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掩妆,戒瘾皇后 [目录] > 第54章:【054】极端,截然相反?

《凤掩妆,戒瘾皇后》

第54章【054】极端,截然相反?

素子花殇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也是被羽箭所伤之人。

若是羽箭带蛊,那么他便也不能幸免。

凤影墨看着她,没有接。

她知道,这个患有洁癖的男人定然是嫌弃于她,换作寻常,她也不会强求,只是此刻,她太想知道怎么回事了。

当着他的面,她的手腕略略一倾,将酒壶里面的酒水倒了些许出来,就当将壶口洗过,末了,又自袖中掏出锦帕再次揩了揩。

做完这一切,才重新将酒壶伸到他的面前。

她想,她都做到这份儿了,再矫情就说不过去了吧?

男人看着她,伸手揉了揉自己受伤的肩,末了,又垂眸看向酒壶,终于伸手接过,似是告诉她他方才不接,并非嫌恶,而是顾忌肩上的伤。

在她的注视下,他仰脖呷了一口。

“怎么样,味道如何?”夜离一瞬不瞬地凝着他,生怕错过他丝毫的表情。

她看到他喉结一动,咽下,然后似细细回味了一番,“嗯,不错,圣上亲临,想来这家客栈也是将珍藏的最好的酒拿了出来。”

末了,竟又提起酒壶再饮了一口。

夜离就崩溃了,看来,只是她有事。

那么,是不是说明羽箭并无问题?

周身的寒气越来越重,她只觉得每根血管都在急剧收缩,连带着每一寸骨头都痛。

不行,她深知此蛊的厉害,不能再呆下去了,先离开再说,至于到底是怎么回事后面再查。

就在她刚准备起身之际,忽闻边上凤影墨骤然开口:“此酒也太烈了吧,这才两口入腹,五脏六腑竟似被大火在烧,灼热难当。”

夜离一震,便僵在了当场。

男人放下酒壶,抬手探了探自己的额头,蹙了蹙眉,又转眸看向夜离,“你没事吧?”

夜离看到他满面通红、额上冒汗,一双原本晶亮的眸子此刻亦是染上一层薄薄的血色。

夜离心头一撞。

果然还是中蛊了,她是,他亦是。

此蛊之所以叫“冰火缠”,是因为它入到女人体内跟入到男人体内,因两.性体质的不同,遇酒后所表现出来的症状也是两种截然相反的极端。

女属阴,会寒气通体,如堕冰窖;男属阳,会全身发热,如烈火焚烧。

这些年一直当太监当惯了,她差点忘了自己是女人。

想到这里,她大惊。

若是被凤影墨发现,岂不是就知道她是女的?

得赶快走!

心念一定,人已迫不及待地起身。

或许是心中慌乱起得太急,又或许是被寒气侵蚀太久,身体太虚,起身站起的刹那,她根本稳不住自己的重心,脚下一软,她直直朝一边倒去。

边上的男人见状,连忙伸手想要将她扶住,已然太迟,她便不偏不斜跌入他伸出手臂的怀中。

*

两更一起!

……本章完结,下一章“【055】肯定,她是女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