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从此,不忧伤 [目录] > 第46章: 一期一会1

《从此,不忧伤》

第46章 一期一会1

疏疏一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与某些人的缘分

就像夜色中开的花儿

不能见到阳光

黎明之前即自行默默凋谢

《小勉日记?心篇》

一期一会,其实是日本的一句俗语。那天问了一个朋友,他举了个例子,大概就是说“旅行车途中遇见一个谈得很投机的人,车到站了,道别了,或许就再也不会见了。可能就是一切随缘的感觉吧,在我们的生活中,你,我,他,也许常常遇见。

周末的法语课程依旧继续。平时老太太上课经常搞什么互动,对话演练都要找个伴练习,我和陈舟因为前后桌的关系也就日渐熟悉起来。课下的时候,也会聊天拉呱什么的,了解到他是北京人,在国外读了4年书,毕业后在国外工作了三年后选择回国,舍弃北京独身一人来到这个沿海城市,现在没有固定工作,做点兼职什么的,个性比较漂泊,喜爱自由不受拘束。哦,忘了说一下,陈舟是学建筑设计的。

“你相信男女之间有纯友谊么?”这天课间的时候,陈舟突然问我。

“为什么不信?”

“为什么要相信?”

“我们之间不是纯友谊么?这就是证明。”

“呵,你真是个单纯的孩子。其实,相信男女之间有纯友谊的,只能是一种愿望。”

“为什么是愿望?”

“男女之间存在纯友谊只是一种美好的愿望。刚开始两人可以声明彼此间是纯粹的友谊关系,但随着交往的深入,或者一方对另一方产生幻想,或者受到外界环境的影响,纯粹的友谊要么进化为感情,要么不自觉中就划上了句号。”

“那照你这样说,男女之间就不能当朋友了么?有时你会喜欢或欣赏一个人,但未必想和他/她成为恋人,欣赏和被欣赏是完全可以被理解与接受的,也可以并存的。”我歪着脑袋一本正经地回答。

“哈哈,你的想法是一厢情愿。不过没关系,有时爱情也是一厢情愿的,你说对不对?”陈舟发出愉悦地嗤嗤的笑声。

“不对,爱是两情相悦。少了一方,都不能叫爱情。”我严肃地纠正到,那表情那语调,活脱脱一个小古板。

“那叫什么?”陈舟还饶有兴趣地问,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斜照在他略带顽皮的笑脸上。

“单相思呗。”我轻松地回答道。

“哈哈,有意思。我发现你的想法有时真的很奇怪,我喜欢。哈哈。”阳光下的他笑得开怀,发梢在光线下闪着健康的色泽,仿佛也在释放主人的欢yu与喜悦。

本来就是。男女之间要么是恋人,要么就是朋友,干吗要弄什么第三状态,多累…我是个怕麻烦的人,所以我不喜欢暧昧关系。男女之间的感情就像一个万劫不复的旋涡,你要么远远地躲开它,能自觉地把关系放在适当的位置;要么波澜壮阔地卷进去。除此没有第三种方式可取,我一直是这样的想法。

“哈哈,这个问题估计‘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所以也没有确切答案吧。哦,对了,这个—给你。”说完,陈舟随手递过几张纸过来。

我看了一下,是几张人物素描。有背影的,有侧面的,有伏案的,也有抬头看天空的…看着我疑惑的表情,陈舟笑着说:“很面熟吧?画的就是你。”

“画的真好。比我本人好看很多耶,好多谢你。”

“我也得感谢你给我提供了灵感,哈哈。你很客气耶,老把‘谢谢’挂在嘴边,显得很生分哦。”

我不停微笑,表情也显得有点羞涩,不知道该如何作答是好。

“我喜欢画你的样子。对了,昨天来接你的那个人是你男朋友吧?”陈舟把脸颊贴在玻璃上,很可爱的样子。

“嗯。”一提到于勉,我就露出心花怒放的笑容,有些甜蜜是不经言语,不分场合都能自然喷溢而出。

“哦。”陈舟只应了一声,转头过继续透过玻璃看窗外的景色,双唇紧抿着,不再言语。这时,一阵风袭来,楼边的梧桐树叶在斑驳的阳光中簌簌往下掉,一群鸽子应声飞过。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一期一会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