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目录] > 第68章: 留余情公主一力担责 空怅然将军身轻心重(下)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第68章 留余情公主一力担责 空怅然将军身轻心重(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门页轻轻地推开,房间里很冷很黑。

他一步跨进来,却闻到一股,淡淡的,熟悉的,香味。

这是她身上的味道,醇和,绵长,还带着些小心翼翼的企盼,就如同,她面对着他的时候一样。

他缓缓地在黑暗中闭上眼。

平川——

她的声音,怯怯的,快乐的,温柔的,响起来,就在一瞬间,他感到,一丝细微的疼痛,从心底深出传来,让他心头有些发酸。

“知道我爱你吗?”她的声音,无尽的温柔。

“知道有多爱吗?”她的声音,浓浓的忧伤。

“那么,你爱我吗?”她的声音,含着锥心的痛。

“你,爱过我吗?”她的声音,忐忑悲伤。

“你爱过吗?”她的声音,绝望虚空。

“如果,如果你没有爱人,会爱上我吗?”她的声音,颤抖着希望,摇摇欲坠。

“你恨我吗?”她的声音,无奈悲凉。

“你恨我是吧,我知道的”她已经陷入了地狱深渊。

“我也恨你,比你的恨更深”——

她的声音,她的声音,她的声音,低低地萦绕在他的耳边,带着泪水的咸湿,从他的耳朵里,渗入他的心底。

他无力地,将身子滑落进椅子,软软地,靠上她曾经靠过的椅垫。

香气,再次弥漫而来,将他笼罩,将他包围。

她的声音,象幽灵一般,又漫过来。

“平川,我已经尽力了,会让你满意的……”她的企求。

“原来你也怕死,我以为,你什么都不怕呢……”她的失望。

“平川,试着爱我一次好么,哪怕一天,哪怕一个时辰……”她的卑躬屈膝。

“我牺牲了一切来爱你,身份、尊严,难道就是换你如此对我吗?”她的质问。

每一句,都砸在他的心上,一下重过一下,回想过来,他才顿觉,这世上,原来还有些东西,是他,承受不起的。

对不起,寒蕊,我只是不爱你,却也不该,那样去伤害你。

她已经走了,可是,他连说句抱歉的机会,都没有。

“抱抱我,好么……”

她的声音,悲伤着,乞求着,继续在房间里,游荡。

平川不由得有些动容。我真的,就那么冷酷?

一抬手,一抹脸,又想起她临走那一个拥抱。

最后的一个拥抱,她带着怎样的伤恸啊——

黑暗中,平川的眼里,闪着雪地的荧光。

“哎呀,你回来了?”郭夫人听管家说平川回来了,高兴得不得了,以为他也是因为寒蕊走了才回家的,喜气洋洋的也没觉出气氛的异样:“怎么不点灯呢?”

“你去舅舅家了?”黑暗中,平川背手而立,声音没有一丝温度。

“寒蕊走了,”郭夫人难掩兴奋:“我们都解脱了,要好好的庆祝一下!”

“她走了,你就这么高兴?”平川淡淡的话里,有一丝失望,还有些许的愤霾:“要天下人皆知?!”

“这难道不是一个好消息,难道不应该早点让瑶儿知道?”郭夫人喜滋滋地说:“寒蕊终于走了,你可以搬回自己房间住了……”

“嗤”的一声,火柴一划,郭夫人点亮了蜡烛,她环顾四周一眼,满意道:“明天我就叫人收拾,好让瑶儿早点住进来!”

“这间房子,暂时什么都不要动。”平川脸色僵硬:“没有我的允许,不要随意住人。”

“不动?!那瑶儿住哪里?”郭夫人叫起来:“她可是要以大将军夫人的身份进府的,不住正房?!”

“你高兴得太早了,”平川冷声道:“驱逐公主,难道你不担心项上人头么?”

郭夫人一顿,脸色大变。

平川抬手将蜡烛一按,挫身而去,将母亲一个人,留在满屋的黑暗之中。

她的声音,再次席卷而来。

“我还恨每一个爱你的女人,我要尽我所能,我要天天诅咒,不让她们得到你!”

“只要我还是公主,只要我还活着,只要让我知道你喜欢谁,我就要拆散你们!因为我诅咒你!我要你永远也得不到!我今天的痛苦,要你千倍地还,我今天的眼泪,也要你千倍地还!我要看见你的痛苦,我还要看见你的眼泪!我要你尝到被自己最爱的人伤害的感受,要让你痛不欲生!要让你生不如死!要让你万劫不复!”

平川知道,她是爱他的,可是,她也恨他。纵然她放手,但在这种情绪之下,寒蕊极易成为一个怨毒的工具,目的,就是为了摧毁他。

是的,她得不到东西,不会让别人得到。

寒蕊能生生隔开他和修竹,还有什么事是做不出的。

不就是个死么?

