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从此,不忧伤 [目录] > 第56章: 前兆3

《从此,不忧伤》

第56章 前兆3

疏疏一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寄情七世钟爱三生

颗颗皆为心中爱

轻轻朝夕柔摸黄昏

粒粒都是梦里缘

——《小勉日记?珍珠篇》

那个叫伊甫瑞姆的人在约翰内斯堡安静的参详、孤独的磨琢那些了不起的石头四十年,当他被亚历山大港的一家商人请去为他将嫁的女儿做戒指,他见到了这个在富家环境生长的单纯高贵、慵懒的女孩—20岁的米润,他并没有爱上。而是如坐针毡。原因在他看到眼前无瑕的她衣领上镶着珍珠的赝品,随后的事情是,他到处寻找珍珠,终于以高价购得,送给女孩作为礼物。两人从此分离。

……战争,颠沛流离。结婚,离婚,失去孩子。女孩贫穷到一无所有,却始终保留着那份珍珠的记忆。而他,仍在约翰内斯堡终日与石为伴。

而这一切,似乎都缘于那颗既不表示确定爱情也不定义长远相守的珍珠。

那么它代表什么呢?

姐姐告诉我说,一个人的命运就这样彻底改变。所以有人说珠宝有时也是另一种凶物。

跳过这句子。故事继续前进。战争年代里所发生的一切不是我们能想象,也不是我们所能理解。所有合理不合理的事情,可笑可叹可怜可爱的事情也是举目皆是,不再细说。他用心攒下的一粒粒宝石只是为了给一个女人做一件特别的饰物,他一直坐在那里。

直到有一天,她来了。

“我一直没有卖。”已是少妇的她拿出了珠子。

但是,他把宝石撒向空中,抢的人散去了。

他们依旧沉默对视,不言语。最后,她告别,他颔首致意。

没有再见。

这个时刻,手心中的那粒珍珠已经不是与锦衣玉食对等的东西,那是她有关青春和爱情的一枚记忆。所谓爱情、面包、生存问题、赠予载体等等问题,也抵不上女人的心如止水,因为她爱信仰甚于物质。

把珍珠握在手心。这,是她从容穿过一切境遇的护身。由于它的存在,她可以承受任何命运。对于时代,它是真正的奢侈品。它,是她的灵魂。这是一个怎样的故事?答案已不重要。

是的。珍珠是信仰,是寄托爱情灵魂的美丽信仰。

深深吸了口气,不去想,不去疑。打算洗个脸让自己更加清醒和冷静。洗面奶在手里打着转圈成温柔的泡沫,闭上眼睛轻轻揉搓着自己的脸颊,不争气地眼泪开始蠢蠢欲动,匆忙把脸低下去想沉浸在清冷的水中,脖上的项链随之也下摆着,慌乱中用满是泡沫的手捏着珍珠,企图不让它泡在水中。

一阵折腾后,当我意识到上面的字时,拿毛巾拭干,发现上头的字淡了很多,甚至个别字都几乎消失了,我慌忙摘下来,睁大眼睛仔细看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后面的四个字基本看不见了,脑子一下空白起来,失神委屈难过害怕…顿时失声痛哭起来,我不要这样,我不想这样。

我的心,开始疼痛。一种不祥的预感开始侵袭全身,发颤发冷,我没有办法假装没有发生过,残损的字迹仿佛撕着阴森森的獠牙在时刻提醒着我,我的爱,它的灵魂已出窍。

米润啊,我该如何?

……本章完结,下一章“ 冷冬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