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目录] > 第62章: 醋意发作耳光扇夫君 圣旨更改境遇两重天(下)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第62章 醋意发作耳光扇夫君 圣旨更改境遇两重天(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北良,接旨啊。”霍夫人轻轻地拉了拉儿子的衣袖,只要不是英霞,她就替霍家谢天谢地了。寒蕊是北良的心上人不错,可是,她已经嫁了。能娶公主是霍家的荣幸,何况,润苏可是宫里最漂亮的公主啊。这样的结局,霍夫人觉得够好了。

北良依旧直挺挺地跪着,不肯起身。

他不愿意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不想承认这样的事实。按照平川的设想,还有八个月,寒蕊就得离开郭府。到哪时候,不管她心里是不是仍然只有个平川,但至少,北良会有机会。他还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娶到寒蕊。

可是,今天的一道圣旨,宣告了一切的完结。

他一旦接旨,就必须娶润苏,娶了润苏,跟寒蕊就永远都没有了可能。

北良脑海里混乱成一团,他是应该,象平川那样,先接了旨,再图后事?还是,不接旨?抗旨是死罪,连平川都没有勇气承受的后果,他承受得起吗?

心底里,只有一个声音:我不能娶润苏!

“北良——”霍帅低喝一声,看北良的神情有些不对,他害怕儿子闯出什么祸来。

北良霍然起身,一把抓过圣旨,拔腿就往外跑去。

众人大惊失色。

霍夫人先就哭起来:“他到底想干什么?”

北良一口气冲进皇宫,公公阻止道:“霍公子是来谢恩的吧,皇上正和相国商量大事,请公子改日再来。”

北良一想,掉头直奔集粹宫。

巧殊在丫环的搀扶下,挺着肚子,急急忙忙地赶往集粹宫。

“北良,”皇后笑着说:“谢恩嘛,看把你急得,非得今天么?圣旨才下呢。”

北良重重一跪:“请娘娘收回赐婚的圣旨。”

皇后脸色一变,尴尬地,呆立当场。

“末将不能娶润苏。”北良将圣旨高举过头顶,明确地说:“请娘娘收回赐婚的圣旨。”

皇后沉吟良久,幽声问道:“为什么?”

北良低下头去,不说话了。

“是对润苏不满意吗?”皇后追问道:“你对她哪里不满意?”

“她是宫里最漂亮的公主。”北良默然道:“臣,没有资格对公主不满意。”

“那你为何拒婚?”皇后的语气严厉起来。纵然她对北良很有好感,也不能容许他如此胡闹,把婚姻当成儿戏。

北良沉声道:“是臣自己的原因,不是公主。”

“你有什么原因?”皇后有些不屑。什么原因,可以让你拒婚公主?!

北良再次陷入沉默。他不能说出真实的原因,对他人的妻子有不轨企图,是大逆不道的。

“你不肯说?”皇后严正地说:“那你可知道,赐婚不是儿戏,这是经过我和瑾贵妃合计,还征求了润苏的意见,才报请皇上的。”

皇后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抗旨是死罪。”

北良默然合眼:“臣知道,但臣不能娶润苏,也不想死。”

皇后气恼道:“你倒是坦诚,但是可能么?”

“那我宁愿死。”北良缓缓地开口。

皇后错愕道:“你宁愿死,也不愿意娶润苏?”

“我宁愿死,也不想勉强自己,而毁掉润苏的幸福。”北良决绝道:“臣不能欺骗自己,也不能欺骗润苏。”

皇后默默地往后座上靠过去,盯着北良,他脸上写满了坚决,却找不到原因,她叹一声,轻声道:“你心里有人了,是么?”

北良再次低下头去,没有回答。

“早些日子还问过你娘来着,只知道,你不想娶郭小姐,你心里有人,也许,是你娘也不知道,你该是早该告诉家里的,”皇后幽声道:“不是我不想成全你们,如今圣旨已下,如何能出尔反尔?即便你可以拒婚,那润苏怎么办?她已经知道下了赐婚的圣旨,你要她如何面对这样的事情,她以后,该如何自处啊?”

北良的头垂得越见地低了。

皇后思索着,为难道:“已经这样了,只能将错就错了,你娶了润苏,让你心上人委屈一下,做个偏房吧……”

“请皇后娘娘收回成命。”北良哪里肯依。

“你倒是痴情啊,”皇后微微一笑:“今天我不跟你说了,你先回去,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后,你再来答复我,是娶润苏,还是提头来见。”

“不用三天,”北良决然地抬起头来:“娘娘不收回圣旨,就请将我斩首。”

皇后定定地看着北良,忽然有感而发:“你还这么年轻……”

北良默然地,抬起了头,以这个动作告诉皇后,他视死如归。

怎么这么死心眼呢?皇后半晌无言,过了许久,才缓缓开口道:“我真的很好奇,你心里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呢……”

“您杀了我吧。”北良横下一条心。

皇后却笑了:“你越是这样,我越是好奇了呢,是谁,可以让你这样死心塌地?”

