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从此,不忧伤 [目录] > 第89章: 暖香

《从此,不忧伤》

第89章 暖香

疏疏一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曾经爱过你:爱情,也许

在我的心里还没有完全消失

但愿它不会再去打搅你

我也不想再使你难过悲伤

我曾经默默无语地,毫无指望地爱过你

我既忍着羞怯,又忍着嫉妒的折磨

我曾经那样真诚,那样温柔地爱过你

但愿上帝保佑你,

另一个人也会象我爱你一样

——《小勉日记?普希金〈我曾经爱过你〉》

又是秋天。

这是给你的第六封信,因为我答应过你,每年你的生日都要亲口跟你说“生日快乐”,不管用哪种形式。

-----原始邮件-----

发件人:"于小勉"

发送时间:2008-11-1100:00:04

收件人:[email protected]

抄送:(无)

主题:碎片。

在秋意正浓的时节,我开始恍惚地记起了那早春的雨。

对于四季变迁,自己并不是特别的敏感。于是,秋天也没留下特别美的印象。只是在郊外的田野见到金黄的丰收的颜色,在群山绵延的映衬下,觉得天仿佛格外地高,格外地干净,田野小溪边一片光秃秃的,而大山也格外地瘦了。

但深秋的萧瑟和早春的寒意我还是可以分辨出来的,因为那是完全不同的。每逢早春的雨,我总是无法入睡,听着雨水淅沥寂寞地敲打着窗台,想然我也是个浅眠的人。

很喜欢听雅立的《月半弯》。这个澳门的女歌手似乎鲜为人知,总是循环、反复、不断地放,一遍又一遍。也不知为什么,每次听到这首的时候,总是有一种温热而酸楚的感觉如潮水般涌上心头,涨在胸口,积聚在喉头,伤感地无法呼吸。

于是,在靠窗的位置,静静地看那漆黑的夜空,想着你在那三万英尺外的地方做什么呢?窗帘被风吹得啪啪作响,在深夜里回荡。风信子也不时地摆来摆去,我一点一滴积攒着勇气,努力地尝试让自己勇敢一点。有点傻气了。或许我应该感谢上天,让我遇见你。

不久前去了一个寺院,有些古老和荒凉了。大概是香火受冷落的缘故吧。季节不是很冷,依旧有蜜蜂的嗡嗡声。阳光寂寞,空山鸟语,风轻轻地摇晃着稀疏的竹林,发出沙沙的声音。屋檐中有风和阳光穿梭过去,像低低地哭泣。佛……他知道一切吗?其实我也不懂。

那年的深秋,在南方这个幽深的殿堂,空荡荡的大殿中众神也是如此怜悯地看着我,而今,景物依旧。

前天整理碎片的时候,听到很轻微的“咔”一声,一个小东西掉在地上。一张小小的SIM卡。这是我用过的一张SIM卡,你送我的。一时间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包围了我,许多朦胧的往事一下子如潮水一般向我涌来又退去。曾经在一起,曾经而已。我的眼泪忽然流出来了。好久,好久了,我已经学会不哭了。可是我为什么这么不坚强了?

那个晚上,坐在地板上,我不知道自己发呆了多久。夜很深时,窗外仿佛下起了小雨,小雨在阴霾的天空里绵绵密密地下着,那么地安静,那么地忧伤。

你说,你结婚了。那么,还有什么是我不能接受的事实?

