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深藏不露,妾的纨绔昏君 [目录] > 第38章: 思念一个人

《深藏不露,妾的纨绔昏君》

第38章 思念一个人

淡墨菲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三十八章思念一个人

郦飞烟抹去苏离兮额头的雨水,用力地点点头:“我不会说,你放心。”

离兮摇头:“我知道姐姐不会说,可难保她们都不会说!姐姐人缘好,大家都喜欢你!你帮我和她们求求请。”

“行!我一定尽力和她们说,可是,你这样荒废一个月的练习,怎么能应对官舞伎的考试呢?真是叫人发愁。”

离兮却不答话,轻轻倒在郦飞烟的怀抱中……

夜深了,苏离兮回到水韵坊的小偏院子!

一进门就听到娘亲连续不断的咳嗽声音,在黑黑的夜色中声声沉闷而憋却,她步履艰难,心里就像针尖儿扎了一般的痛。

两世为人,她不怕自己吃苦,就怕娘亲心里难受……

来到这个时空的前几年,苏荷清还能勉强拖着残缺的身子,在水韵坊中做做苦工,洗洗姑娘们的衣服,可后来她的身子越发得糟糕了,手不能提、肩不能挑,其他的杂役们和姑娘们都都讨厌听到她连续不断的咳嗽声,怕沾染上晦气。

于是,舞伎们的罗衫再也不肯给她碰一下,她就变成了一无是处的人,只能呆在小偏院里。这些年来,对亏了幼年时几个姐妹的照应,依靠着大家的救济和为数可怜的积蓄艰难的生活着。

在这里,娘亲就是苏离兮最最重要的人,她什么都不怕,只怕娘亲伤心。

苏离兮小心翼翼走到床边,看到睡梦中的娘亲眉头笼罩浓浓的愁云!

“咳咳、咳咳……”娘亲紧闭着双眸在梦中低语:“清远、清远,你在哪?……”

苏离兮的眼眸蒙上一层淡淡的薄雾!这么些年了,虽然娘亲什么也不说,她却知道娘一直在痴心不悔的等待着一个男人,一个叫做‘清远’的男人。

无数次,她听到娘亲在梦中呼唤他的名字。或许,这个不知道姓什么的男人就是她的父亲吧?

为了谁?等着谁?是怎么样一个痴情不改,让一个舞伎苦苦盼望了一辈子?这样守着一个虚幻的爱情之梦,值得吗?真的值得吗?

苏离兮恨这个叫‘清远’的男子,恨尽天下所有负心的男子。无论他是不是这具身体的亲生父亲,她都恨透了他,永远也不能原谅他!

离兮轻轻为娘亲盖上棉被,想想自己如今连童舞伎的身份也没有保住,娘亲不知道该多伤心失望?瞒着吧,能瞒多久就瞒多久。这是一个无眠的夜晚……

天色蒙蒙亮的时候,苏离兮就悄悄的起床,拿着一套粗布的婢女衣服到院子里换上,让低等舞伎们也看不起的婢女生活就开始了……

负责管理杂役们的张嬷嬷,命令她清洗内间的厨房,外间的楼梯,污水、油烟、剩菜、沾染了整个身体……

她蓬头露面的趴在地上擦洗着楼梯板……

……本章完结,下一章“ 笑对人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