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楚宫倾城乱 [目录] > 第14章: 夜乱(四)

《楚宫倾城乱》

第14章 夜乱(四)

冰蓝纱X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凌云轩”是华帝平日最爱的休憩之所。里面不消说宝器琳琅满目,就是廊回曲折,假山水池便是集华国园林工匠之大成。华帝喜风雅之物,平日从全国搜罗来的奇珍异宝大多放于此,又自诩自己有凌云之志,遂把此处更名为“凌云”。平日欧阳箬往来此处也不少,只是从没有像今日这般紧张不安。

华国已灭,如今谁有能力,谁又有资格住进此处?

欧阳箬心念飞快转动,心底的答案呼之欲出。而她又是为何而来?为谁而来?

她猛地扭过头去,见宫灯下苏颜青清俊的面庞带着一丝丝懊悔不忍,宫灯被夜间的风吹得明灭不定,他的面容终于再也看不清楚。

欧阳箬只觉得心里咯哒一声,似乎心被摔成了千万瓣,尖锐的绝望还未淹没她,有一双手猛地扭着她的手,飞快地把她的双手捆上,推着她向前走去。

“咚”地一声,她被锁在了“凌云轩”中的“碧月阁”。嘴也被堵上了厚厚的棉布,四肢被捆着蒙在了床上。

昔日曾被誉为行若柳拂风,坐若闲庭花照水的华国第一美人,此刻形象全无,被捆得像个粽子一般。

欧阳箬只觉的自己连哭都哭不出来,方才凄切的绝望全被无奈惊恐覆盖住。若她猜得不错,她定是被当成暖床的工具献给了那个什么侯爷。

漫天漫眼的绯红色鲛绡帐轻轻薄薄地支在床四边,外面罩着月牙白的杭缎,墙上挂着几幅的华国名家的工笔仕女图,几个娇俏可人的仕女正嬉笑着扑着蝴蝶,面色如春。还有那多宝格旁几案上羊脂玉做的美人瓢……满室的旖旎暧昧之色,让她觉得一口气从胸口闷了上来。

不成,她不能光躺着不做什么。什么时候她欧阳箬成了这等束手待毙的羔羊?灭国的大变故给她的打击,几乎让她迷失了自己的本性。如今避无可避,只有想办法才能保自己一份平安。

欧阳箬奋起挣扎,挪了一阵,弄得满头香汗淋漓,却只挪了一小块地,捆着的手却越发疼了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似乎有阵喧闹声传来,欧阳箬再也顾不得手疼,银牙一咬,翻身滚下了床铺。

“咚”地一声,额头碰上地面,她只觉得疼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忍住即将呻吟出声的呼痛,她咬着牙贴着地面,向房内的一处重重垂幔滚去,若是可以逃得今晚,她一定要想法子逃出去。她还有流落在外的凌玉,还有德妃托付给自己的凌湘,她一定要活着,亲眼见到她们……

她正凝神思虑如何才能藏身,冷不丁见一双黑靴无声无息地立在她面前,她的惊叫只被棉布堵在喉头,成了咿呀可笑的声音。

下一刻只觉得天旋地转,再能看清楚时候,自己已经跌在了床上。

脸碰上那柔软的被衾,呼吸都为之一窒。

“你是谁?”深沉的嗓音冷冷地在她背后响起。欧阳箬被他一只手轻松地压在床上,只觉得胸腔里的空气被一点点地压迫出来,几乎要窒息了。

冷汗慢慢地划过她的面颊。欧阳箬口不能言,身上又不敢挣扎,身后的男人却是没有放开她的意思。

“你不说话就以为本侯没办法了么?”那自称本侯的男人声音冰冷如霜,一股凌厉的杀气直逼欧阳箬的后脑勺,若他手里有刀,估计她就人头落地了罢。欧阳箬苦笑地想。

“砰!”地一声,欧阳箬被他甩到地上,清凉的月光把她的面庞照得清楚几分,那男人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诧,随即隐没。

欧阳箬觉得身上的骨头几乎都被摔断了,全身上下无一不疼。清亮的眼中酝着泪意,却是始终不肯滚落下来。

“原来是你。”那男人的嗓音深沉如幽深的谭水。

欧阳箬集中视线,抬头看向他。他正面对着窗户,状似悠闲地斜斜靠在窗前的矮几上,一双眼中却是利芒闪烁,直刺人心。

两人沉默相对。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酒味,是华国的御酒“梨花白”。这酒入口清淡,但后劲却是极大。欧阳箬闪过这个念头,愕然发现自己竟然有这等闲情去注意这等小事。

下一刻,口中一松,原来是他把她口中的棉布给拿掉了。

“你来这做什么?”楚霍天冷冷地问,利目中满是戒备的神色。

欧阳箬闻言,不知如何却想要笑,原来是做奴才的想讨好主公,把自己给当成贡品给呈了上去,可笑他竟然不知道?想着嘴角轻轻上扬,却立刻疼得倒吸了口气。额头上的伤还在抽痛着。

楚霍天冷眼看着地上半躺着的女人,她有一张漂亮得令每个男人都忍不住疼惜的面容,可是她的眼睛却是冷淡含着嘲弄,看着他却不知回避躲闪,更无一丝的害怕。

酒意一阵一阵的上涌,他只觉得浑身热得难受,眼前更是开始模糊,但是多年养成的习惯让他强撑住,戒备地看着她。

虽然只是个被五花大绑的女人。

————————

鲜花,推荐,收藏哦,冰冰在此谢谢大大们。群号:45531404,欢迎大家来呀。一天两更以上,正在热坑中……

……本章完结,下一章“ 夜乱(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