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卿本殊色,跟班太子妃 [目录] > 第15章:疑是故人来(15):顾珩,“没有我的允许,不可轻言生死。”

《卿本殊色,跟班太子妃》

第15章疑是故人来(15):顾珩,“没有我的允许,不可轻言生死。”

唯止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顾珩直起身子,右手微微支住下颚,饶有兴致地看着桑柔说:“哦,为何?穆止已死,更何况他死前可是放弃了你选择其他人,这样的他有何值得留恋?难道你就不考虑换个下家?”

桑柔心中微微一痛,面上却装作无甚在意的模样:“嗯,对。不过,我这人在某些方面,反应比较慢半拍,放下这段感情需要一段时间,忘了他需要更长一段时间,然后再重新爱上一个人……唔……掐指一算,估计剩下的日子有些不够用,怎么办?”桑柔略苦恼地看着顾珩。

顾珩看着她的眼色有些深了,方才的笑意敛去,神情变得意味不明。

桑柔见他半晌没接话,打了个哈欠,站起身,表示自己想回去休息,终结这个话题。

顾珩却突然出了声。

“桑柔,我这个人也不是什么慈善之人。你有你的所托,我的我的所谋。既然我留用你,你自有你的价值所在。该用到你的地方,我一点不会客气。但在此之前,你保护好自己的性命即可。其它的事情,你无须操心。你的这条命,如今握在我手里。没有我的允许,不可以轻言生死。”

顾珩面上的光影一闪,是忽起的夜风,吹得檐下灯盏摇摇晃晃,灯火明明灭灭,而檐外是星河杳寂冷月无边,顾珩一字一顿,掷地有声。

桑柔心头微荡,半天才答:“好。”

两人分开回房前,顾珩交代说:“以后你就穿男装吧,跟在我身边做事,还是男装方便点。”

桑柔自然求之不得,她素来喜欢男装的干净利落。

第二天一早桑柔神色正常地出了房门,与对门的顾珩正好打了个照面。

顾珩看她一身水绿清净襕衫,长发高高挽起作公子髻,两颊白皙,透露几分孱弱的病色,一双明眸炯炯有光,乍一看,若暗穹莽野的两点明火。

桑柔一派神清气爽的模样,与顾珩响亮地打了个招呼,顾珩定定地看着她,她却无丝毫窘色,淡笑着回望。

成持在楼下摆好了饭菜,招呼了一声,顾珩才对着桑柔点点头示意,下楼去。

顾珩背过身去,视线从桑柔身上离开后,桑柔脸上的笑意松懈了几分,心中微微吁了口气,又深深吸了口气,才拾步跟上。

走到桌前的时候,看着满桌菜式,桑柔一惊一愣一喜,竟都是自己喜欢吃的,菊花佛手酥,川汁鸭掌,鸡丝豆苗,红豆膳粥……

燕国詹京醉仙楼的招牌菜。

旧日在燕国,她钟爱醉仙楼的菜式。

如今,隔了几旬岁月流转,几番人事浮沉,再看到,竟觉得有物是人非的沧桑感涌上心头。

在顾珩抬头看了她一眼后,桑柔回神落座,一顿饭吃得很安静。每一口细嚼慢咽,唇齿间似全是往昔氤氲人情旧事的味道。

饭后,重新上路,直走梁都幸阳。

一改之前的低调,这次换了几驾大马车,顾珩上了中间那辆,桑柔被安排在他后面的马车上。

分开乘坐,桑柔松了口气。

到了幸阳城门口,便有大队人马在此恭迎。顾珩在前面寒暄,她则隐身于他无数随从中。

接着入宫参加宫宴,顾珩带上了成持,桑柔想,自己应该不用跟上的,却见走在最前头的他忽然转过身来唤她。

中间是人影重重,他目光如炬,定格在她身上,如横越千山万水的一望。

她垂在身侧的手握了握,走上前去:“太子。”

-----

开始要热闹起来了~~点击【加入书架】收藏方便下次看~谢谢支持么么哒~

……本章完结,下一章“疑是故人来(16):故人不堪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