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卿本殊色,跟班太子妃 [目录] > 第24章:始信别离苦(4):桑柔不见了

《卿本殊色,跟班太子妃》

第24章始信别离苦(4):桑柔不见了

唯止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桑柔不咸不淡地吹着热茶,说:“嗯,我也觉得他是看上我的人这个理由充分一点,毕竟我如花似玉,天地可鉴!”

名澄点了点头:“嗯,我相信他只是单纯地看上了你的琴技!”

桑柔放下茶杯,活动了下手腕,说:“嗯,我也相信你又皮痒了。”

名澄:“……”会武功了不起啊!

本来名澄要到齐国去求职,其实正好可以随桑柔一起去找顾珩,他本有治世才华,无需低声下气从头开始,但是名澄却拒绝了。

他说,他不是清高,而是从顾珩角度考虑,他才方回国不久,就带回一些新鲜血液注入朝堂,未免让齐王觉得这个儿子急功近利,也会让齐国旧臣觉得新一代的君主有大番整顿重组朝廷之心,不免搞得人心惶惶,亦不利于顾珩在朝中立足。而于名澄而言,他所要求任的职位事关司法刑罚,是一国之中最应该中立的官职,不应该给人以任何偏倚攀附哪一方势力的感觉。所以,他最后还是选择先行离去。

这一方面桑柔倒没考虑得这么深,但是颇赞赏名澄的行径,于是善解人意地又给他倒了杯热茶。

名澄:“……”

名澄要先行出发,临别前,他对她说:“桑柔,我知道你行事都有自己的理由,我不问你为什么屈身在顾珩身边,但,若你真的有所求,不妨直接告诉他,他……”话至一半,他却又忽然摇了摇头,缄默,而后叹了口气,说,“也罢,我终究不过一个外人。随你如何吧……”遂打马离开。

桑柔疑惑地皱眉,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思不明他话中意味,头疼地往回走。

事实证明,边走路,边思考问题是极其不好的行为习惯,桑柔看着自己不知为何拐进一条陌生的小巷,以及眼前齐刷刷一排蒙面人,心里暗暗后悔没有听从长辈教导。

她呵呵干笑几声,说:“大家好哇!饭吃了没?没吃的都赶紧回家吃饭呗,饿坏了肚子可不好,我就不打扰了,先走一步,后会无……”桑柔说着一边往后退,可最后一个“期”字还没能说出口,眼前几道黑影闪身而来,随即脖颈上一凉,带着点酥麻麻的刺痛,她迅疾软了身子。彻底昏迷之前,她朦胧中看到不知从何处又冒出几个人,与方才那些蒙面似乎打起来。

她最后一点意识是在想,这些人抓自己干嘛?是劫色还是劫财?劫色的话,是把她当男色劫还是女色劫?劫财的话,他们知道她是齐国太子的人吗?他们知道顾珩住在哪里吗?他们会不会撕票……

***************************

桑柔不见了。

名澄半路被截下,得知这个消息,又急冲冲往回赶。到了驿站的时候,顾珩房间里齐刷刷跪了一地的暗卫。

他心头一紧,看着书桌前一脸阴鸷的男人,踌躇了会,开口:“怎么回事?”

……本章完结,下一章“始信别离苦(5):她是被绑架的”↓↓↓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