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从此,不忧伤 [目录] > 第21章: 我的家庭1

《从此,不忧伤》

第21章 我的家庭1

疏疏一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记住你的方式

就是把你装进我的大脑里面

忧伤的时候,快乐的时候

我可以安静把你回忆

一遍又一遍

——《小勉日记?忆篇》

我们去了一家私房菜馆吃饭。

这是一家三层高的自建楼。有自己的小庭院,种着花草,放着7/8张桌子,很家庭的感觉。当然里屋也有空位,我们喜欢通透的空间和清新的空气,雨也停了,所以就在庭院的一个角落坐了下来。

雨后的天气很宁静平和,适合叙述。

这是我第一次跟别人讲起我的家庭。

我看着于勉澄净的眸子,微微思考了一下,我要理清一下思绪,毕竟不是三言两语就说明白的,我轻轻吸了口气,说:“我家有四口人,爸爸妈妈,姐姐和我。之前跟你说过,你是知道的……这时服务员送来了柠檬水还有点餐本,于勉点了几样我爱吃的菜(一起吃过几次他就知道我的喜好了,呵,真是细心),我喝了口冰柠檬水,微酸的味道让我轻轻皱了下眉头,继续往下说——

“我的爷爷,祖籍潮汕地区,年轻时在台湾度过,中老年则移居到香港。爷爷读过很多书,知识很渊博,家里有一整楼的藏书,而且还是个虔诚的基督教徒。在他身体力行的时候,去过很多个国家传教,东南亚很多国家都去过,还有美国、英国、法国等多个国家城市,一直穿梭于各个地区传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超级基督教徒,当然,奶奶也是。”说到这,我不由微微一笑。

于勉并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听我说。

“我爷爷一生共娶了两个老婆。第一个老婆,也就是‘大奶奶’是台湾人,是爷爷年轻时在台湾认识的,两人情投意合就结婚了。我看过大奶奶的老照片,长得特别好看,也很会持家。而且大奶奶还是当地的‘乩童’。”

于勉脸上露出不解之情,我微微一笑,继续说道:“在台语里,‘乩童’念成‘童乩’,在民间宗教中,乩童常常会透过各种的仪式、跳跃、舞蹈、或是特殊的步伐(如莲花步、七星步等),进入一种类似精神恍惚的状态,以让神明透过他们的肉身传达旨意给信徒。基本上,乩童可以说是神明的代言人,也是台湾特产的一种通灵人。”

我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但由于地位特殊,说话份量重,常常也有人会跳「假乩」,假借神明的旨意,遂行个人的私欲,因此也在基层社会中衍生许多问题。严格来说,乩童的通灵行为及其所通到的神明真假与否,有待商确的地方还很多。大奶奶也不知怎么地就会了,这点爷爷也没说,所以一直是个秘密。呵,大奶奶也是个传奇人物啊。不过大奶奶也是红颜薄命,后来怀孕了,在生完大伯后就难产归去了,临终前把刚出生的孩子和爷爷都托付给她的好姊妹—云慈。那年大奶奶才27岁。云慈后来和爷爷结婚了,也就是我的奶奶。爷爷在大奶奶去世后改信奉基督教,奶奶也是一样。后来都变成超级虔诚的基督教徒。”

于勉眼中露出不可思议地神情,我笑笑说:“像电视剧吧?呵,艺术来源于生活,我深信不疑。而且生活更具有戏剧性。”

我接着往下说:“大奶奶的儿子,也就是我大伯,后来也和爷爷一起到香港居住。大伯读书很好,毕业后通过努力在一家企业当经理,能力很强人很优秀,眼光也高,东挑西挑终于选了个漂亮的上海女人当老婆。正当事业生活一切如鱼得水的时候,90年代中的企业改革使他在一夜之间从经理变成司机,香港的就业残酷是大家都知道的,在这样的落差中大伯有一段时间特别消沉,甚至有点自暴自弃…不过大伯母也很厉害,很会打拼…总之那一段时间过得比较辛苦,后来总算也挺过来了,现在基本还是过得比较幸福。”说完,我轻轻叹了口气,这时于勉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冲于勉温柔一笑,继续往下说——

……本章完结,下一章“ 我的家庭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