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卿本殊色,跟班太子妃 [目录] > 第7章:疑是故人来(7):顾珩,“你以为你如今还能来去自如?”

《卿本殊色,跟班太子妃》

第7章疑是故人来(7):顾珩,“你以为你如今还能来去自如?”

唯止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桑柔手指抓着厚毯,十指纤纤陷入绒软的毛线中,隐约可见其颤抖着。

顾珩说:“我军突袭,入河关,势如破竹,姬科挡在城门前,一夫当关,浴血而战,直至气绝,是个英雄,即便战败,也可载入史册,流芳百世。”

桑柔心口堵得微疼,摇了摇头,冷笑:“可怜无定河边骨,哪得顾及生后名①。褒贬赞誉,不过是他人口中的长短,姬科已死,名声于他来说,又有何意?世间万物,止于生死。”

桑柔说着,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言语不当,略不安地抬起眼皮看顾珩,却对上他意味深长的眼眸。窗纸漏进来的冬日白光融入他莫测的目光,与她的视线对接,桑柔听得心头咯噔一声,还未想明白这忽来的心跳漏拍,就听得那头淡淡的声音:“你也知道,一切止于生死吗,桑柔?”

他的语气平淡,不过清茶过水的静淌,桑柔却一下子明白过来他话中深意。

那让她生死难断的人……

穆止。

桑柔垂眸,眼中像落入了尘埃,瞬即酸涩起来。

止于生死的,是他们于这浮世的牵扯,永无止息的,是她在这漫漫红尘的心魔。

顾珩看着埋头下去藏于褥间的桑柔,握着书卷的五指逐渐收紧。

车厢内一时寂静。

正当时,厢门被叩响,外头传来恭敬的问询声。

“太子,膳食备好了,可要传上来?”

“进来吧。”顾珩瞟了眼桑柔,答道。

进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两人皆是眉眼恭顺,男子端着食盒在桌上摆弄饭菜,女的走上前来,给桑柔送上来了一件貂氅,而后扶着桑柔下床,坐到茶几前,将碗筷递到桑柔跟前。

待人退下,顾珩也放下书卷,坐到了桑柔对面。桑柔没想到他会同自己一起用膳,看看桌那头,确实是摆了一副瓷白碗筷,遂停下自己手中本要夹菜的动作,看着顾珩。

桑柔虽不是懂羞涩之人,但这基本的礼仪,她心中还是有分寸的,主人未动,她寄客之身,怎好先动手。

顾珩没看他,自顾自地拨了拨碗中的饭菜,说:“你昏睡了两天,该饿了,吃吧。”

桑柔嗯了一声开吃,却又忽然听到对面传来一句:“从前也不见你这般……”顾珩的筷子放在碗边停住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矜持……”

桑柔半吞未吞的米粥卡在喉咙中,听得这一句话,差点喷出来,顾珩像是早有预料似得递了巾帕过来捂在她嘴上。

桑柔憋着,接过,才勉强将粥吞下,咳了几下。

回想自己当年在燕国与顾珩少有的几次碰面,确实是有点惊世骇俗,也怪不得他会这么觉得了。

她悻悻地抹抹嘴,说:“这个……当初年少轻狂不懂事,如今我这不是……发展了吗?”

顾珩:“……”

饭后。

“还要个把时辰才能到下个村镇,今晚在暂歇在那里,明日出发到幸阳。你若累了,可以睡一会儿,到了叫你。”

桑柔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如今已经远离北狄,她本上了榻,闻言一下子跳下来,说:“什么?幸阳?桑柔多谢太子搭救之恩,能不能劳烦太子待会儿到什么村镇,便将我搁下。”

她语速飞快,满脸惊慌,顾珩正洗着茶具,听着这话,手中动作停了一下,睇目望向她,说:“桑柔,你以为你如今还能来去自如?”

***********

①这两句诗不是同一首诗里面的哈。无定河边骨这个是取自唐代诗人陈陶的《陇西行》,后面那句是出自唯英壕的《田边走》(什么鬼?好吧,就是我瞎编的),各路好汉慎重引用哈!!!乱用之后考试零分或者被人笑话,就……英勇地报上你体育老师的名讳,告诉他们你语文一直是他教的,不服来战!

另,现在发展稍微有点慢,因为要交代一些背景和因果缘由,很快这部分结束,回到齐国,就精彩了hiahiahia

……本章完结,下一章“疑是故人来(8):顾珩,“别怕!””↓↓↓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