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卿本殊色,跟班太子妃 [目录] > 第5章:疑是故人来(5):她落入他满身风尘的怀里……

《卿本殊色,跟班太子妃》

第5章疑是故人来(5):她落入他满身风尘的怀里……

唯止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天不知何时已开始落雪。

桑柔奔跑在夜色苍茫中,耳边是呼啸而过的疾风,她听到风中夹带着的打杀嘶吼哭喊声,听到金戈铁马山河沦陷的哀鸣,心中想的是,当年靖国被灭国的时候,是否也充斥着这样的声音,声声入耳,声声骇骨,声声断肠。她的父亲母亲,兄弟姐妹,是否也如她现今这般挣扎逃跑,却似乎无处可逃。

逃得过生死追杀,逃不出荣辱兴亡。

她已经累到极致,双腿却不由自主继续更迭向前奔走。呼入的满口凛冽寒风,凉入心骨。

忽然,身后传来急促的马蹄声,她一惊,往后一看,只见漫天纷扬的雪絮,路两侧是稀落的火把在风中忽明忽灭,一人银白盔甲打马而来。她看不清他的容貌神情,心头却突然猛地一痛,冰雪落在她的眼里,化成温热水渍,视线模糊。桑柔抹了下眼睛,努力醒醒神,急忙加快脚步继续跑。

身后马蹄声越来越近,夹着风声,汹汹而来。

“站住!”

*************

“站住!”

“桑柔,你给我站住!”

“桑柔,你再给我动一步试试?”

“阿柔,别跑!”

“阿柔,你跑什么呢!”

“阿柔,若觉得累,就在原地等我,等我向你走来。”

往事昔日,旧事氤氲,忽然纷纷在脑海中闪现,他的笑颦嗔怒,他的只语片言。

方初识,桑柔不少得罪穆止,打不过,她就跑,却每每都被他三两下逮到。

他总是提挈着她的后领,语气邪佞地说:“跑呀,怎么不跑了!”

桑柔讪笑:“我没……没跑!就是看着这风和日丽天高云淡的,身心好不爽快,一时兴起,就想跑跑步,活动活动我这老胳膊老腿儿的!”说着还开始一二三四做起热身运动,寻着机会开溜,奈何被穆止牢牢桎梏着,半步也挪不开,只能任由他一手钳着她,一手执着墨扇,一下下敲在她额头,惩戒欺侮着。

后来,遇到一些事情,伤心难过了,会习惯一个人躲着,穆止也不知怎得,回回都能在旮旯几角处找到她,将满是泪痕的她揽入怀中,说:“以后,难过了别躲着我,别让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你的时候还不知道你的下落!阿柔,那些伤心事若不愿说与我知,那就哭给我听,至少,让我陪着你!”

穆止……

思念猖獗到这样一种地步,睁眼闭眼都是他的音容。

耳边风声马蹄声逐渐稀落淡退,桑柔的膝盖重重磕在石子上,钻心的疼,她眼中也不知被风吹的,还是痛的,沁出了泪,愈演愈烈,朦胧中,看到有一人下马,向她疾步跑来。

天边已经泛白,茫茫天宇中,是纷纷扬扬的雪絮,桑柔觉得身上没有一处不痛,咬着唇,难耐地嘤咛出声。那人走近,俯下身,抱起她。她落入他满身风尘的怀里,却莫名觉得安心温暖。

“穆止……”她喃喃道,抵不住四肢百骸汹涌而来的乏顿感,昏厥过去。

怀抱她的人手臂微僵,下一刻却将她搂得更紧。

风雪凛冽的北国天地里,他每一步走的稳重。

……本章完结,下一章“疑是故人来(6):如君样,人间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