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目录] > 第60章: 宫廷盛宴遇曾经爱人 借酒浇愁遭蓄意陷害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第60章 宫廷盛宴遇曾经爱人 借酒浇愁遭蓄意陷害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锣鼓喧天,灯光暗了下来。平川终于可以,不用再藏着掖着,趁着昏暗的灯光,默默地将眼光定格在对面,修竹的脸上。

她一点都没有变,只是好象胖了一点点,清秀的脸上看不出一丝别样的情绪,但他知道,她心中的痛苦,一如他的忧郁,心结成了型解不开。快半年了,他终于又见到了日思夜想的人儿,近在咫尺,却遥不可及。她有夫,他有妇,却都是心不甘情不愿的结果。

戏台上的光在她的脸上闪烁着,她一直没有看他。但他知道,那是她在故意回避,她不敢,在众人面前表露出对他的情意。尽管她是出于自保,可是,也是为了他,想到这一点,平川心里苦涩而感动。

花旦在台上,咿咿呀呀唱得好畅快,平川无言地端起酒杯,仰头喝下,*****辣的冲劲一上来,他觉得心里好受多了,一仰头,又是一杯。

“平川?”寒蕊的胳膊肘轻轻地顶了顶他:“你没事吧?”

他没有理会她。

“别喝闷酒,不喜欢看戏,我陪你到外面去走走如何?”寒蕊关切地说。

他继续喝酒,没有理她,眼睛,看着修竹,心里,想的也还是修竹。

寒蕊轻轻地伸手,想拿走他手中的酒杯,他一抽,仰头再一杯。

寒蕊怔怔地望着他,不知该怎么办。

他一起身,离席了。寒蕊随即离席。

平川脚步强撑着,保持平衡,但他知道,自己有些醉意了。平日不该是这样的酒量,可是面对着修竹,想起那些伤心的往事,借酒浇愁人更易醉,他惆怅着,一手撑住红色的宫墙,顺势侧头一看,身后,紧紧跟着一个瑟缩的身影……

“寒蕊!”平川喊一声:“谁让你跟着我的?!”

他猛一下,站直了身子,食指指着,凛声道:“别说我没警告你,别跟着我,否则……”他没有往下说,但血红的眼睛,喘着粗气的样子着实对寒蕊有很大的威慑作用,一时间,寒蕊脸色都白了,愣愣地站住,不敢再动。

看上去,他的心情是如此不好,她百思不得其解,只忐忑着,不是因为我吧,我好象没做什么啊?

平川的身影消失在甬道里,一拐弯,就不见了。寒蕊兀自担心,又不敢声张,站在那里,进也不敢,退又不甘,正为难着,忽然听见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寒蕊,真是巧呢……”

北良微笑着,走过来:“一个人呢?”

“恩,”寒蕊说:“平川喝醉了,不让我跟着。”

平川?北良觉得心头有点泛酸,寒蕊的落寞,还是因为平川呢。他想了想,说:“既然是醉了,就得跟着,别管他愿不愿意,可不能因为醉了在宫里闯出祸来……”

寒蕊一惊,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厉害关系呢?

“他往哪走了?我们去追!”北良一拉寒蕊:“别怕,我带你去——”

寒蕊不禁有些愕然,怕?在宫里我怕什么?想来,北良是说怕平川责怪我吧,若是平川生气,他就会把罪责揽到自己头上。意识到这点,她心头禁不住一暖。

北良,真好。

酒劲渐渐地上来了,平川的脚步开始踉跄起来,跌跌撞撞,跌跌撞撞,毫无目的。

“公主,那是谁啊,好象醉得很厉害。”晚秋望了一眼甬道,扭头轻轻地推开宫门。

“跟我们无关,不要多事。”润苏已经抬脚迈上台阶,忽又收回了腿,偏头细细一看,忽然笑了起来,眉毛轻轻挑起,眼波流转,嘴角斜翘,仿佛带着不可告人的诡计。

晚秋最怕看见润苏这样的笑脸,通常润苏一出现这样的笑脸,定然会有人遭殃。

润苏微笑着,朝平川走过去,轻轻地托住他,软声道:“郭将军——”

平川陡然间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扑鼻而来,还有淡淡的脂粉气味,让人心神荡漾。他懵然地一抬头,看见一张美丽的脸,在眼前晃动着,有些模糊,凝神细想一下,这张似曾相识的脸,再哪里见过?

“我是润苏呀!”她似乎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柔声道:“你怎么喝成这样了,去我宫里喝碗醒酒汤吧。”

他没有拒绝,因为已经没有意识和力气去拒绝,润苏和晚秋推搡着,就把平川拉进了宫里。

“去把寒蕊公主找来接她的驸马。”润苏媚笑着,吩咐宫女。

“郭将军。”润苏脱下外套,走近平川。

平川软软地,靠在床腕上,无力地说:“麻烦你,送我回去……”

“那么急着回去干什么?”润苏轻笑着,靠过来:“你怕寒蕊?”话说着,人已经凑到平川跟前,缓缓地挨着平川坐下来,一只手,已经柔柔地,抚摩上了平川的脸,渐渐靠近,呵气如兰,暖而酥地嘭到平川的脸上:“将军,你觉得,我比寒蕊如何?”