平川惨然一笑,修竹,今生已无望再聚首,那就来生再见吧。

第二天一大早,雪停了。大门还未扫干净,宫中就来人了,冒着一尺多厚的雪,将寒蕊公主的东西悉数搬走。

平川和母亲,端坐在大厅里,等着圣旨。

死,在所难免。

若能苟活,活罪也难逃。

可是三天过去,动静全无。

一个月过去,动静全无。

白洲城里,已经人尽皆知,可是无人敢议论。悄无声息的,这事就好象没有发生过,或者说,被人遗忘了。

“平川,娘看呐,皇上并没有打算追究我们了,”郭夫人思忖道:“定是因为当年你爹的死,还对我们有所顾忌。”

平川看了母亲一眼,漠然道:“您高看自己了。”

“你对我不满意是吗?”郭夫人忽然发难了:“最近你老是这样。如果你是为了寒蕊的事后悔,那你可别忘了,当初我给她定规矩,事先跟你说,你也没拒绝,怎么现在想到会被杀头了,就反过来怪我呢?”

“我没有后悔。”平川默然道:“要被杀头,也没什么话好说。”

“那你说我高看自己,你什么意思?”郭夫人一句话呛过来。

“按照皇上的规矩,以前爹的误逝,他已经补偿给我了。皇上,需要顾忌什么?”平川淡淡地说:“这次毫发无损,该是公主……”

“呵呵,看不出啊,你还对她很了解啊,”郭夫人冷笑一声:“你不会是,喜欢上那个傻瓜了吧?”

平川静静地看了母亲一眼,没有回答。

“你说她,也没错,照我看,她也不敢声张,怕自己灰头土脸的,闹起来丢人。”郭夫人哼一声:“活该!要不是她,瑶儿……”

平川一听,头发都竖起来了,赶紧找了个由头,去了营里。

“寒蕊最近怎么样了?”皇后问道。

红玉支吾着回答:“老不说话,躺在床上。”

“这宫里的公主,都怎么了?”皇后叹一口气,黯然道:“寒蕊呢,成天躺在床上,润苏呢,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娘娘,”红玉忽然说:“奴婢倒是有个主意。”

皇后抬抬下巴,示意她说。

红玉犹豫着,说出两个字:“北良……”

皇后怔了一下,然后微微一笑。

“平川!”北良进了房间,猛拍一下平川肩膀,大咧咧地说:“我真的要好好谢谢你!”

“兄弟嘛,谢什么。”平川知道他的所指。

北良将铠甲一卷:“等我完成任务回来,再请你吃饭。”

“任务?!”平川有些意外,看样子,北良是有单独任务。

“是你最头疼的,却是我最喜欢的,”北良呵呵一笑:“皇上有令,命我去归真寺护卫公主。”

他神神秘秘地凑近来,笑得甜甜地:“寒蕊……”

平川可真的意外了。

北良搔搔脑袋,说:“听说,是公主心绪不佳,皇上特许去散心的,寒蕊去归真寺,润苏去镜洲南摩寺,”他看平川一眼,有些不好意思道:“你看看,为了我,你把寒蕊给打击得,正好给我做了个人情,希望我能好好安慰她一下……”

“那你可要大显身手了。”平川揶揄道。

北良靠过来,将拳头一伸,平川静静地凝视着他的拳头片刻,才缓缓地提起自己的拳头,轻轻地顶过去,北良大声说:“放心!”一直到转背,都还在呵呵傻乐。

望着北良的背影,平川的笑容渐渐淡去,他忽然,觉得有些怅然若失,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他如愿解除了与寒蕊的婚姻关系,再也不需要为应付寒蕊而伤脑筋,可是,当他再次回到家里的时候,却感觉那么的异样。门里,更显得冷清,到底是因为了没有了英霞的大呼小叫,还是少了寒蕊的满脸欢笑,他找不到原因。

在暮气沉沉中,他开始有些怀念,饭桌对面,那一双温情脉脉的眼睛。静夜里,偶尔一抬头,他会不由自主地望向那张门,想起,那门后小心翼翼的一个身影。渴了的时候,他会将手伸向书桌上那熟悉的一角,扑空那一碗曾经温热的甜盅。

他不爱她,从来都没有爱过,可是,她也那样固执地、生硬地插进来,让自己成为了他的习惯。

哦,她早该离开他的生活。他慢慢又会恢复到没有她的日子,让那些从前的单调,再次成为他生活中的习惯。

她走了,我还是我。

平川低声对自己说了一遍。

……本章完结,下一章“ 男儿心细温柔治心病 感悟禅言回首是收益(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