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目录] > 第59章: 宫廷盛宴遇曾经爱人 借酒浇愁遭蓄意陷害(上)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第59章 宫廷盛宴遇曾经爱人 借酒浇愁遭蓄意陷害(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门一声轻响,细微的脚步声传进来,少顷,白色的汤盅轻轻地搁在了桌面上。一双白净的手,缓缓地收回去。

平川默默地抬起头来,正对上寒蕊微笑的眼睛。他沉默片刻,忽然说:“既然你都知道了,也好。”

一丝不易察觉的黯然掠过寒蕊的脸庞,她笑了笑,却说:“至少现在我知道,你并不是那么讨厌我的……”

平川无奈地摇摇头,她怎么还如此执迷不悟啊。

“不讨厌,就有喜欢的可能,”寒蕊若无其事地说:“你怎么就那么肯定,你不会爱上我呢?”

“你也知道,我心里有人。”平川闷声道。

“没有关系的,我不在乎,”寒蕊急声道:“只要,只要你高兴就好。”

又来了,又来了!平川忽然有些烦了,加重语气道:“你在这里,我怎么可能不烦?!”

寒蕊吓了一跳,赶紧说:“我这就走,就走,你别烦……”拔腿就走,竟象逃一般。

平川斜着眼睛,瞪了她的背影一眼,忿然将目光转到书上。字是一个一个看下去,却全然看不进去了。

唉,他重重地叹上一口气,把书一合。

这是怎么了?本来,起个话头,是想要谢谢她的。她跑出去差点冻死的事情,就这么无声无息地结了,宫里如何交差,她定然是成心遮掩。那晚的事,他固执地认为,自己并没有错,谁让她做出一副自轻自贱的样子呢?在他面前来这套,岂不是自取其辱?

从一进门,他不是没有眼睛,母亲是冷脸冷语,英霞是极尽索取,自己也是待如寒冰,可就是这样,都没能让她死心。拉拢英霞,讨好母亲,对他的招数也是换了一套又一套,她矢志不渝,也乐此不疲。有时候,他真的怀疑,这个公主脑袋有毛病。

他以为,跟北良的一番对话,能解开北良的心结,也能让她明白他们之间是不可能的。可是即便她知道了,还是要如此装傻,就是这咬定青松不放松的坚持,让他觉得窝火。

我的老天,到底要怎样,才能让她不爱我呢——

平川想得心烦火躁,顺手端起汤盅就想喝,都到了嘴巴边上了,忽然一下,就放回了桌子上,抓了盖子重重一磕!

从此后,都不再喝她的汤!

不死心,也要逼着她死心!

院外鞭炮喧天,好不热闹。除夕夜的晚餐,也是丰盛异常。

“敬你一杯,你辛苦了。”英霞一语双关地说,平川是不管事的,他怎么会知道,寒蕊在厨房里忙了一整天。公主亲手做年夜饭,这应当成为郭家的传统,阴着整寒蕊,英霞心里可惬意了。

寒蕊哪里知道她的心思,笑着端起酒杯。

郭夫人看寒蕊一笑,心里又开始不痛快了,当即便说:“哎,人都在,却还是觉得不热闹……”

“怎么了,娘?”英霞担心地望了母亲一眼,害怕她因为父亲而伤心。

郭夫人又是一声叹:“要有个孩子跑来跑去就好了……”

寒蕊倏地一下脸色发白。

平川面无表情地,吃自己的饭。

大年初二,公主和驸马回宫。

集粹宫里用过午饭,皇上、皇后与平川和寒蕊闲话家常。没说几句,皇上竟然睡着了,皇后笑道:“你们回来,父皇高兴,多喝了几杯,你看看,醉了……”

平川赶紧接过话头:“臣也喝多了些,请娘娘准许我出去透透气,行吗?”

皇后正想跟寒蕊说些私房话,当下便爽快地答应了。

母女俩絮絮叨叨,说了许久。

看看天色已经不早,该是要送他们出宫了,皇后有些舍不得,就问了:“心心啊,你怎么老也不进宫来看母后呢,非得母后召你?”

寒蕊支吾着:“恩,家里事多。”

事多,是真的事多,还是谁要搞事出来?寒蕊不说,皇后也不好细问,皱皱眉头,眼光徐徐落到寒蕊肚子上:“巧殊已经三个月了,你呢?”

寒蕊又羞又急,不知该怎么回答,勾着脑袋不说话。

“要不要,找御医看看?”皇后关切地问。

“不要!”寒蕊恼羞成怒。

“你成亲也四个月了呢。”皇后没有生气,只说:“你们身体可好……”

“我没病!”寒蕊一看皇后的眼神,紧跟着又补上一句:“他也没病!”

