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目录] > 第9章: 平常语隐大男孩心事 惊世容颜为后事之始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第9章 平常语隐大男孩心事 惊世容颜为后事之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远远地,望见平川的身影,寒蕊禁不住长吁一口气,还好,他还在等着。

北良见她嘴巴微微一撅,知道她这一口长气是为了平川,眼见她终于放了一个大心,北良不由地暗笑着摇摇头,这样喜形于色,全然不是宫廷特色,这个公主,还真是特别啊。

这头他正望着寒蕊的侧脸想心事,那头冷不丁寒蕊的脸一转又凑到了跟前:“嘿,想什么呢?一脸皮笑肉不笑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北良明显被吓了一下,旋即愣了愣,寻思着,我在笑么?我笑什么来着?

“嘿!公主问话,老实回答!”寒蕊的脸贴得更近了,逼迫下来,似乎发了狠,要发掘北良的内心。只要平川还在原地等着,寒蕊便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这下可有充分的时间来消磨北良了。

北良微微一笑,垂下眼帘。

啊,有戏!看见北良如此回避的表情,寒蕊好奇心顿起,更加来劲了,索性转过了身子,横在北良面前,打破沙锅问到底:“说!想什么?!”

看着寒蕊清亮的眼睛,没有来由,北良的脸忽然一红,他有些不自然地笑笑,支吾道:“没想什么啊……”

“嘻嘻,”看到北良这副架势,寒蕊好象抓到了他的小辫子,当即叫起来:“哈哈,我知道你想什么了,男子怀春……”

“你什么时候听过男子怀春?自古以来,都是女子怀春!”北良憋不住斜眼过去,不服气地嚷嚷道。

“咦——”寒蕊愕然片刻,忽然眯缝起眼睛,伸出食指竖起来,不怀好意地笑道:“看样子,我猜中了!”

真是聪明。

北良暗叫一声,心底有些发虚,面色却强自镇定,口气也不咸不淡:“别以为你是透视眼,而且话一出口就能成为真理。”

“哦,”寒蕊不屑地晃晃脑袋,冲红玉一别头:“看见了吗?有人恼羞成怒了……”

红玉涎着脸,佯装没听懂,故意左顾右盼一番,讶然道:“谁呀?谁恼羞成怒了?谁?谁?谁?”

两个臭丫头!

这点小伎俩也想在我面前编,北良在心里嗤之以鼻,当即把眼光一转,朝平川望过去,不动声色道:“哦,你看,平川是不是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这下正好提醒了寒蕊,她眼光一溜,赶紧朝平川那边扫去,其时正好平川转了个身,有些无聊地踱了几步,看上去,仿佛是有些焦躁的样子。寒蕊有些急了,顾不得对北良的心事刨根问底,又一把拖起北良的手,直奔平川而去。

平川无所事事地从池塘这头踱向另一头,眼光,始终停留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却对怒放的睡莲无知无觉,他的心,还沉浸在刚才与修竹的会面中。

忽然,军人的直觉让他敏锐地感到,有一个人正在注视着他,而且已经靠近了。

一抬头,果然。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庞,细腻的皮肤红润的腮,有些细长的眼睛里散发着梦幻般的光彩,象有着魔力一般,迷蒙着,媚惑着,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静静地望着他。她身姿婀娜,却又举止端正,穿着华贵的霓裳,清雅的紫色恰好地衬托出出众的气质,粉黄色的彩缎轻挽于胳臂,自然地鞠于腰际,身旁是一个宫女。

这是谁?

平川还没来得及思考,女子身旁的宫女就说话了:“大胆!看见润苏公主,竟然不下跪!”

润苏公主?

平川吃了一惊。难道这就是瑾贵妃的女儿,号称人间绝色的润苏公主?

他默默地垂下头,顺从地单膝跪下,心想,闻名不如见面,润苏公主比传言中还要漂亮,既端庄又柔媚,既秀美又满含风情,无怪乎,见过她的人都为她神魂颠倒,这确实是人间尤物。

“平身,赦你无罪。”润苏柔声道:“不知者,无罪。”

话语侬软,媚而不俗,声音柔婉,尽显妙曼风骨。

平川缓缓站起身来,微垂着头。

润苏不急不忙地将他上下一打量,细声道:“你是一个将军?这么年轻,就官拜将军?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这样的夸奖,他听得太多了,也麻木了,入耳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平川默默地一鞠身,漠然道:“谢公主夸奖。”

润苏悠然一笑,依旧柔声:“你叫什么名字?”

