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目录] > 第63章: 遭拒婚公主发誓不嫁 做说客小姐偷听断肠(上)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第63章 遭拒婚公主发誓不嫁 做说客小姐偷听断肠(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皇后陪着瑾贵妃从润苏宫里出来,跟润苏出乎意料的平静相反,瑾贵妃早就失了主张,一路哭哭啼啼,皇后安慰道:“瑾妹妹,她现在正是最难过的时候,难免有些极端的想法,过段时间,平静下来,再劝劝,会改变的……”

“我知道她的,没有想好,她是不会随便开口的……”瑾贵妃哭道:“你也听见了,她说,以后都别再提嫁人,她已决意在宫里做一个老公主,请我们不要嫌弃她……”

“她这样,我也有责任。”皇后很是自责。如果,硬逼北良娶了她,再糟,也不会是这样的结果。可是,心的天平在那一刻就倾斜了,想到自己的寒蕊,皇后还是忍痛舍下了润苏。

想到这不可告人的隐衷,皇后不禁长叹一声,手心手背都是肉,可是这手背的肉,打起来就是比手心痛一些。

“姐姐,你别自责了,你也是一番好心,奈何那北良坚决不肯……”瑾贵妃说:“难不成真把他杀了,我也做不出,润苏,润苏这孩子,也狠不下那个心……”

皇后有些后悔道:“当初我应该坚决一点,或许,北良就不得不娶……”一念之差啊,早知道润苏为此大受刺激,发誓从此不出嫁,她就不该这么自私,为了自己的寒蕊留下北良。

“逼着去有啥意思?”瑾贵妃抽泣道:“这个我倒是想得通,与其成了亲才知道真相,不如趁早,省得日后憋屈。姐姐你可别有什么顾虑,润苏不是也说了吗,长痛不如短痛,这样也好……”

话语轻轻地落在皇后心上,却仿佛是重重的一锤,皇后的心事,又重重地涌上来。

是啊,当初为什么那么急就下决定呢?再等一等,等她知道北良喜欢的是寒蕊,任凭寒蕊怎么闹,也得指婚给了北良,总好过,在郭家过那样不堪的日子。

皇后又是一声长叹,润苏啊,心性成熟始终强过寒蕊,她知道婚姻不能勉强,也知道,长痛不如短痛,更知道,没有爱情的基础想要争取爱情的长久,是多么沉重,她会选择知难而退,可是寒蕊呢,却是头撞南墙,不到头破血流死不回头。润苏是美丽的,也是骄傲的,在这样的羞辱之后,她选择仰起高贵的头颅,傲然地维系剩下的尊严;可是寒蕊却是无知无惧,一味苛求那谦卑的爱情,她失去了尊严,失去了自我,却还没有悔悟。

一样的公主,相似的命运,不同的选择,却还是免不了同样凄然的结局。

唉,都是命啊。

一听见寒蕊回来了,英霞放下手中的针线,一路飞奔过来,看见寒蕊,喜难自禁地叫起来:“我已经知道了,皇上下旨解除了北良的婚约!嫂子,你真有本事!”

寒蕊还没来得及说话,英霞又兴奋地问:“什么时候轮到我啊?”

寒蕊迟疑了一下,英霞马上敏感地问道:“出什么事了?”

“没事,”寒蕊摇摇头,说:“只不过,母后说,若再给北良赐婚,得他本人,亲自去请旨才行……”

英霞一听,顿感失望,北良会为了自己去请旨吗?这可能性,是多么的微乎其微啊。

一瞬间,英霞便陷入无边的愁绪当中,希望是降临了,可是却如此渺茫。

寒蕊站在一旁,默默地望着英霞。她想劝英霞,别刻意地去强求,不然,又会走上自己的老路,可是,她也知道,即便是口水劝干,也是徒劳无功,就象当时的自己,铁了心要嫁给平川,十头牛都拉不回。她现在,已经开始后悔自己当初轻率的决定,可是,英霞并不会听自己的经验之谈。有些经验,非得通过自己的错误去获取,别人传授的,都不甘心接受。因为每个人都心存侥幸,认为自己的境遇会与众不同。

英霞苦思许久,忽然抬起头来,望着寒蕊一笑,甜蜜地喊道:“嫂子……”

寒蕊觉得有些不妙,英霞这样的表情,绝不会白白地送出来,她是有所求的。

果然,英霞说话了:“我觉得,只有一个办法最合适,”她堆起满脸的笑,谄媚道:“嫂子你最好了,又本事大,还是得你出马。这样吧,你去跟北良说啊……”

说什么?不就是要我去劝北良娶她!

寒蕊再傻,也听得懂英霞的意思。她明知不妥,却无法拒绝。

“去吧,嫂子,求你了……”英霞害怕寒蕊不答应,紧接着,就开始许愿了:“这事你要帮了我,无论如何,我也把我哥给拉回来——”

寒蕊犹豫着,觉得好为难。北良明明喜欢自己,而英霞却要自己去劝北良娶英霞,这叫什么事啊?!