北良紧抿着嘴,固执地,不答。

“你想让我收回圣旨,就得告诉我为什么,”皇后悠然道:“你想死,也得告诉我真正的原因,说完了,再去死……”

“还是我来告诉您吧,姑姑——”巧殊气喘吁吁地进来了。

“二嫂!”北良叫一声,连累有孕在身的嫂子,他如何过意得去。

巧殊转向北良:“你先回去,这里有我。”

北良没有动。

“把圣旨给我,”巧殊推推他:“家里都快急死了,娘晕过去了……”

北良一急,脸都紫了。

“今天你先回去,想清楚了,三天后再来答复我。”皇后下了逐客令:“送霍公子回府。”

“你是说……”皇后满脸惊异。

巧殊点点头。

皇后颦起眉,长叹一声道,世事难料,好费思量。

这就是寒蕊的情路艰辛?她义无反顾地嫁给了平川,平川却准备一年后,将她完璧归赵地还给北良。寒蕊爱平川,爱得彻底,而北良爱寒蕊,却爱得沧凉。

知道了这样的真相,皇后忽然觉得有些天旋地转,这样的阴差阳错,难道真是老天刻意的安排?

我的心心呀——

“姑姑,圣旨的事……”巧殊小心翼翼地问。

皇后疲惫地摆摆手道:“我脑子里很乱,让我想想……”

“母后,您终于肯见我了。”寒蕊说的话,是这般忐忑。

皇后微微一笑:“你是为英霞来的吧?”

“恩,”寒蕊老老实实地回答,可怜兮兮地请求道:“北良跟润苏的婚事,还有没有商量的余地?”

“如果你是为自己而来,我可以答应你,”皇后幽声道:“可惜你不是,你是为英霞而来。”

寒蕊怔了一下,母亲的话里似乎还有话,但她有些听不懂。

“圣旨已经下了,你说呢?”皇后淡淡地瞥了女儿一眼。寒蕊的脸较上次看见又显得清瘦了些,皇后有些心疼,却忍着不说。

女儿自己选择的路,她是无能为力。知道了真相又如何,她还是帮不了女儿。

寒蕊小心地开口道:“英霞,很喜欢北良……”

“我知道,”皇后漠然道:“可我也知道,北良不喜欢她。”她本想说,北良喜欢的人是你,你怎么就没感觉,也可以当作不知道呢?可是话到嘴边,她还是咽了回去。

“他们两家是世交,可能合适些。”寒蕊一边说,一边观察着母亲的脸色。

皇后蓦地心疼,女儿的表情刺痛了她,她恍惚间觉得,这场婚姻改变了寒蕊,寒蕊,已经不再是从前的寒蕊了。

皇后轻轻一笑,柔声道:“拒绝的,正是霍夫人呢。”

寒蕊一顿,脸色僵硬起来。

“霍夫人没说原因,不过旁人说,英霞性情不大好,”皇后看见寒蕊一脸凄然,不忍再打击她,小心地选择着词语:“心心,这事以后你就不要操心了。”

寒蕊沮丧地低下头去。

从未见过女儿如此潦倒落魄,难道,平川不回家,她就失去了全部的生活?对北良的赐婚,也可能让她失去英霞这根最后的救命稻草?我的女儿,堂堂的公主,怎会沦落到如此境地?

皇后一刺,险些泪下,遂柔声道:“已经收回了赐婚的圣旨,就在刚才,已经出宫宣布、旨去了,这会该到霍家了……”

她想说,只要英霞能看到希望,你也不至于如此难过日子。可是,嘴巴嗫嚅了半天,皇后终究什么也没有说。她只能当作,什么都不知道,为了女儿的自尊。寒蕊只剩下在她这个母亲面前的,最后一点点可怜的自尊了,为了维系这仅有的一点自尊,寒蕊不得不,用成堆的谎言来堆砌和掩饰。她体会得到寒蕊内心深处的悲哀,因此才不忍心,戳穿它。

“真的?!”寒蕊喜出望外,惊喜地叫起来:“那英霞有希望了?”

皇后静静地望着寒蕊,违心地点点头,说:“不过,英霞要想嫁给北良,还得北良亲自来说,才能赐婚……”

她知道,北良是决计不会主动来说,润苏和杀头都撼动不了他,英霞算什么。她还知道,为了促成这件事,寒蕊一定会亲自出马,去找北良做工作。她不能阻止寒蕊爱平川,也不能阻止北良爱寒蕊,但她希望,寒蕊能在不断的接触中,明白北良的深情。

心心,圣旨不是儿戏,可是娘为了你,做了个自私的决定。把北良留给你,是因为,娘不甘心上天的诅咒,娘要让你得到幸福。也许,这将毁了润苏的幸福,或者,让她不重蹈你的覆辙,对她未尝不是解脱。可是,娘终究,还是愧对于她啊——

北良,继续你的坚持吧。为了寒蕊,也为了你自己的幸福。

上天,这是一个劫,无人可以阻止,我也不埋怨任何人,只希望,让一切都结束吧。到了一年之期,寒蕊离开郭家,让北良进入她的生活,她的坎坷,都该完结了。她该有个,爱她的夫……

……本章完结,下一章“ 遭拒婚公主发誓不嫁 做说客小姐偷听断肠(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