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独妻策,倾城花嫁 [目录] > 第71章: 分析

《独妻策,倾城花嫁》

第71章 分析

浣水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冷候爷与我们温家讲礼数规矩么?好啊,我不妨也来说说。”这声音节垂花门处传来的,却见温彩与个一般高矮的少女款款移来,温青面容一惊:“妹妹,你不是去庙里敬香了么?”

“我和兰芝姐姐是去了,可没说不回来。”

温彩步步行来,不惊不慌,几日不见,她仿似换了一个人,她扬了扬头,面含着浅笑,带着几分慧黠,对温青道:“哥哥,放开他吧。”

温青迟疑。怎么这个时候回来,要是温彩不回来,他一定逼冷昭认栽,把温翠给领回去。温彩原可以谋到更好的良缘,更不是跟冷昭这个无情之人。

温彩一个犀厉的眼神,温青一个错眼,细瞧时,温彩又给了一个“放开他”的眼神,有一种言语不是道破,而用会说话的眼睛示意。

温青用力一推,冷昭一个踉跄险些跌倒。

温彩浅笑,这种笑为得陌生却又充满了怪异,“冷候爷,你当真要带我回冷家,不会后悔?”

“你是我的妻子。”

温彩觉得这话可笑,“我是你的妻子……”似在沉吟,“在你心里,你真正的妻子是彩云。”温彩对左右一扫,“杜鹃,给冷候爷备两桶香汤。”

杜鹃应声离去。

“哥哥、嫂嫂且留步,其他人请退避,我想与冷候爷说几句话。”

她移着姣好的步子,就如同冷昭见过的所有大家闺秀,甚至像极了她的妹妹冷晓,也是这样熟络的莲花碎步,也是这样的优雅得体。

顿时,他似明白了什么,温彩早前温府所做的胆怯、懦弱,一切都是装出来的,所以她才再一次问他“你不会后悔?”

众人退出数丈开外,温彩像骄傲地立于云端,一手负后,一手自然的放在胸前,这种骄傲不是故作的,而是与生俱来。

“冷候爷,你可想好了,你若真要带我回冷家,你心心念着的彩云又如何安置?”

冷昭满是泥浆的脸上,已经辩不出任何表情,唯有那双眼睛明亮如昔,蓄满着惊色,“你听说彩云的事了?”

“你以为呢?”温彩含笑反问,“你不会以为我在娘家真是玩的,这几日,我特意令人打听彩云的事。”

她必须知道自己面对着怎样的男人,怎样的局面。

大婚夜,冷昭唤了一百零九遍的“彩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子。

温彩平静如水地道:“萧彩云,嘉勇伯萧家嫡次女,因其生于二月,自幼被家人所弃,在乡下庄子长大。七年前,嫡长姐病故,被萧家接回嘉勇伯府;六年前嫁给刘伯彦为妻;一年多前因犯七出之条的‘无出、犯妒’被休弃。”末了,温彩冷声道:“冷候爷,我说的这些可都对?”

是谁告诉她这些,让她知晓了萧彩云的存在,还让她打听到萧彩云过往的一切。

温彩定定心神,“冷候爷的确是个痴情人,即便萧彩云嫁过人、无出,依旧真心待她,这份真心令人感佩。可冷候爷不该打上一个弱女子的主意,你为什么要挑一个听话、顺从的平妻?可要我一一分析出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道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