主,刚才谁还在呼天抢地,怎么一下就好了伤疤忘了痛呢?他郭平川是什么东西,值得你这样低三下四地求他?!

“枉你把他想得那么完美,他不是什么神,一样胆小怕死,而且自私无情,”红玉决然道:“他不敢抗旨,所以才娶你,他心里有人,没有你的位置,你别以为,做很多事就可以感动他……”

他心里有人?平川一听红玉的话,心底忽然一动,她们知道我心里有人?随即一想,哼,寒蕊,刚才我还觉得你可怜,现在才明白,你真的是心机太深,明明早知道我喜欢修竹,话说的这份上,你还敢说修竹不是你搞鬼才许配太子的?!如今还来博取我的同情?!

一时间,他的恨意,又浓浓地涌了上来。

他默然地,放下双手,决然而去。

“平川——”寒蕊怆然长呼一声,泪如雨下。

“郭平川!你给我回来,跪下给公主赔罪!”红玉挺身拦住他。

平川冷声道:“你杀了我好了。”打个弯,竟是走了。

“你去死!你不得好死!”红玉气得浑身颤抖,跺着脚,边哭边骂,再一看寒蕊,已经哭得都快要断气了,赶紧过来,不由分说地将皮袄裹住,嘴里说着:“我们先回屋……”

寒蕊摇摇头,眼直直地,看着天空中,飘下一片雪花,紧接着,又一片。

“别傻了,死了郭平川,你还有我呢!”红玉急了:“回屋去吧,下雪了呢,你想冻死啊……”

“他不肯给我希望,你也不肯给我希望……”寒蕊痛苦地,扭住了双手,痛心疾首地说:“我要的真的不多,一点点,为什么连这一点点,你们都不肯给我……”

“公主——”红玉刚张口,寒蕊就一把推开了她,甩开皮袄,张开双臂,站在雪地里,喊道:“雪啊,你再下大点,把我淹了,埋了,一死就百了了……”

“公主!”红玉来拖她,寒蕊一把挣脱了,撒腿就跑。

我牺牲了一切,换不了他一点点怜惜,还不如死了算了,死了算了——

她满脑子就是这四个字,没有方向,一路狂奔着,把红玉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郭平川!”红玉一把扑进来,跌倒在地上,语无伦次地哭喊道:“公主跑出去了,她会冻死的……”

跑出去了?刚开始平川还没听明白,等到反应过来,脑袋一炸:“你说什么?”

“公主跑出去了,我,我追不上,她,她只穿了一个肚兜,一条薄纱裙……”红玉哭得喘不过气来:“她会冻死的,会死的……”

平川一把扯起披风,就跑了出去。

红玉哭着,从地上爬起来,也跟着往外跑。

北良抬头望了望天,夜里虽然看不到天色,但他知道,这场雪,还有得下,一时半会是停不了的。他将手伸进前襟,默默地捏了捏那布包里的耳环和八音盒。左思右想,才选择晚上来郭家找英霞,无论如何也要把东西还回去,把事情说清楚,万一英霞情绪失控,平川在家,他也放心一些。何况是晚上,英霞再怎么想不通,也不可能纠缠太久,他有足够的理由早早脱身。

自从平川结婚后,他再也没有来过郭家,实在是害怕见到寒蕊。如果她开心,他会痛苦,如果她不开心,他就会更痛苦,所以,不如不见。可是,他知道,这是逃避不了的,愈是近了郭府,他愈是忐忑。

我能见到寒蕊吗?能打听到寒蕊生活中的蛛丝马迹吗?

远远的,郭家大门在望,那两盏高悬的红灯笼,在洁白密集的飞雪中散发着温润的光彩。

北良站在巷子这头,深吸一口气,缓步向前走去。

忽然,他看见,大门开了,一个红色的身影跑出来,往巷子的另一头狂奔而去,再一看,他蓦地觉得心都要跳出来了——

那不是寒蕊吗?

除了一条纱裙,她只穿了一件肚兜啊,她雪白的背,全部裸露在雪花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北良未及细想,箭步追了上去。

凛冽的北风象刀子一样吹在他脸上,生痛,然而他的心,更痛。

不用问,出事了——

他心急如焚地,边跑边解袍子,只想将半裸的她包住,可是,也不知寒蕊哪来的力气,竟然跑得那么快,不晓得跟出了多远,眼看就要追上了,却看见,寒蕊“扑通”一声栽倒在雪地上。

“寒蕊!”北良惊呼一声,扑过去,一把抱住她。

漫天雪花中,只看见她一张苍白的脸,眼睛紧闭,任他如何呼喊,就是没有动静。身体如冰,没有温度,只有微弱的气息,丝丝缕缕。

北良手忙脚乱地将寒蕊包裹好,这才举目四望,远远地,依稀看见一点灯光,他抱着她,疾步如飞地赶过去。没有词语可以形容他此刻的急切,他只想快一点,更快一点,这样寒蕊就能离死亡远一点,更远一点……

……本章完结,下一章“ 虚惊一场兄弟起冲突 亲听所想公主添好感(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