“末将郭平川。”

“哦,久仰大名,如雷贯耳,原来本就是少年英雄啊。”润苏诧异地惊呼一声,却依旧是绵软的语气,却含着笑意盈盈:“抬起头来,让我看看,免得下回认错了,象将军这样的英雄,应该是我主动打招呼才是。”

平川闻言,只好抬起头来,眼光,匆匆一瞥。这张令人心神荡漾的脸,确实是美到了极致,可同时也让他感到了心机的深重,本能的,他希望,能离她越远越好。

润苏深深地望了望平川年轻英武的脸庞,嘴角荡漾出一个媚然的醉笑,她正要开口说话。忽然——

“润苏!”寒蕊猛一下横了过来,挡在平川身前,厉声道:“不许为难郭将军!”

“我没有啊……”润苏被突然出现的寒蕊吓了一跳,脸色微微一变,随即又恢复如常,还是莺莺婉婉的声音:“皇姐,我为什么要为难郭将军呢?”绵里藏针地射向寒蕊。

寒蕊陡然间被问住了,瞬时哑然,有些尴尬。

此时润苏的眼睛,却在寒蕊的手臂上停住了。平川斜眼一瞟,正好看见寒蕊的手,还拖着北良的手腕,他急速地,向北良使了个眼色。

北良猛一下醒悟,正要挣脱,却听见润苏说话了:“好一个皇姐,想欲盖弥彰,原来不过是借呵斥我,来遮掩自己的不轨,难道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么?”她微笑着,冷声道:“不知道父皇为什么能那么纵容你,这哪象个公主的样子?好在还是被妹妹我看到了,换了别人,还不贻笑大方……”

润苏得意地,轻笑了几声。

这个润苏,的确是个不简单的人,话里所指,如此明确,以后跟她没有交道打是最好,如果避不了,还是小心点好。平川暗暗地寻思着,容貌虽美,却非善类。他将头轻轻一低,又有些幸灾乐祸地想看出好戏,不知寒蕊这下,该如何应对?

北良担心地望了寒蕊一眼,他以为,依寒蕊的性格,会跳脚起来,跟润苏吵一架,如果闹起来,寒蕊不会吃亏,从前几次寒蕊的冒失来看,皇上对她,确实谈得上纵容了。北良可以断定,这次要是皇上过问的话,也不会责怪寒蕊的,谁叫她,是皇上最喜欢的女儿呢。

更何况,润苏把一件小事上纲上线,实在有凭空诬陷之嫌。换了平常的女孩,关乎名声,就会不依不饶了,非得到父母跟前讨个说法。

可是出乎他意料的是,寒蕊什么也没有说,只轻轻地放开了他的手,安静地盯着润苏的脸,不卑不亢,不急不气。

这样的态度显然也出乎润苏的意料,她讪笑了几声,竟有些尴尬了,沉默片刻,只好转身,想要离开,却又为这样的结果不甚甘心。

“润苏。”寒蕊叫住了她。

润苏转回身来,一双美丽的眼睛,含着媚却透着冷冷的光,望着寒蕊。

“今天我是做了不合时宜的举动,有什么,你冲我来好了,不要连累霍校尉的清誉。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反正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们之间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都没有。”寒蕊正色道。

润苏嘴角掠过一丝冷笑,她什么也没说,再次转身。

“润苏。”寒蕊再次叫住了她。

润苏不情愿地,又转回身来,神色有些不耐烦了。

“我没有公主的样子你教训得对,我以后慢慢会注意的,”寒蕊淡淡地笑道:“这宫里,就数你最有公主的样子,怎么,公主妹妹连向皇姐行告退礼的礼节都忘了呢?”

润苏的脸登时变色,她狠狠地瞪了寒蕊一眼,却看见寒蕊眼中隐约可见的威严。论出身,论年纪,她都居于寒蕊之下,心里明明知道寒蕊是为了刚才的讥讽回敬自己,即便是一百个不愿意低头,却又不能在外人面前越矩,只好不情愿地俯身下去,行了个不标准的躬身礼,然后一扭身,气乎乎地走了。

“切!”红玉对着润苏的背影耸耸鼻子,忿忿地对寒蕊说:“公主你为什么不叫她回来再行一个礼?叫她回来,直到行礼标准为止!”

寒蕊平静地回答:“我叫她回来,不是为了出气,不过是给她个教训,这就行了,何必非要得理不饶人。”

“你没看她嘴都气歪了,反正不管你做到什么地步都是得罪了她,何必不干脆一秆子到底?”红玉说:“公主你还指望她领你的情?”

寒蕊望了北良一眼,忽而叹了口气,说:“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平川静静地望着寒蕊,只看见她的眼睛里,两个北良,然后,又是两个自己,而脸上,则掠过一丝忧虑,却是什么话也不说了。平川看在眼力,视同不见,默然地将头一别,缓步向前走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平常语隐大男孩心事 惊世容颜为后事之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