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目录] > 第61章: 醋意发作耳光扇夫君 圣旨更改境遇两重天(上)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第61章 醋意发作耳光扇夫君 圣旨更改境遇两重天(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平川一睁开眼,就看见寒蕊虎视眈眈地坐在面前,他撑起身子,摸了摸额头,环顾一眼自己曾经的房间,问道:“我怎么在这里?”

她已经气炸了肺,因为润苏,更因为平川。

他不喜欢我,不止是因为一个女人,他到底还有多少个女人?!他竟然不是用情专一,而是道貌岸然,处处留情?!

一想起润苏的话,寒蕊都要疯掉了。一直暗恋润苏?!然后闯到她的宫中,意图不轨!寒蕊的大脑还在暂时的短路中,胸口被堵得严严实实,双手却被血液冲得颤抖不止。

“你不愿意在这里,那就是愿意在润苏的床上?!”寒蕊冷声道,脸上的寒毛孔象针刺一样,因为压制,窜动的血液无处可去,憋足了劲寻找突破口。

“你说什么呀!”平川一翻身下了床,看着自己身上的中衣,不满地说:“谁让你脱我衣服了?”

他脸色一变:“你又想干什么?”趁我喝醉了,你想……

一忽而,他有些紧张,脸都涨红了。我应该,没有做什么吧?

只一瞬间,寒蕊就猜到了平川的所想,登时火气一冒:“在我床上,是我脱的又怎么了?!我是你妻子,难道我能把你怎么了?还是让你把润苏脱光了上她的床?!”

“你神经病!”平川怒道:“把衣服还给我!”

寒蕊愤愤地转背,将衣服撸起来,朝平川一丢,恨声道:“你有个周秀丽还不够,还要去招惹润苏,你既然那么喜欢她,当初就应该豁出去,拒了婚娶她!那现在,你们不知该多快活呢!”

“不可理喻!”平川抱着衣服,甩手要走。

“你站住!”寒蕊一把拖住他的胳膊:“今天晚上你必须睡这里!”

平川想发作,竭力忍住,漠然反问一句:“就凭你?拦得住我?留得下我?!”

“我命令你!”寒蕊陡然间挺直了腰杆:“我是公主!”

平川顿了一下,冷声道:“你杀了我,我也不会留下来……”

“啪!”冷不丁,一声脆响,随后,脸上一凉,有些木,然后是火辣辣的感觉。

寒蕊脸色铁青着,扇了平川一耳光,她所有的委屈和怒气,所有的嫉妒和失望,所有的屈辱和愤恨,都在这一个耳光里,她拼尽了全身的力气,给了平川一耳光!

眼睛里迸出火来,平川的样子,就象要吃了寒蕊,他捏紧了拳头,却没有提拳,片刻的沉寂之后,他咆哮起来:“你会后悔的!”

“我要杀了你!”寒蕊歇斯底里地叫道:“我得不到的东西,任何人也别想得到!我要杀了你!”

原形毕露了吧!

平川冷笑一声,绝尘而去。

“你永远也别想得到你想要的!润苏也好,周秀丽也好,你都别想!”寒蕊站在门里,对着他的背影,狂喊道:“你去死吧——”

泪水,一泻而出。

从那天开始,平川再也没有回家,而是住到了营里。

“英霞。”红玉喊了一声。

英霞诧异地回过头来,笑着揶揄道:“到底是公主的丫环,口气好大啊。”

“没尊敬地叫你一声小姐是吧?”对英霞,红玉可没有一丝好感,当即也不客气地回敬道:“我还可以不经通传直接进宫面见皇后娘娘呢,你需不需要,我带你去宫里告状呢?就说我缺乏管教?!”

英霞面上一刺,很不好看,却也无可奈何,不耐烦地说:“有什么事快点说。”

“在郭家,公主最亲热你,现在她天天哭,你也不去安慰她一下?”红玉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是非常难过的。尽管这样的结局早就料到,而且无法避免,她也帮不了寒蕊。

英霞微笑着,回答:“我去了能有什么用?她纯粹是自找的……”

“你幸灾乐祸是不是?”红玉一听英霞的话头,可不那么友好,索性也不装了,撕开了面子就说:“你好歹也得了她那么多东西,是条狗,也该养亲了……”

“你说话真难听,就跟你们公主一样,”英霞依然笑着,不阴不阳地说:“寒蕊要是知道避着我哥的锋芒,不那么针锋相对,岂不是什么都好说,事情闹到这步田地,你怪我?再说了,我哥不理她,我安慰她有什么用?成天哭哭啼啼的,也不嫌晦气!”

这话可真不中听,红玉一听就变了脸,张口就喊:“郭英霞,你想找死是吧!”

