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卿本殊色,跟班太子妃 [目录] > 第41章:前事且休说(1):她不是我的旁骛,而是我心之所属

《卿本殊色,跟班太子妃》

第41章前事且休说(1):她不是我的旁骛,而是我心之所属

唯止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舅舅如何看我这次的所得?”

陆虚泯了口茶,沉思了下。

“南北两战,收货梁、楼、申盟国三个,虽皆非强国,力量却不可小觑,此一得。两战皆大捷,扬名域外,立威国内,建功青史,此又三得。这四得,裨益现下与将来,可以说,大智之举也。”

“得舅舅如此赞赏,珩受宠若惊。”

“莫高兴的太早,虽然你也算是行驰有度,但方回国就此番大动作,朝内国外,必会人看在眼里,视你为大敌。你这次的行为多少有点操之过急,这不是你的风格……”陆虚瞄了眼站在火盆旁专心致志捯饬着炭火的桑柔,低了点声音,说,“珩儿这是也有了旁骛了吗?”

顾珩也稍稍转身看向桑柔的方向,眼色柔了几分。无需答,陆虚也已经明了。

陆虚默叹了口气:“说来这些事,不该由我来管,可你母亲……你现在属非常时期,过早有了这些牵挂,并不是好事。”

顾珩回过身,摇了摇头,神情认真:“舅舅,她不是我的旁骛,而是我心之所属。肩上所担,心中所爱,我觉得并无需权衡割舍任何一项。既然决定了要,我就已经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舅舅不必担心,很多事情,担心不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而有些事……”顾珩又看向桑柔,说,“我还是觉得随心随性好些。”

陆虚闻言,愣了一下,而后失笑:“舅舅老了,你是后生可畏,我不该用老朽思想来束缚你的!”他举杯,以茶代酒喝了一杯。

顾珩回敬。

“不过,看起来,她也该个玲珑的人。”

桑柔在那边玩火玩得起兴,似对这边的事儿一点不关心,这时忽然觉得有人在看自己,偏过头去,却见顾珩和那个年老的男人一同望向她。她低了低头,以示问候,随后问:“可是需要桑柔服侍?”

顾珩点头:“水凉了,换壶热的来!”

桑柔起身,提起一盘火炉上的热水,沏了壶新茶给他们,复又跑回小角落蹲着,心无旁骛地玩火。

“那你今夜来找我,应该不是说这些事的吧!”

“嗯。白日,香云借由拿母后的遗物给我来府中找我,与我说起了母后的病况。”

陆虚闻言一凛:“怎么?”

顾珩的眉头皱起:“舅舅也刚回来不久,一些情况不知道。我这几年虽一直身在燕国,但宫内,还是放了一些眼目的。母后是在一年前开始觉得身体不适,好好坏坏,都是些小病小闹。直到半年前,一下子病重难愈,而我回国后,她身体也开始慢慢转好,可就在我去北伐的小小时间内,突然病发不治。太医的说辞是,一直常年心有郁结,顽疾根基难除,最后不治而亡。可这些都是含糊说辞,可父王都放了话,说是自然病逝,似有要偏袒包庇谁的意思。”

“你是不是已经有了凶手人选?”

*

失策,宫宴很快就来!简介中的某男也马上出场~

……本章完结,下一章“前事暂休说(2):还是有人注意上了她”↓↓↓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