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卿本殊色,跟班太子妃 [目录] > 第22章:始信别离苦(2):不为他生,不为他死,只是没办法不为他伤心难

《卿本殊色,跟班太子妃》

第22章始信别离苦(2):不为他生,不为他死,只是没办法不为他伤心难

唯止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天光从云层间漏出,斜斜几道光束倾泻而下,照得地上白雪明亮耀目,而满世的尘嚣都在阶前的那一人周身外止息,桑柔或急或缓的勾勒琴弦,动作若细雨扶风,招摇出满山霪雨淅淅沥沥,遍林松枝摇摇曳曳,斜织密裹,恍若眼前乍现一派俗尘外松山碧水间的绝秀山河……

一曲毕,桑柔起身,对着老人鞠了个躬,说:“老先生的琴,乃世间难得!”

她流连地抚摸了一遍琴身,而后躬身交给老人,而老人却是摇摇头,然后招了招手,叫了木墩。

木墩子向前,俯身听吩咐。桑柔感觉到几道凌厉的目光,她转身,就看到卓薇柔看着自己的眼神,惊愕,打量,还有疑虑。

桑柔心头一咯噔,但随即无畏无惧地与她对视一眼。

出门在外,凡事知敛。她懂。

她无意卖弄,只不过,看到这老人能对着某种东西执着难忘至死不休,也该算是挚情之人。与她现时的心境颇有些吻合。于她而言,穆止本是她的执,如果他没死,而她却要先他离开,那么她想,她死前的很多愿望中最念念不忘的一个,便应该是再见他一面。如今他死了,她不算爱恨决绝的人,不为他生,不为他死,只是没办法不为他伤心难过。

这位老先生死前只想听一曲琴,她能帮到他,何乐而不为。

只是这下光天化日下人言嘲哳的市场上大展琴技,今后恐怕大梁茶肆又要多了一个谈资。

虽然临时在小摊上买了个面具稍作遮掩,桑柔终究有所顾忌,看了一眼木墩爷孙俩,放下琴,转身离开。

木墩口口声声答应着:“爷爷,我明白了!好的……好的……”老人家刚说完,双目一翻,断了气。

木墩哭着,回头寻桑柔,却只见长街人影幢幢,早没了那人的身影……

不远处茶楼上。

临窗而坐两个男子,衣着华贵,气质卓然。

顾珩视线从楼外那抹消失在拐角处的人影收回来,说:“你去与她碰一面吧,说明你弃燕投齐的计划。你与她关系甚笃,她信任你,有你同在齐国,她会待得比较安心。”

坐在对面的蓝衣男子颇为头疼地扶额:“几次三番被你要求着去骗她,将来她要是知道了,只怕朋友也没得做,到时你怎么补偿我?”

顾珩起身拍了拍衣袍,说:“没了就没了,她有了我,要你也没什么用。”话毕就推门离开。

蓝衣男子:“……”

***

桑柔走的急,七转八拐,确认身后没有人追上来,才停下歇口气,将贴在脸上的面具摘下。忽然肩上一重,有人猛拍了她一下,桑柔下意识往后抻肘一抵,而后一个旋身,扫堂腿横扫而过,勾住来人的脚一拉,同时左手桎住对方的手臂,右手往他脖子上猛地一拳下去。

“啊啊啊啊!”

这是穆止教她的招数,很久没用过了,如今行使起来,动作宛若刻在骨血里一般,潇洒利落,毫无顿滞。

只是……

那个被打的倒在地上嗷嗷大叫的人,看着有几分眼熟。

***

推荐古琴曲《细雨松涛》

……本章完结,下一章“始信别离苦(3):你确定齐国太子不是看上了你的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