话语里*****裸的要挟,英霞不得不住了口,打狗也得看主人,这背后可是皇上和皇后,她再想使坏,图一时痛快,也不敢拿自己的脑袋开玩笑,讪讪道:“你先骂我是条狗的……”

“接下来,我还说你是头猪呢。”红玉冷笑一声。

“你……”英霞憋红了脸。

“你别生气,听我说完,”红玉看见她气歪了嘴,怎么不高兴,嘴里也软了下来:“你不去安慰公主,公主也没有心情去宫里问你赐婚的事啊。”

英霞怔了一下,是啊,现在可是关键时期。

“还有啊,你肯定也是知道的,”红玉晃了晃脑袋,不屑道:“你喜欢北良,可是北良喜欢的,是我们公主。如果你不把你哥哥叫回来,让他们和好,到将来,公主离开郭家,那北良,可就不一定是你的了……”

一听这话,英霞感觉有点头皮发炸,不是红玉提醒,她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只有哥哥回来了,郭家留下了寒蕊,北良才有可能娶她!

“枉我们家公主对你那么好,你先前,一直在背地里为难她,别以为我不知道,”红玉的声音里,渐渐凛冽:“以后,不要再在我跟前自作聪明,当全世界的人都是白痴,耍些雕虫小技。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英霞渐渐地白了脸皮。

红玉在心里低叹一声,公主啊,我只能做到这个份上了,如果英霞出面,还帮不了你,那你,就只能认命了。想到这里,红玉不禁有些气恼,郭平川是个什么东西,居然还要自己亲自出面来求郭英霞,若不是看见寒蕊自己折腾自己,她怎会来低这个头?本来嘛,她一心希望的,可是北良娶寒蕊。

她暗暗下了决心,此次如果不成,绝无下次,她一定,要让寒蕊对郭平川死心。

“皇后娘娘。”润苏进了集粹宫,刚要行礼,皇后赶紧道:“免礼,坐过来。”

润苏轻轻地坐下,皇后笑吟吟地将她打量一阵,柔声道:“怎么,脸色有些不好看呢……”

润苏一惊,这几日因为北良吃不下,睡不安,难免憔悴了些,怎么让皇后看出来了呢,于是赶紧将头一低,搪塞道:“是么?许是贪玩,熬了几个夜……”

皇后笑道:“还没出节呢,等过了元宵,好好调养,没事的。”

润苏缓缓地点点头。

“今天找你,是想问你个事。”皇后抬起头来,朝想里面:“瑾妹妹,你出来吧,润苏来了,我们该办正事了。”

母妃也在这里?

润苏有些忐忑起来,什么正事呢?

“寒蕊已经嫁了,你也不小了,过了年,就喊十六了,”皇后轻声问道:“我把你母妃叫来,一起商量一下你的婚事。”

这话就象晴天霹雳,在润苏头顶炸响,她分明不愿意,却不能拒绝,勾下头,沉沉地一声叹息,唉,听天由命吧——

“诸多合适的男子中,我跟你母妃都挑了一遍……”皇后细声,把几个人选的情况都说了一遍,可是润苏耳朵翁翁做响,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皇后看她低头不语,好象是不愿意,于是跟瑾贵妃对视一眼,这才加重了口气说:“先前你的心思,我和你母妃也大概略知一二,如今要上台面,还是要征求你自己的遗愿,如果这几个都不甚满意,还有个霍家五公子,就是北良,你认识的,又如何?”

润苏的心一窜,到了嗓子眼,脸也不自觉地红了起来。

皇后静静地看着,不知为何,就想到那日润苏说北良偷看她洗澡的话来,悠然一笑,劝道:“我已经查过了,北良人品不错,或许你们有些误会,以后多接触,自然就明白了的……”

一听这话,润苏恍然,皇后原本就是想把自己指婚给北良,只因从前的事,怕自己对他有成见,所以特意将北良放在所有人选的最后。

“如何?”皇后柔声道:“我跟你母妃都是同意他的,你,考虑考虑如何?”

“我……”润苏些急了,却又不敢大方承认自己喜欢北良,扭捏一阵,只说:“既然娘娘和母妃都同意,我,就不用考虑了……”

皇后同瑾贵妃相视一笑。

“娘娘,寒蕊公主求见。”宫女禀告。

皇后想了想,低声道:“不见。”

桑丽奇怪地问:“怎么不见呢?您不想她吗?”

“她是为郭家小姐来的。”皇后安静地说:“等这事尘埃落定了,再说吧。”

“霍公子,接旨啊——”看见北良一脸愕然,公公以为他喜昏了头,于是将圣旨往上抬了抬,催促道。

北良没有动。

如果说,寒蕊跟平川成亲对他是个打击,这道将润苏赐婚给他的圣旨才是真正令他堕入地狱。

他的脸渐成灰色。

……本章完结,下一章“ 醋意发作耳光扇夫君 圣旨更改境遇两重天(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