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卿本殊色,跟班太子妃 [目录] > 第19章:疑是故人来(19):还是你特地在风里迎接我?

《卿本殊色,跟班太子妃》

第19章疑是故人来(19):还是你特地在风里迎接我?

唯止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怎么了?”桑柔看到成持微微变了的脸色,摸了摸头,问,“有什么不妥吗?”

成持才恍然回神,摇头:“没。”说完就径直往前走。

桑柔急忙跟上去。

两人等在宫外。

桑柔试图与成持聊天,但成持至始至终都板着一副脸,只是用简单的一些语气词回答她的问题。

“你跟着太子很久啦?”

“嗯。”

“哇,那你一定很了解你们太子咯?”

“不。”

“齐国好玩吗?”

“嗯。”

“听说章临有个桃花源,很美,你有没有去看过?”

“没。”

“听说太子还未成亲,那他有意中人没?”

“……”

桑柔问出这个问题,成持倏然垂眸瞥了她一眼,又迅疾转开,望向她后方。

桑柔还未琢磨透他那意味不明的目光,随着他的视线转身。

透过拱形的宫门,有一人从殿堂中走出来。

宫殿雀檐衔着皑皑白雪,对着沉沉天宇,日光不明,透过重重云层雾霭散发淡淡黄光,在这寰寰宇内深深宫庭的雪景里,他举步生风,气宇轩昂。

薄暮的天穹下卷起数九寒冬戚戚冷风,桑柔觉得胸膛某处像是猛地被尖锐物什挑刺了一下。她抬手轻轻按在胸口,目光却始终注视着那人来的方向,直到由远及近的那人深动的五官在她的眼里变得清晰,她眼中方才隐隐燃起的明光才湮灭。

顾珩走近,看着脸色不是很好地桑柔,问:“怎么了?”

桑柔抬头,微微笑,说:“好冷!”

顾珩狐疑地盯着她,直到桑柔恰如其时地忍不住连打几了个喷嚏,而后略窘迫地捂住自己发红的鼻头,他唇角才勾了勾。

“冷不知道进马车等着吗?还是你特地在风里迎接我?”

桑柔揉揉鼻子说:“可不是吗?这都被太子看穿了!”

顾珩笑开,转身先上了马车。

桑柔却敛了脸上的玩笑之色,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

方才,看到他从远处走来,她几乎将他当做了穆止。

其实,若不看这张脸,若不是亲自看着穆止死去,若不是她亲自给穆止验的尸,以他们两人如此相像的优雅举止,她会觉得或许他们根本就是一个人。

可,他不是他。

穆止死了。其他任何似曾相识的人和事不过都是在清晰而疼痛地提醒她,他已经死了的事实。

虽然梁帝给顾珩安排了住处,但顾珩还是拒绝了,选择暂时歇脚驿站。

第二天,早膳的时候,侍卫带进来一个清秀玲珑的婢女,交给了顾珩一封信。

“家里那头等着太子的回音,不知太子能否给个确信,水色回去也好有个交代。”

水色……真是个好名字。

清清一水痕,澹澹一山色。

许是桑柔打量地太过明目张胆,水色似有察觉地抬头往她处这么一瞥,对上她含笑审视的眸子,登时两颊涨得通红。

“有劳姑娘告知一声,顾珩定会如期而至。”

顾珩的声音适时插进来,得了答复,水色匆匆行了个礼,慌慌张张地出门去。

桑柔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一脸莫名其妙,顾珩浅笑出声,走到她跟前,手一抬一落,扇子便敲落桑柔额头上。

桑柔吃痛。

“让你穿男装,一是你习惯了男子扮相,二是怕你女装会太……”顾珩顿了顿,“如今看来,男装也……挑.逗别人的事情你做起来倒是得心应手。”

*********

谢谢壕大一藤子的荷包~以及某位被红袖抽风抽成了无名氏亲的荷包,还有mego姐的木瓜牛奶→_→and翠翠,妖妖,wingbear的咖啡。因为红袖随机而稳定地抽风,还有一些亲的名字看不到,在此一并谢过(づ ̄3 ̄)づ╭?~另外我不会说,文一般都在凌晨一两点更新╮(╯_╰)╭

……本章完结,下一章“疑是故人来(20):顾珩,“其实我羞涩了来着,你没看出来?””↓↓↓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