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卿本殊色,跟班太子妃 [目录] > 第20章:疑是故人来(20):顾珩,“其实我羞涩了来着,你没看出来?”

《卿本殊色,跟班太子妃》

第20章疑是故人来(20):顾珩,“其实我羞涩了来着,你没看出来?”

唯止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桑柔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抬头想瞪又不敢瞪,只能睁大眼睛看着顾珩,忿忿地说:“我哪有?不过觉得那丫头长得俊,多看了两眼而已。我分明是光明正大,且行止正派,何来调戏之言?长得好看还不许别人多看两眼啊?太子长得如斯英俊,我常常盯着看,也从来不见您脸红羞涩扭头跑开呀!”

顾珩脸上露出微微惊讶的表情,说:“哦?其实我羞涩了来着,你没看出来?”

桑柔:“……”

过了会儿,桑柔想了想,又问:“太子方才说我穿女装太怎么,穿男装又太怎么?”

顾珩笑容微滞,随后视线撇开,径自往楼上走去,丢下几个字:“不三不四!”

桑柔嘴角抽抽,谁之前还说她漂亮来着。

顾珩不久就出门去了,兴许是赶赴某个佳人的约。

桑柔补了一觉醒来,他仍没回来,百无聊赖,便拾掇拾掇出门逛逛。

幸阳她还从未来过。虽然今日梁国已经没落,各地诸侯做大,各自称王,但终究是百年都城,热闹不输如今最强大的燕国都城詹京,但繁华却显得有些虚浮。一个国家的气色如何,去看看市井处百姓的脸色即可得知一二。

民之凋,国之敝,万年恒长的道理。

如今大梁分崩离析,燕国一方独大,但天下局势瞬息即变,谁也不能说个准信。

顾珩自回齐国以来动作颇多,却总点到为止,攻楼国,得河关,却又转送梁国;打符山源川,却不趁胜追击,一举拿下边陲小国中山国,反倒是送了两个县给他们,划清国界,说明从此相敬为邻,互不干扰。处处说明了我乃小国,绝无野心,但又以其战争实力宣告天下,吾国不可欺也。

顾珩机谋之深,不可小觑。桑柔可以肯定的是,顾珩绝对不会只安心占据一方,一直为小。只是一切都不能着急,即便顾珩再有谋略,也不能让没落了几代的齐国一下子称雄大梁。燕国也不会干看着,任其发展做大。现在他这种,与周边小国修为邻好,韬光养晦的方法反而更明智。

知其可为与不可为,不急功近利,点到为止,国主智谋如斯,或许将来,大梁几足鼎立会有齐国一席之地。

桑柔沉思着,忽然听到前方的喧闹声,只见一群人不知围绕着什么,她好奇地走上前去。

人群中间施施然一雪白狐裘加身的美妙女子,白纱掩面,不见其容,却可窥探其绝色。

正是昨日梁宫中惊艳亮相的卓家小姐卓薇柔,而护在她面前的,是早上刚见到的那个小丫鬟,水色。

卓薇柔微微皱眉,稍稍拨开水色,对着前方一个高高胖胖的男子说道:“凡鼓琴,必择净室高堂,或升层楼之上,或于林石之间,或登山巅,或游水湄,或观宇中;值二气高明之时,清风明月之夜,焚香静室,坐定,心不外驰,飞血和平,方与神合,灵与道合。①此地为闹市,浸染尘秽,非我不愿给你祖父弹,而是于此境况,我实在弹不出来。我亦不想敷衍了事,辱了琴意,还令老人家白白希冀一场。”

**

①:摘自杨表正《弹琴杂说》

……本章完结,下一章“始信别离苦(1):可以随意屈伸,那是乌龟,不是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