“那,我给你们准备了好些补品,带回去,记得按时吃……”皇后还想说什么,寒蕊却气嘟嘟地嚷嚷起来:“我就是不想跟他生孩子,看见他就烦!我可是堂堂公主……”

“当初不是你死活要嫁给他的?”皇后诧异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你可能不能老端公主的架子,每次问起你,但凡有事,一说起来,就还是你的不对,你该记住自己的身份,不单单是公主!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听着母亲的数落,寒蕊的眼里瞬间便蓄满了泪,她一半是绝望,一半是伤心地喊道:“别说了,我都知道,你再说这些,我马上就走……”

她纵有满腹的委屈,也不敢跟母亲说,不管平川如何对她,她始终,还是爱他的。她怎么能,让母后知道真相,那平川不就全完了,她怎么能亲手葬送自己最爱的人?

皇后显然生气了:“你真是太不象话了!我还说不得你了,嫁了嫁了,就把我平日教你的全忘了,《女儿经》都读到哪里去了……”

寒蕊气极,捂着耳朵,一跺脚,冲了出去。

门页被撞开,用力哐过去,又弹回来,颤颤巍巍几个回合。

“你反了你了!”皇后气急败坏的声音传过来:“平川怎么会受得了你!你若再不长进,以后不准你再回宫!”

平川站在门后,一脸索然。

寒蕊为什么要这么说,她成心在替他开脱——

皇后,竟是个贤良严厉的母亲,这却是他有些意外的收获。

初八,宫中摆下戏台,大宴群臣。

“来,寒蕊,坐到父皇身边来。”皇上叫着寒蕊,平川却分明地看见,寒蕊瑟缩着望了母亲一眼。皇后脸色有些冷淡,显然还为初二寒蕊摔门而去余怒未消。

皇上轻轻地推了推皇后:“哎哟,多大的事,这么久了气还不消?她一个小孩子,你老跟她较什么真?!”

“什么小孩子,都是可以做娘的人了……”皇后不满地嘟嚷一句,瞪皇上一眼,皇上恬着脸,呵呵地傻乐。

平川心里一动,有些好笑,皇上这表情,跟寒蕊如出一辙,这父女俩,还真是象呢。

眼光旋即一转,却有些发直——

修竹!

修竹正跟在太子磐敛的身后,走向皇上和平川他们所在的桌子,她低调而小心,却还是吸引了众多复杂的眼光。近前来,只听磐敛请过安,就轻轻地拉住修竹的手,转向寒蕊,柔声道:“喏,你一直跟我念叨着,要当面谢她,现在可是机会了……”

“你们能成,是该要好好谢谢寒蕊呢。”皇上笑吟吟地说。

修竹微笑的眼眸,不动声色地从平川身上扫过,停在寒蕊身上,略一躬身:“久闻不如一见,多谢公主玉成。”

“你就是修竹啊!说是熟得不得了了,其实还是第一次见面呢,”寒蕊一下站起了身,走上前,拉住修竹的另一只手,打量着,啧啧地赞道:“这么斯文秀气,怪不得哥哥喜欢你,你还真是天生招人喜欢呢!”

“谢我就免了,能看见哥哥找到这么相配的太子妃,我最高兴了!不过,你确实要多谢琼云,她才是为了你忙上忙下的第一大功臣,”寒蕊一拽,热情地说:“你挨我坐啊,等会把你的闺中密友琼云一块叫过来,看你怎么谢她!”

修竹脸一乍就红了,她飞快地看了平川一眼,有点心虚,极其担心平川听出点什么来。这个时候,可不能让琼云过来,她那个大嘴巴,寒蕊要自己谢她,这琼云一高兴,几下几下就会把前因后果都倒了出来,平川若是知道,自己喜欢的不是他,而是一心要当太子妃,岂不是没办法往下玩了,让皇上他们,尤其是太子知道更糟啊——

略一稳神,修竹便找了个托辞:“琼云很客气,老说不要谢,我已经跟太子商量过了,改天我们亲自登门去谢她……”言毕,在桌子底下轻轻地拉了拉太子的衣袖。

太子会意,对寒蕊说:“你别闹了,这么多人的场合,你嫂嫂怎么好意思?再说了,让琼云过来坐,也有些不合礼仪,你可不能想到哪里是哪里呀。”

“呵呵,呵呵,嫂嫂?”寒蕊眼睛笑成月牙,伸出食指一点:“找借口!你是疼老婆,还是怕老婆?现在,还不是老婆呢!”哈哈一声,吐吐舌头:“有其父必有其子。”

“寒蕊。”皇后低喝一声,提醒道:“注意场合。”

寒蕊看母亲一眼,赶紧噤声。

……本章完结,下一章“ 宫廷盛宴遇曾经爱人 借酒浇愁遭蓄意陷害”↓↓↓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