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卿本殊色,跟班太子妃 [目录] > 第29章:始信别离苦(9):三哥,是我!

《卿本殊色,跟班太子妃》

第29章始信别离苦(9):三哥,是我!

唯止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今日成持似乎没有跟在身边,但那个马车夫她识得。

桑柔深吸一口气,心中默默倒数,见准时机,猛地冲出去。

晌午的王都街道,行人往来,交织密集。

桑柔用自以为身轻如燕的潇洒姿势奔出,却是一下撞到过往行人身上,由于方才起跑冲出的气势太猛,她这一奔,连连带倒了几个人,自己也被撞得有些头晕。

她无暇顾及其他,口中连说了几个抱歉,往长街一向一定眼,正好,马车即将靠近,可她正要出声拦车的时候,脖子一紧,有人从身后把她拎起,撂倒在地。

“怎么走路的?长眼睛了吗?”

桑柔被撞得头昏眼花,好不容易回神,却见自己被人团团围住,领头一男子,膘肥体壮,身旁挨着一柔弱妇女,正一边揉着自己的胳膊,一边恶狠地蹬着她。

透过人群肩缝,她看到顾珩马车缓缓驶过。

桑柔一急,刚想爬起来,却忽觉心口一痛,登时让她失了力气。

她还没从这熟悉的绞痛中缓过来,肩膀上又忽然袭来一阵剧痛,已叫人踢中,踩在地上碾踏。

桑柔疼得不能自已,用仅存几分力气和清明朝着马车离去的方向喊了一声:“太……三哥,是我!救……啊……”

车厢中的顾珩正闭目稍憩,昨晚一宿未眠,却仍无半分倦意,心头纷乱无序。

马车似路过集市,外头有熙熙攘攘的喧扰声传进来。

他揉了揉眉心,刚想叫车夫赶快些,一声似有似无的叫唤倏然钻入耳。

他猛睁眼,凝神细闻,却只听得车轮滚滚,人言嘲哳。

顾珩暗自嗤笑了下自己,竟心切到产生幻听,可手却已经不知觉地触上了车窗的布帘子,撩开。

外头是人影幢幢,皆是陌生面孔。

他心头卷过一丝失落,放下窗帘,微不耐烦地说:“走快点!”

桑柔眼看着那马车越走越远,心一点点冰凉,更深却是一直难以言明的痛失感。

十三玦影已经被她派遣了任务前往燕国,此时也无人能来搭救她。

怎么办?

那大汉往身后看了一眼,却不见什么异样,回头又重重给了桑柔一脚,说:“跟爷玩儿声东击西?你还嫩点儿!”

桑柔隐约听到了骨头错位的细响。

“你个小叫花子!冲撞爷媳妇儿,还不赶快磕头赔礼道歉!”

桑柔咬着唇,不是她不识时务,是真的痛得连呼喊都不得出口。

“你个死小叫花子,还挺倔!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今儿个,咱们兄弟就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长长记性!”那大汉说着,手一扬,身后几个痞里痞气的男子都围上来,一边撸着袖子,一边哄笑着,有几个甚至手上还抄上了家伙,眼看着就要朝桑柔身上招呼过去。

可动作都还没落到桑柔身上,不知何处来的一阵疾风,从他们面庞上横扫而过,带着凌厉霸道的戾气,他们登时被齐齐掀倒在地,脸上火辣辣地疼。

*

迟到的更~

……本章完结,下一章“始信别离苦(10):嗯,阿柔,是我!别怕,我来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