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深藏不露,妾的纨绔昏君 [目录] > 第20章: 病泱泱的娘亲

《深藏不露,妾的纨绔昏君》

第20章 病泱泱的娘亲

淡墨菲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二十章病泱泱的娘亲

透过朦胧的水光她看到了桶底粗燥的纹路!她喜欢水儿,更加喜欢待在水里的感觉,她冒着被师傅责打的危险偷偷跑到湖边泅水。

清水洗掉了掩盖容貌的乌粉,她静静地看着水中的容颜。

淡淡的月光下,清凌凌的水面倒映出一张清秀美丽的面容,头发随意的挽了一个松松的髻,插着一小朵的淡黄色栀子花,几分随意、几分逸然。

平日里,在外人的眼中,这张脸平凡、胆小、羞涩、内向!

可她自己却看得清楚,那一身虚假的柔顺外表之下,却隐藏着坚强与傲骨!

娘,喜欢温柔、恬静、乖巧的女儿!娘,是苏离兮在这个空间唯一的亲人了!所以,她要做一个让娘安心踏实的孩子。

“咳咳、咳咳,离兮,是你吗?”小屋里传来低哑的声音。

苏离兮慌忙将脸从水桶中抬出来,用手抹去脸上的水花而,笑嘻嘻地回答:“娘!是我…”

屋子的门打开了,苏荷清一瘸一拐的走出来:“离兮,你今天回来晚了些。”

“哦…”苏离兮吱吱呜呜,悄悄将红肿的双手藏在了身体后面:“郦师傅让我们背诵鹭羽舞的舞谱呢!”

一脸憔悴的苏荷清,用手扶着门框略感震惊:“你们、你们都学到鹭羽舞了?时间过得这么快?”

是啊,时光过的太快了!转眼间,离兮就要到十五岁了!舞艺学到了鹭羽舞,就证明童舞伎们快要长大了。

用不了多久,孩子们就要成为正式的官舞伎,在歌舞坊中登台献艺了!真到了那个时候,任什么肮脏的男子,都可以来染指她的宝贝女儿了。

舞伎的命,就是这样的低贱!苏荷清的眼瞳中漫过淡淡的忧伤。

离兮小心翼翼的问道:“娘,您怎么了?您身子又不舒服了吗?”

苏荷清挤出一丝笑容:“没有!娘很好,只是想起了从前的事情!鹭羽舞…娘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曾学过呢!咳咳、咳咳……”

“是吗?”苏离兮轻笑道:“那女儿跳给娘看好不好?”娘最爱看她跳舞了。

“好!”苏荷清压抑住伤感点点头儿,缓缓地说道:“我的离兮,舞艺是最美的!”

女儿,盼着你长大,更惧怕你长大!

“就用这一根树枝代替鹭羽吧!”离兮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根儿枯枝,她忍住手指上的痛疼,也不能让娘看去蹊跷来。

幸好是黑夜呀!娘的眼神不好,大概看不出她手指间的伤痕吧?她朝着母亲甜美一笑,闪烁的星光下,她的容颜瞬间变得美丽动人。

朦朦的月光撒下,她手执树枝优雅的舞动起来!与白天那笨拙的舞动判若两人…

那干枯的树枝在她的舞姿中仿佛焕发新绿的生命!她的身姿是如此的曼妙,远远胜过了水韵坊中所有的小舞伎们…

若是被鄙夷她的郦师傅和众舞伎们儿看到,还不知道要有多么惊讶呢?

只有在娘亲的面前、或是空无一人的时候!

离兮,才会展现她真实的、绝伦的舞艺……

……本章完结,下一章“ 舞蹈天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