英霞一见寒蕊迟疑,生怕事情黄汤,信誓旦旦道:“我给你想办法,让我哥进你的房,我保证!”

寒蕊望着英霞,似信非信,英霞赶紧装出一脸真诚,关键时刻,她必须糊弄过去。只要寒蕊去说,包准能成,只要订了亲,我哥进不进你的房,我才没心思管呢!心里在不停地叽叽歪歪,面上却虔诚得紧。

终于,寒蕊点了点头。

英霞如释重负,冷不丁要求道:“明天就去?!”

寒蕊迟疑道:“下个月吧,才降旨解除婚约呢。”

也是,英霞点点头,复又叮嘱一句:“你可别忘了,你可是答应了我的!”

寒蕊轻声道:“我保证去说。”但愿,能说动北良……

“是说今天回吗?”寒蕊探头朝房间外望了望,悄声问红玉:“我没记错吧?”

红玉不耐烦地说:“你都问过我三次了,英霞说,她去劝过了,平川今天一定会回来,而且一定会找——”

寒蕊嗔怪地瞪了红玉一眼,坐下来,不说话了。

红玉狐疑地看了一眼门口,心里怀疑,这个英霞,又搞什么鬼?该不会,是为了赐婚的事,来骗公主吧?

她眼珠一转,起身说:“我去端壶茶来。”

昨天还专门问过郭英霞来着,说是郭平川自己说的,今天会回来,找寒蕊有事,但她也不知道什么事。难道今天,又出了什么新的状况?哼,我再去问问,要是她耍诡计,看我不收拾她!

红玉一边想着,一边抬手开门,蓦地一惊,眼睛直了,同时嘴里不由自主地发出难以置信的一声低呼:“郭平川——”

你居然回来了?竟然,真的是来找公主!

“你回来了。”寒蕊看见平川,一起身的瞬间,感觉满腹心酸,禁不住鼻子一酸,就要哭了,但一瞬间的思绪,赶紧敛去伤心,展露一张欢喜的笑脸:“不生气了,回家住吗?”

他的眼光,在她脸上轻轻一点,旋即跳开,面无表情道:“我来找你说件事。”

寒蕊的心随之往下一挫,他说什么,是要彻底跟我断绝关系吗?

她的心脏不争气地颤抖起来,语气也变成了哀求:“平川,我说话是很冲动的,有时候,只是一时兴起,并不会真的那么干,我不会为难周秀丽的……”

他武断地打断了她的话:“请你叫我将军。”

寒蕊咬紧了上唇,不说话了。

“以前的事我都不想再提了,也跟今天我要说的事无关。”平川说:“我今天来,是想找你帮个忙。”

啊,寒蕊的心终于落了地,思想负担一放松,又是一脸堆笑,柔声道:“什么事,你说。”

平川默然片刻,低声道:“英霞的婚事,我和我娘商量过了,想请皇上赐婚……”

“哦,”寒蕊连忙接过话去:“我知道,她喜欢北良,我已经跟母后说了……”

“你说什么?皇后那里……”平川差点就跳起来:“谁让你自作主张去说的?!”

寒蕊登时张口结舌,吞吞吐吐道:“英霞——”

“她让你去说,你就去说!”平川有些火了:“瞎胡闹!”

寒蕊一吓,赶紧说:“我是说了,不过,母后没答应,她说,还要考虑考虑……”

平川这才稍稍放心,漠然道:“以后她的话,你不要听,有什么事,先跟我商量。”

“你又不回家,到哪里商量?”寒蕊低声嘟嚷了一句:“又不准我去营里找你……”

平川听在耳朵里,没有说话。寒蕊一心期望他能说一句,有事就来找我吧,可是,他就是不说,仿佛成心跟她拧着干。

“你怎么跟皇后说的?”平川闷着脑袋问。

“我就说,英霞喜欢北良……”寒蕊老实交待。

平川板起脸,断然道:“北良不合适。”

“为什么不合适?”寒蕊还奇怪呢,这个哥哥,难道就不想成全妹妹。

“他们不合适,”平川一语双关道:“那是英霞一厢情愿,勉强得来的不会有幸福。”

话意轻轻一点,寒蕊已经听明白了,嘴唇嗫嚅着,终究什么也没说。她心里知道,希望,在一点点消退,平川不会给她任何机会。

“我是想,请你跟皇后娘娘说,”平川沉声道:“把英霞赐婚给今年的新科状元。”

“这样,才比较合适,”他说:“我已经打听过了,状元郎没有婚配。”

寒蕊静静地低下头去,平川和英霞的意思,她到底该遵照谁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 遭拒婚公主发誓不嫁 做说客小姐偷听断肠(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