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晨爱落定 [目录] > 第15章: 做戏(三)

《晨爱落定》

第15章 做戏(三)

柳晨枫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局面一下子因为龚诗钧的话而被打破,纷纷随着音乐的扬起而跃入了宴会大厅中空旷地带的,多半是年轻人,当然也不乏一些舞艺不错,老当益壮的老年人。

而对于被众人围堵的凌彦泓而言,眼前的安排无疑是令人满意的,但是他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相反的他视线冰冷,扫视了全场,从庄文天和落文可的身上漂移之后,最后来到了身边的龚诗辰身上。

凌彦泓没有说话,唇角一勾,已经拉着龚诗辰迈入了舞池之中。

当然这个时候他依然是焦点,和没有进入到这个行列的庄文天相比,凌彦泓立刻引起了众人的关注,很少看见这个年轻人有如此娱乐的一面,他冷酷而桀骜,给人的感觉疏离而不易靠近,据说之前的名流晚会,有女性邀请他跳舞,只落得一鼻子的灰。

这个男人高傲的张扬,却有着张扬的资本。

他的冷酷,他的邪魅,他的笑,他的狠,都是致命的诱惑,让女人们忍不住尖叫,让男人们忍不住妒忌,包括一些老当益壮的,年轻时风靡一时的富豪们,也不由的腹诽一下这个令人妒忌的小子。

他的手扣紧了她的腰,让她没有办法和他拉开合适的距离,也许自婚礼过后,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近的可以闻到他衣领间那淡淡的古龙水的味道,她的额头之上就是他刚毅的下巴,他只需微微低头,他的唇,近的就要碰触到她的。

悠扬缓慢的舞曲昭示了第一曲的舞步自然是缓慢的,大概是考虑到来宾里老年人居多的缘故,太过欢快明亮的舞曲不太适合大家。

所以,这只舞除了适合老年搭档们,更适合情侣间卿卿我我。

卿卿我我?龚诗辰的脸微微的红,她还没有和哪一个男子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扬起脑袋,有些不自觉的想拉开距离,可是背后那有力的大手让她没有办法和他拉开距离。

“你很喜欢做戏。”

终于,她还是鼓起勇气,对着他冰冷的眸子,却带着笑容的脸,而不甘心的指控了。

她只是他手中牵线的木偶,这一点她深刻的明白了,只是,被主宰的次数多了,她有些忍不住要指控一次。

“是吗?”

他笑的更浓,可是眸子太冷,无形的寒意,让龚诗辰瑟缩了一些,她的话惹恼了他吗?

龚诗辰的眼眸里明亮清澈,有着勇敢的光芒,却又带着淡淡的怯懦,就好像是惹了麻烦想当乌龟的笨蛋,她选择闭嘴了。

只是,他不允许她闭嘴,俯首吻她,不客气的,看似温柔却缠绵的,令四座一片慨叹,凌彦泓果然是惊世骇俗,凌彦泓果然是疼爱娇妻。

落文可和庄文天迈入舞池时,落文可不小心踩了庄文天一下,正抱歉的笑着,庄文天唇角勾起,不以为意。

只是,他没有忽略落文可的视线,越过自己的肩头,落在了那对拥吻的人身上。

“你怎么可以――”

龚诗辰脸红的指责着凌彦泓的过份,做戏做的要牺牲她的形象,太可恶了,她这辈子还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如此戏弄,脸更红,煞是迷人的生动。

龚诗钧脸上微微的难堪,和父亲忙招待着别的客人。

而凌彦泓那近乎威胁似的眼神,让龚诗辰识趣的闭嘴,如果她在说下去,她知道他还会再吻她,尽管他们名义上是夫妻,可是她知道,名存实亡而已,被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吻了又吻,实在是一件恼人的事情。

可是,她不知道自己一脸绯红的样子,让凌彦泓又一次俯首,她正想踢他一脚,非礼,占她便宜,龚诗辰如此定位凌彦泓的这个举动,但却没有办法逃避他的吻。

落文可不小心又踩了庄文天一脚,庄文天依旧是淡淡的微笑,只是眼底里一抹了然,没有人发觉而已。

……本章完结,下一章“ 交换舞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