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美人归期 [目录] > 第1章:零阕 楔子

《美人归期》

第1章零阕 楔子

落棋砂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要如何才肯放过他们性命?”

这夜,乌云压顶,天色异常,月轮被完全掩在黑云之中。沂湎山昏暗无光,细雨靡靡,阴风飒飒,摩挲拉扯着零落的树枝残叶,摇曳出一路嚎哭般的碎响。

山腰断崖之上,有一道藤索吊桥,晃晃悠悠,桥的那头,雨雾氤氲,看不清切。那一头,便是南蛮之地,过了去,便是自由,四国纷争,名利喧嚣,再无瓜葛。

她坐在桥边泥地上,怀抱一名女子尸首,蓑衣上片片是血。清柔声音沦为沉哑,苍白面上那些湿亮的,辨不清是雨,抑或泪。

“他们必须死。”

仿如初见时般,那人着一身金丝龙纹月白长衫,安静骑坐宝骏之上,罕见的赭色眼眸,宛如和田宝玉,不带一丝涟漪。

四围持刀握剑的,都是他的伏兵,地上跪着的,皆是他的囚徒,泥土里倒下的,尽是他手下斩杀的尸首,这个雨夜史前地晦暗无光,也是她这一生经历过的最昏暗最血腥的夜晚。

“他们是无辜的……”

她抱紧怀里已然冰凉的尸身,“如果百姓为自己的王室效力也有罪,那我愿以我血替他们赎罪……”

“寡人要你命何用?”

那人淡淡道,“念你引贼有功,寡人会留你一命,认罪回宫,既往不咎。”

“引贼?”

她怒极反笑,“分明是你利用我!枉我还信你仁慈守信……”

那人眸光微荡,转瞬笑意倾城,“寡人从未叫你相信,一切,皆是你自作聪明。”

“是……怪我,怪我。”

她也笑,笑得满眼是泪,“你那么早便提醒过我,是我自己忘记了。”

“放肆——!”

一道身影策马而出,拔刀怒视,“你不过一介冒牌货,陛下的弃子,竟敢对陛下这般大呼小喝!还真把自己当那汧国公主金枝玉叶么!”

“若我是,又如何?”

她冷笑起来,目光直直戳向白衫人,“羲王陛下英明睿智,又可曾想过,自己也有被蒙在鼓里的时候?”

白衫人眉心一跳,赭玉眸里终于澜光晃荡,“你……可知自己在说什么?”

“即便棋子,也有兵帅将卒之分。”

她放下怀中尸首,摘去头上斗笠,墨黑夜空一道惨白闪电劈过,照亮那黑白分明的瞳仁,“阿尧,有些棋,是弃不得的……”

从袖中取出一双木箸,她双手端着,望着那尾端美丽的金纹藤蔓,目中一丝怔忡。

那是他亲手为她画上的。

忽地想起那日离别,平素淡泊和静的她,竟也会依依不舍地跟在他身后,踩着他的影子,彷如小孩般说着任性的话。

“喂,我要走了……你送我样东西好么?”

“好,你要什么?”

她没料到,他竟会答应得那般爽快,心里有些甜,有些喜,有些受宠若惊。

如今想来,不过做戏罢了。

清脆一声,犹带体温的木箸被折成两段,她望着他淡淡一笑,声音清清冷冷,“抱歉啊,你们都被骗了,我根本不是什么替身啊。”

长袖一荡,她便那般漠然地将木箸扔下山崖,夜色朦胧,细雨氤氲,冰凉而灰白的雾气,将画面渲染得如一纸黑白水墨。

“皇天在上,后土为证,我,汧王千翎,以北汧国主之名立下血誓,若今日羲王伏尧在此屠我子民血染沂湎,我将抛颅洒血不惜一切代价毁灭羲国王室!”

“山崩不改,海枯不变,此魂不尽,此恨不绝,羁绊不止,纠缠——不休!”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一阕 恍,再生缘,金风玉露初凉夜 0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