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卿本殊色,跟班太子妃 [目录] > 第12章:疑是故人来(12):我总得在你身上讨些什么回来才划算

《卿本殊色,跟班太子妃》

第12章疑是故人来(12):我总得在你身上讨些什么回来才划算

唯止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到客栈时,已入夜。天边一轮残月高悬,泛着清冷光亮,映照着地上皑皑白雪,身后莽莽山原。

此刻风消雪停,万籁俱寂,耳边只有人脚踏在雪地上的窸窣声响,桑柔看着前方长身玉立的男子,心头沉重。

在马车上,她问他,既然知道她的身份,为何不杀她,反而还竭力保护她。

而他却只是淡淡地说:“你折损了我三千精锐,我总得在你身上讨些什么回来才划算。不过,你一不能上阵杀敌,二不能下厨做饭……”顾珩卷起手中的书册,对着额头轻敲了两下,作苦恼思索状,过会儿才说,“我回齐国不久,府中冷清,身边也没个贴心的随侍,你方才这包扎功夫还过得去,不如就先将就着让你顶一段时日。姬科既然能看得上你,想必你琴技也该不错。那闲暇时还能赏月听曲儿,以解乏闷。”

这样的答案如何让人也无法信服,但顾珩却一派认真说事的模样,她无法驳辩,也不能够追问深究。

又问及几日前河关城一战,顾珩倒是没有遮掩,跟她一一说明。

早在齐国派兵北上的时候就兵分四路,大队扎营北河南岸,另派两队精兵分别包抄河关城东西两面,与此同时,特派亲信带着厚礼直接秘密前往楼国国度,与楼国太子会晤。

姬科虽早有归隐之心,但却仍旧受楼国国主厚待,不仅授予兵权,甚至将过往都封给太子的左屠耆王称号给了他。楼国太子本对姬科有戒备之心,此时借由齐国之力除去他,不过顺水推舟,坐收渔利。故而迟迟不见援兵。

那晚齐国奇兵突降,姬科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力。

再联系符山源川的战役,桑柔细思后惊觉,顾珩智谋果非她所能堪破。

大张旗鼓北上攻楼国打河关,或许不过是个幌子,以招天下人的目光,而实际上,他们真正的主力在南方。

符山源川两地本是齐国领地,之前被申国趁乱侵占,两国为争抢这块土地,来来回回打了好几年,一直未有结果。

其实顾珩原本的目的在此。怪不得,那日他们偷袭,齐军只出了寥寥三千军士,传说的十万大军,不过只是个幌子,真正的主力军一直在南方。

桑柔冒胆将心中想法说与顾珩求证,他点头承认,又说了这样一句让人寻味的话:“这些不过是眼前所能看到的利得。”

那就是说,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长久谋算。

桑柔想这个人真是不能惹,只可结交,不可结仇,不然连自己是怎么死都不知道。她开玩笑似地说:“太子将这些尽数说与我听,桑柔毕竟也曾受过姬科的恩惠,虽相处不久,但终归有感情在,便不怕我伺机替他报仇吗?”

顾珩却忽然一脸正色地看着她说:“那你会吗?杀了我,替他报仇?”

他忽来的认真让桑柔有些始料不及,但不及她回答,顾珩已经收回了视线,放在自己手中的书册上,长指微动,书页轻飘飘翻过一张.

他说:“虽然我不愿过问,但是不意味我一无所知。桑柔,你远来北狄,不要告诉我是为了游山玩水?而你入姬科府中,究竟几分是情势所逼,几分是另有所图,我且不计较。但就如今情势而言,你已经失了姬科这个靠山,不如趁机抓住我,或许我高兴了,便可以助你完成心中所愿。”

……本章完结,下一章“疑是故人来(13):一切都,止于生死,止于流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