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深藏不露,妾的纨绔昏君 [目录] > 第106章: 一定情缘

《深藏不露,妾的纨绔昏君》

第106章 一定情缘

淡墨菲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一百零六章一定情缘

苏离兮微微恍惚,眼看他风尘仆仆,像是赶了很久的路?目光中不由纠歉……

安郡王知她想法:“我接上舍妹,心中牵挂着你,日夜兼程回来,来不及回府,特意绕行到水韵坊前,不曾想竟看到坊前挂着你的聘牌,心道不妙,便冒冒失失闯进来了!幸然来得及时,不让你受那些小人羞辱……”

苏离兮想了一下,即刻双膝跪下:“奴婢深知郡王怜惜奴婢的才艺,多次出手相救,前日救下娘亲,今日又仗义救下奴婢,奴婢内心感激不尽,只是连累到安郡王清誉受损,婢女惶恐不安……”

恩人就是恩人,她岂能再做他想?……

安水屹上前几步,上前搀扶起离兮:“你怎知我只是仗义救你,而没有私心呢?你兰心惠质,如今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

她惶然抬起头,他的眼神清澈坚定……

她有些晕眩,疑心自己大概是不是听错了?

他们相处的时间不长,可彼此关系总令人看不透,隔着薄薄一层窗户纸……

苏离兮含羞低头,心儿狂跳不已……

安水屹清浅一笑:“我今日既然当众许下你,便不会食言!你且放宽了心,来日定不会负你……”

苏离兮脸颊火烫起来!

两人相识以来只谈琴言舞,今日可算是说破了。

只是不想,她竟有这般的好福气,能赢得安郡王的垂怜,娘亲儿知晓是否能够心安?……

“他说:只是,如今你身份毕竟有碍,还不能名正言顺的将你迎回府中,要难为你在这烟花之地委屈一时!将来,待我寻得机会上禀太后娘娘,定能解除你妓籍之苦!……”

苏离兮心中一喜,这舞伎奴婢的身份背负太久了,若是能解脱,自是高兴不已!……

她细语说来:“奴婢能攀得郡王垂爱,真是惶恐不已!万不敢在作它想连累郡王的名声……”

“离兮,你我非要如此生分了吗?……”他轻轻牵起她的手:“你现在,一口一个郡王,我倒是怀念你我当日在树下言论歌舞之时,还是依旧唤我,水屹……”

苏离兮的脑海中不由想起那梨花漫天飞落的日子,内心情愫涌动。她是真心喜欢他这个人……

“呵呵,今日我不能久留,舍妹安茉葭还在门外的马车上等着,改日再来探望你了!你要好好珍重自己……”

“那奴婢送送郡王……”

他凝神看她,眼眸似有责备……

苏离兮改口:“那我……离兮,送送你……”

“唤我水屹、或者三郎,我在安氏族中这一辈,排行第三……”

“水屹……”她内心喜不自禁,声音低如蚊虫……

二人出得门外……

苏离兮看得一辆马车,车帘子悄悄掀起……

隐隐约约看到一女子端坐在车厢内。

灯火昏暗,却见得那女子肌肤胜雪,面容极为清雅高贵,眉眼与安水屹相似,想就是安府的小姐了……

苏离兮缓缓行礼……

那尊贵的安小姐目光极其清洌,她冷冷瞟了苏离兮一眼,神态很是不屑:

“兄长,就是为了此等烟花女子在这污秽之地停留?几个月不见,兄长真叫妹妹心寒……”

安水屹微微一笑,伏在离兮耳边言道:“你别在意!我妹妹向来性子清高……”

“离兮不敢……”苏离兮摇头,人家是贵族小姐,自然不能接受亲哥哥,找自己这样奴婢身份的女子!

“好好珍重自己……”他重重握了她的手,登上了马车……

………………

亲们,更新到这里,终于快要与以前的文章接上了!

《深藏不露,妾的纨绔昏君》改编于墨的一本旧书《邪魅舞夜--宫舞伎》。

四年前,《宫舞伎》写到将近十万字的时候,由于种种原因,读者反响不好、收藏低、评价少、点击量低、墨越写越没有信心,越写越灰心,进入到创作的低迷期……

再加上身体原因,以及来自各方面的压力,懦弱的墨,中途弃文了……

对不起读者们,墨只能不断的逃避,不敢回来看评论,不敢回来面对大家,更不敢接受读者们的询问。

强/迫自己忘记冰凝、忘记白羽、忘记伊依、忘记风、忘记海裟椤、忘记陶然……

忘记自己,曾经是一个热爱写作的人……

这些年来,墨碌碌无为,偶尔突然想起来,总是觉得心里堵得慌,觉得有什么事情没有完成,会是墨人生中的一个大遗憾……

现在,墨鼓起勇气、重新拿起笔来写……

不是为了什么,只是想给那些喜爱看墨的书的读者们一个交代,也给自己的写作人生,一个交代……

墨不要鲜花,不要咖啡,不要任何的奖励……

您的阅读,就是对墨最大的鼓励!

如果您喜欢墨的书,就常常来看看吧!……

敬礼,鞠躬……

……本章完结,下一章“ 司徒姨娘”↓↓↓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