平川想推开她,却全身无力,身子往前一就,恰好便扑倒在了润苏身上,润苏笑着托住他,充满诱惑地说:“你喜欢我么?我一直都想告诉你,我比寒蕊,可没得差呢……”

“我一直都很仰慕将军,如果一年之期到了,寒蕊还没……那润苏,倒是愿意……”说着,她褪下小袄,露出单衣,肩膀往平川脸前一送。

他再次闻到了她身上的香味,入鼻忽觉得恶心不已,猛地感到胃中一阵翻江倒海,“哇”的一声便呕了出来……

润苏赶紧望边上一让,等他呕完,宫女还在清理,她却有些恼火,连声催促:“快点,快点!”寒蕊该是快到了,我怎么能让她错过这场好戏……

望风的晚秋已经进来了,润苏知道,寒蕊要进来了,她一急,也顾不得许多,将中衣往肩膀下一捋,俯身过去,将平川一只手搭在自己腰上,另一只手则握住了放在前胸,嘴里叫道:“将军,你虽然暗恋我许久,可也不能如此失态啊……”

“润苏!”寒蕊气急败坏地冲了进来,一把将润苏推在地上:“你竟敢勾引我的驸马?”

“不是啊,是他要抱我……”润苏哭喊起来,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他说他一直暗恋我,他喜欢我,就一下抱住了我,解我衣服……”

“啪!”寒蕊罩头就是一下,打得润苏眼冒金星,她更加恨恨道:“你的驸马不喜欢你,关我什么事,我又没叫他喜欢我?!”

寒蕊气歪了嘴,还想再打,北良拉住了她,说:“别闹大了,先回去吧。”

寒蕊虽然心有不甘,却还是悻悻地住了手,连拖带抱把平川带了出去。临出门了,还愤然地等了润苏一眼,好象要吃了她一般。

润苏抽泣着,心里却乐开了花,等你们俩回家,好好地算帐吧!

平川很沉,喝醉了身体软塌塌的,寒蕊只好跟红玉,一边一人,使劲夹着,才不致于让他摔倒。

终于弄上了马车,寒蕊已经是一身的汗。再去看平川,竟然双眼闭上,昏昏欲睡了。她轻轻叹了一口气,将他的身体带过来,用胳膊抱住了他,而将他的头,轻轻地搁在自己的腿上。

他迷迷糊糊地,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很熟悉,很舒服,让人安心。是到家了吧?他恍惚着,放下了心,晃了晃脑袋,终于沉沉睡去。

北良默默地站在屋子中央,一直看着润苏止住哭泣。

他缓缓地移步上前,站到了润苏跟前。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轻声问,眼睛里,有一种惋惜的光芒。

润苏红着眼睛,傻傻地望着他,似乎没有听懂他在说什么,脑袋瓜子里却已经活络异常地转开了。他是什么意思?识破我了?他是怎么看出来的?还是诈我?

“你还嫌他们之间不够乱么?”北良幽声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话语里蕴涵着对她的失望,润苏忽然感觉有些寒气从脚底嗖嗖地窜上来,但仅仅只是一瞬间的心虚,她就稳住了心神,因为北良那一句“你还嫌他们之间不够乱么”,已经让她心理乐开了花,能制造寒蕊跟平川之间的战争,正是她的期盼,如果他们本来就不合,经她这么一闹,效果不是更妙?!

润苏兴奋着,却拼命用一种哀切而无辜的眼神望着北良,似乎在问,怎么了?我没做什么呀……

北良静静地注视着她,用低而清晰的声音说:“以前,我觉得,你只是任性、嫉妒,那不过是女孩的小心眼而已,可是,今天,我才发现,我一点都不了解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处心积虑、信口雌黄?不管怎么说,寒蕊也是你的姐姐,你就这么恨她?这么容不下她?毁了她的生活,对你有什么好处?难道,仅仅只是为了图一时心里的痛快,你就不惜毁掉一代少年英雄的清信,也不惜毁掉自己的名节?”

“你是公主啊,怎么可以这么下作?你根本就是在自贱。”北良慢慢地低下头去:“我对你,很失望。”此刻,他对润苏很失望,对自己也很失望,因为长久以来,直到今天,他才不得不相信,不得不接受,润苏真的,竟是这样一个人。

“我……”他的话象刀子一样扎进润苏的心脏,令她感到世界的坍塌,片刻的愕然之后,她不认命地叫起来:“是平川非礼我,我又什么错……”

对于目前的情况,她必须辩解,要争取北良的同情,要换取北良的信任,她怎么能,莫名其妙地输掉这场战役?

“平川是个谨慎、保守的人,他再失态,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北良终于抬起眼来,看润苏一眼。

润苏眼泪一挤,抓紧时宜地叫起来:“你宁愿相信他,也不相信我……”

北良徐徐地摇摇头,语气很虚渺:“润苏,别再演戏了,让我心里保留一点点你的美好吧——”

润苏难以置信地瞪了眼睛,北良的态度,好奇怪,却也让她感到莫名的慌乱和无边的恐惧。

“平川怎么会暗恋你?他怎么会喜欢你?润苏,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北良漠然而沉重地转过了身子,朝外走去:“今天的事,从头到尾,都是你在演戏。我不会戳穿你,好自为之吧……”

“北良!”润苏急切地叫一声,却没能阻止北良的脚步。

我到底是哪里出了纰漏?北良怎么会如此肯定?

润苏没有时间细想,北良的决然离去打乱了她所有的思维,混沌慌乱中,她分明地感觉到了恐惧,凄厉地叫一声:“北良——”泪水,汹涌而出。

这一次,她是真的流泪了。

我是公主!北良算什么?!

可是,润苏知道,这一刻的心痛袭来,是如此真切。

谁说她不在乎?她在乎的,在乎!很在乎!

……本章完结,下一章“ 醋意发作耳光扇夫君 圣旨更改境遇两重天(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