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独妻策,倾城花嫁 [目录] > 第15章: 笑喷他

《独妻策,倾城花嫁》

第15章 笑喷他

浣水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两是冷昭院里服侍的贴身小厮,相传一两在三岁那年患了重病,郑氏一时心善,给他娘老子赏了一两银子治病,一两银子的药钱使完了,一两的病就好了。自此之后,一两便有了一个特别、又好听的名字:一两。

西屋,冷昭搁下手里的书,重重一拍,道:“带几个人把西屋拾掇拾掇,就照以前东屋的样子准备。”

水婆子应声“是”。

冷昭微眯着眼,冲杜七婶打了个“退下”的手势,一撩袍子坐在太师椅上。

温彩倒了杯茶水给他,继续装龟孙子,垂头低眸扮温顺。

“我要你熟背《夫训》,背熟了没有?”

温彩决定得给他添添堵,否则以为她当真好欺负。“回大将军的话,你不是让我晚上背吗?”

他的话就得奉若纶音,居然和他说晚上背,今晚要参加宫里的中秋宴,他总不能在那时候让她背。“就现在,若没背熟就给我好好的读几遍。”

温彩“哦”了一声,转身从内室寻出一张超大的纸,反正温府上下都说她和乡下农女差不多,说她原是大字不识的,他得到的消息怕也是一样的。

温彩故意将大得像通告一样的纸拿倒了,然后再左转、再转,转来转去,将指头搁到下唇边,“咦……那个……咦……”她突地忆起在乡下时,有个自称是读过书的后生,帮人念家书时就是这副模样。

冷昭皱了皱眉,就那么几个字,不会她也没记熟吧,如此她也太笨了。

“那个……咦……”温彩继续发出音。拿她当小孩子,那她就是小孩子,看她不把他气个半死。

“读出来!”

温彩面露难色,“我不识字。”

“噗——”的一声,冷昭喷出一口茶,“不识字?”颇不敢相信,温子群、温子林兄弟都是二十年前、十几年前得中的进士、同进士,温家可是地道的门香门第,听说温彩的祖父要不是英年早逝,那也是个因读书入仕的官员,虽然死的时候是个七品知县,那好歹也是个官。

温彩说不会识字,他颇有些不信。

温彩拿定主意了,反正她那鸡抓似的毛笔字已被杜鹃给笑话了,她就不丢人显眼,索性装成自己不识字。

既装不识字,但她还得装出会读的样子。

冷昭一伸手“拿来!”

温彩把那张《夫训》递过去,煞有其事地问:“大将军,这上面是不是还得画点什么?”

“画什么?”他反问。

温彩歪着头,眨着灵眸,“我记得城墙上贴的都绘有头像,应该把大将军的头像绘上去,大将军你把这个给我,是不是要我让杜鹃贴到城墙上啊?”

冷昭的脸色变了又变,他有告诉过她,这是《夫训》,她居然能当成《通告》,还说把他的头像画上去,那不变成《通缉告示》了,他就变成了朝廷要犯,他眸子里多了一些未名的意味,“你真的不识字?”

温彩指着上面的字,“它们识得我,我认不得它们。”

心存彩云,却来娶她,她得报复回来。

冷昭那些急的娶她,是不是害怕被她知道他心里有人,不,是他心里有鬼的事。虽然现在她还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目的,但她相信用不了多久一定会清楚的,她手头养着的那些人可不是吃白食的。

“我刚才进屋的时候,瞧你的陪嫁丫头杜鹃拿着簿子在清点嫁妆……”丫头会识字,没道理小姐不会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丢失锦袍”↓↓↓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