一些行走或短暂停留,都是为了一个归宿。

写到这里,回忆、疼痛,你却开始遗忘。

故事最后还不是都一样。

时间彼岸。我们对看。被冲散.慢慢分裂。没有改变。

我只有预感。没有答案。

不管我们,习不习惯。可能向左转或右转。

不管我们,喜不喜欢。你看。故事最后还不是,都一样。

我只有预感。没有答案。

那些好感都不算,会犯的错还不是,都一样。

闭上眼睛,或许下一秒,或许以后…没有你也能呼吸。

我爱你,从手指到灵魂,

我想你一直站在我的心里,

时光越长久越清晰。

我不在乎安稳,没有剧本、没有伤痕、也没有沉沦。

我不敢说我不爱你的灵魂,我怕听起来让人觉得不诚恳。

其实,何时何地,

开始的开始,最后的最后,

都是一个人的天荒地老。

我们都需要明白的。

失去了,就不会再回来。而失去之前,要懂得珍惜。

我想在我不停回望过去的时候,时间已经从我的指尖流走了。

总是在恍惚中,最好的时候就过去了。

舍不得,舍不得,一程一程的纠葛。

那些或明或暗的日子已经过去,

悲伤变成了一种稀有的情绪,只存在于回忆里。

或许,在多年以后回想。你会嘲笑我的愚蠢。

但我喜欢这样清醒的看着自己愚蠢。即使万劫不复。

其实我们早在未出生前就已经牺牲。

谁都不是谁停留的理由。不是这么一牵手,这么一牵手就能够一辈子。

谁又真正理解过谁。谁又把谁当成自己的谁。谁又能够成为谁的谁?

我是谁的谁?谁把我弄丢了?我把谁弄丢了?

原来谁都给不起谁一个未来。

匆匆顾盼,念念不忘。温暖的手指,那是我的劫难。

已经穷途末路。

忘记一个人其实是很难的,尤其是附上了刻骨铭心的回忆的人,尤其是在这盛开着寂寞之花的江湖。事实上,曾经耳鬓厮磨过的人,是根本无法忘记的,所以我依然去了很多地方旧地重游,独自一个人。

通常是因为想起过去的某件事情为了验证某个情节想回到实地去看一下,然后就沿着长长的海岸线或者飘满落叶的马路走到过去的回忆发生的地方后我继续漫无目的地闲逛。城市不大,因为不是赴约不需要赶时间而我又没有什么其它的事情可以做,所以几乎可以步行到达想要的每个角落。

曾经在风里的,夏日午后丝丝入扣的甜蜜。一点一滴的回忆在都我的心里发酵,然后在往后的岁月里慢慢蒸发。我一个人的事情,一个人的事情。风轻轻地吹着,撩起我的长发在温柔的风中飞舞着,缠绵着。对了,我的头发黑了,直了。一个人,始终是瘦削然而却坚持美丽着。

2008就这样一路走来,秋意已是十分明显了。回首最后一次分别的场景,你的拥抱和我的目送,似乎就在昨天又仿佛已经隔了多少个沧海桑田?我将一直想你,一直回忆,这样你便会在我的记忆中永远地活在我的记忆中,将在我临死的那一刻温暖我即将腐朽的身体。

这么长时间以来,我没睡觉没发呆的时候,会看书会写字,还会背诵古诗词。今天,看了些关于杜拉斯的片段,让人心疼得想哭。一直记着你,就这样一个人生活着。

然后像杜拉斯的小说写的一样,在年老的时候,穿过拥挤的人群,来到你的面前,告诉你,几十年前,你年轻、聪明多才,几十年前我爱你,现在,你老了,可是我依然爱你。

嗯,不知不觉写得这么多了。知道你不喜欢看冗长无绪的文章,可是亲爱的我有好多话想在你耳边轻轻与你说啊。可我知道我不能再纠缠你了,不然连我自己都会讨厌自己的。请原谅我的失态,好吗?感谢你有耐性地看完上面这些琐碎的无聊呓语,都是思绪的碎片。

我知道无论怎样骄傲的女子,在爱情面前也是无可奈何,一伤便是终生难愈。在这个世界上,有三件事情是不能隐瞒的:贫穷、咳嗽和爱情。要隐瞒,只能是欲盖弥彰。所以,现在勇敢地告诉你,我依旧是想你的。让你知道,有这么一个人是这样地纯洁、淡定地爱着你……

但请你相信,我绝没有想去打扰你美满生活的意思,我也知道在很久很久以前你就已经不喜欢见到我了。姐姐一定很温柔,宝宝一定很可爱,而你,一定很幸福。生日快乐!

后记:

那一年,初相识三十二的你,二十三的我,三十二章,实属巧合。写这封信的时候,我的初衷本是写给于勉的,可发现在某些情感中却不经意地流露出对萧紫弘的思念。也许我本来就一直在萧紫弘身上看到于勉的影子,可个中又有些许不一样,这是非常奇妙的感觉。也许他就是他,他也是他。只是,我真的希望他一切安好,不管他是谁,现在在哪里。

亲爱的,我想你,更是爱你。

这已经是本小说最后一章了喔!点这里查看更多精彩的言情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