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卿本殊色,跟班太子妃 [目录] > 第13章:疑是故人来(13):一切都,止于生死,止于流光

《卿本殊色,跟班太子妃》

第13章疑是故人来(13):一切都,止于生死,止于流光

唯止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虽然他的话仍带着几分模棱两可的意味,但仍让桑柔听得心惊,他知道她在北狄的事情,她不意外,但此番话说明他似乎对她过去也有所知晓。他知道多少,了解多深,桑柔拿捏不准,亦不敢多问,怕多说多错。

顾珩这人,令她琢磨不透。她心中警戒更深,但更明白几分,以后在他面前最好不要故作聪明,除了一些不可说无法说的旧事,往后在他面前心思还是放简单好。而他后面的一些话不无道理。

的确,仅凭借她一人之力,恐怕是无法完成自己的计划。倒不如,卖力于他,借他之势,成己之事。

两人倒是很快达成共识。

····

白日在车里睡得久了,桑柔在客栈房间里辗转反侧多次,仍是了无睡意,便索性起来。

整个客栈都被包下来了,除了明里暗里的护卫,便再无他人。

桑柔慢慢踱步到了后院的时候,没想到顾珩也在此。

头顶云薄月白,院角桌前他一人独酌。桌旁放着个小火盆,烧得火红的木炭散着热气。

顾珩看见她,也没说话。桑柔想了想,还是走过去,在他对面落座。

几番酒水下肚,夜色已深浓。残月从院子檐角稍露半爿面目,寥寥落落几许清辉,衬着树上屋顶的厚厚积雪,更显得北地冬夜冷寂。檐下的灯盏倒是在无风的夜里燃得兴起,阶前院落的积雪被扫到两侧,露出的灰白石面上,淌着火光灯光月光溶溶一片。

桑柔几次抬眼看向对面的男子,不得不说,他安静倒酒品酌的从容模样,像极了穆止。但穆止不爱饮酒,他喜茶,尤喜香雪毛尖。

她曾急匆匆地灌了一杯他刚泡好不久的香雪茶,烫得嘴里起了泡,被他半斥半责了一冬天。还命令往后她若喝茶,不经过他的手,不准喝。着实霸道无理了些。

如今随着人逝岁月远,早已难寻得半分残痕。一切都,止于生死,止于流光。

四野俱寂,月色清薄。

桑柔将满腹心殇疑问统统压下,端起酒壶给自己再续了一杯,将旧忆纷繁与现实困惑随酒水咽下肚。倒是顾珩在她再次伸手触上酒壶的时候止了她的动作。

他手指修长,节骨分明,两指点扣在她腕口的衣袖上,力道不轻不重。

“酒,少饮宜情,多饮伤身。凡事凡物,应当节制,点到为止为好。”

桑柔嗤笑出声,说:“太子言之有理。但人生几何,酒肉欢,笙舞乐,赏心悦事,处处克制,不得尽兴,过得不免憋屈!”

说完,手下用力一抽,将壶挣抢了过来,但顾珩动作更快,不及眨眼的功夫,酒壶已经被他握在手中,连同她的手一并扣住。

手背一片灼热。

桑柔抬眸与他对视,他看着她,双唇紧抿,半晌,手上力道一松,说:“逾越了。”

桑柔不置可否地歪歪嘴角,重新端起酒壶,却是将顾珩面前的杯盏满上,随即便放下,并未给自己再添酒。

顾珩的唇角微松,道了声谢。

**********

To某只A:爿pan,二声(不劳烦出动你的新华小字典了,直接备注了,不用谢!请叫我乐于助人最萌小天使~

谢谢各位的咖啡,常青藤酱的荷包和神笔~然后现在暂时是每天一章千字更噻~~剧情到后面发展会紧凑起来哒

……本章完结,下一章“疑是故人来(14):你本殊色,怎么就能确定我不会对你倾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