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晨爱落定 [目录] > 第25章: 酒醉的男人

《晨爱落定》

第25章 酒醉的男人

柳晨枫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龚诗辰一个人吃罢了晚饭之后,无聊的打开了电视机,看了一会儿电视剧,便倦意袭来。

上楼洗澡,睡觉,一如既往的单调,不是她不想改变,而是她等待着凌彦泓觉得惩罚足够时,还给她应该有的自由。

如果她猜的不错,当凌彦泓厌倦了如此的惩罚方式,当他觉得她的存在已经没有任何价值,哪怕是泄愤的价值时,他会放开她。

事实上,龚诗辰猜的不错,只是事实难料,她算准了战略战术,却算不准这战术中出现的变数。

当龚诗辰迷迷糊糊的做着梦,啃着自己爱吃的玉米棒时,电话铃声把她吵醒了,这个一直存在着的分机,很少响起来的电话,刺耳的在半夜三更的时候响起来了。

龚诗辰有些不敢确定的起身打开了灯,听着仿佛不肯停歇的电话,皱眉,抓在了手中。

“喂!”

这个时候会是谁给她电话呢?

“呕――”

呕吐的声音让龚诗辰第一时间把电话放到了耳朵一边,正准备生气的挂电话,突然间意识到了可能是谁时,脸上微微的变化。

“老公?”

老公这个字眼,实在不是她喜欢的,不过为了能够让凌彦泓不借题发挥,她忍受了,叫的习惯了,便也不那么别扭了。

“唔,呕~”

又是呕吐的声音,让龚诗辰立不觉气恼起来,语气中带着淡淡的烦躁道:

“神经病!”

挂上电话之后,为自己的猜测而唾弃自己,怎么居然会认为是凌彦泓打给自己的电话呢。

关上灯,拉上被子,正准备睡觉,电话又毫不客气的响了起来,龚诗辰气恼的用被子盖住了脑袋,但是电话顽固的响着,最后还是不得不爬起来,拿起电话正要发作,却听得电话那端沙哑的声音,喘息着,有些隐忍的愤怒和委屈道:

“给我开门!钥匙忘了带了。”

果然是自己的老公?龚诗辰确定是了凌彦泓之后,挂了电话,微微迟疑了一下,还是穿着拖鞋跑了下去。

打开房门,一个高大的身形直直的压了过来,还好她反应及时,第一时间扶住了这个马上就要倒下来的男人。

没有了临出门时的那种轻松愉悦,没有往日的冷酷和邪狞,没有了多日以来没事找事的冰冷语调,没有风姿勃发的潇洒,没有衣冠整齐的挺拔,只是,站立不稳的他想推开她自己走路时,却险些直接向地板趴去。

出于本能,龚诗辰扶住了凌彦泓。

酒气很重,他没有说话,只是无声的在她的搀扶下走向了沙发,然后一屁股坐下之后,难受的扯开了衬衣的钮扣,脸色难堪的他,没有求助龚诗辰,而是起身准备去接水,这个时候这样的狼狈,他并不想被任何人看到,尤其是眼前的女人,可是她却看的干干净净。

所以英俊的脸相当的憋屈的难堪,刚起身,又险些被绊倒,龚诗辰本来是不想管他,一点儿都不想管的。

但是,如此冷血无情的走掉,说不定第二天报纸上就会报道,凌氏年轻有为的总裁,客厅暴毙呢,看他的样子,醉的要死了,怎么回来的呢?

他怎么会醉成这样呢?他的脸上除了悲伤,还有更多的愤怒,还有隐忍的难堪和不甘,谁让他变成这样子?

“水!”

她递过来水,看着连续两次要站起来都失败的男人,转身离开。

老实说,这个时候她真的很解气,看见他如此狼狈不堪的样子,她爽的狠,真想当作隐形人对他不闻不问。

“别走!”

一把拉住她,力气居然如此之大。

龚诗辰想挣扎,甚至想给他一耳光,他把她当成什么了,他以为她就是那么好欺负,好说话吗?想要羞辱的时候羞辱,想要留下的时候留下?

一股气不甘心,龚诗辰试图甩开凌彦泓的钳制,厉声道:

“对不起,我只是你的女佣!”

和一个醉酒的人如此计较,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可是如此被他拉住实在是不甘心,心口的恶气可是因为他聚集了顶点呢。

“我只想抱抱你!”

他不说话,死死的扣住她,不管她是不是被自己羞辱的女人,不管她是不是自己讨厌的女人,不管她是谁,不管那么多。

心痛的感觉难以呼吸,而她的身体给予的温暖,才是他此刻唯一能够抓住的依赖。

凌彦泓紧紧的扣住了龚诗辰,抱在怀中,一动不动的,闭着眼睛,渐渐的平复了自己的呼吸,渐渐的适应了呼吸时不再心痛的感觉,直至他渐渐的被酒精麻痹了神经,直至搂着她便睡着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开始夜不归宿的丈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