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晨爱落定 [目录] > 第6章: 娇妻冷遇(一)

《晨爱落定》

第6章 娇妻冷遇(一)

柳晨枫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龚诗辰在无数的女人羡慕和妒忌的视线中成了凌彦泓的妻子,就像那个庄文天的妻子落文可一样。

只是一个是横空出世的黑马,清纯秀气的明媚动人,龚诗辰的名字之所以第二天会出现在报纸头条,就是这个原因,她有着别样清丽脱俗的气质,男人们都说凌彦泓眼光不错,美女们都认为其实自己也可以清丽脱俗,只是没有龚诗辰的运气而已。

但是却没有人知道,这么好运的人,结婚当晚遭受的待遇。

当鲜花和掌声从她的眼底和耳朵中消失时,凌彦泓和她之间就像是陌路人一样,当她在贴着双喜的豪华卧室看着他离开时,就觉得那背影是一去不回的背影,果然,是夜,她独守空房。

她在等待中,好奇和紧张,失望和无奈中睡着了,连婚纱都没有脱掉,就睡着了。

昨晚凌彦泓什么都没有说就离开了。

龚诗辰不知道他去哪里,他走的时候脸色吓人。

当第二天早上报纸新闻里纷纷报道这两对轰动一时的豪门婚礼时,龚诗辰这个落单新娘还在睡梦之中。

梦里,凌彦泓的笑容依旧是那么邪恶,梦里他也是离她而去。

睁开眼睛的时候,龚诗辰无奈的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脸蛋,让自己清醒起来,告诉自己没有做梦。

是的她知道自己没有做梦,这里是昨晚的那个房间,这是凌彦泓的房间,可是凌彦泓一晚未归。

如果说教堂上,她还没有完全理解:YesIdo的意思的话,现在似乎明白了,那句话应该翻译成:我知道了,而不是:我愿意!

他压根儿不想娶她的,还是例行公事的一般完成一个任务而已。

她陷入了一场悲剧的婚礼了吗?

龚诗辰一边想一边脱下了身上的婚纱,怪不得昨晚睡的那么不舒服,原来是因为这婚纱勒的她的胸部不舒服。

正脱的起劲,脑海里天马行空的想着自己怪异的婚礼,不知道凌彦泓拿她到底作什么的时候,门被打开了,就这样,衣衫半-裸的龚诗辰惊慌而不知所措的看着打开门的男人,凌彦泓带着血丝的眼睛看到了她。

玲珑的胸部包裹的恰到好处,雪白的肌肤泛着淡淡的光泽,可见极为柔滑。

而她这个姿势,看似掩饰,则更像是诱惑。

他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疲惫的眸子里出现了一丝的迷离和情yù。

他站在门口,她站在镜子旁,两个人之间似乎渐渐的燃起了一层火花,而她如小鹿般的眼睛让他心头一阵烦躁,迷离的眸子顿然清冷。

“继续!”

他命令着,自己则走向了大床一边的台灯柜,打开抽屉,取出一封信函,然后起身,似乎扭头就要走。

“凌彦泓――彦泓?!”

一着急,龚诗辰呼唤出了他的名字,从昨晚到今天,他算是什么,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她。

“叫我老公!不要叫我的名字!”

他冰冷冷的表情,说出的话也同样的冰冷,让龚诗辰错愕当场,看着他转身的背影,一种难以言喻的受伤袭满全身。

……本章完结,下一章“ 娇妻冷遇(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