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卿本殊色,跟班太子妃 [目录] > 第76章:早知惊鸿色(16):我骗了她,她该很生我的气

《卿本殊色,跟班太子妃》

第76章早知惊鸿色(16):我骗了她,她该很生我的气

唯止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顾珩看了她一眼,而后抬头望向空中的圆月,半晌,才轻声道出:“《月出》。”

船头的火盆尤自呲呲地冒着红光,他半倚在船头,身上裹着雪白的狐氅,月光在其周身镀了一层,侧脸深刻动人,目光晦涩不明,说出这两字的时候,话中似含万千情绪,却归于淡薄的语气。

桑柔看着,不知为何心头竟牵扯出几分哀恸,皱着眉压了压,挑了琴弦,弹起曲来。

她十指纤纤,在蚕丝弦间轻捻慢拨,薄唇微启,吟咏出声。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顾珩不禁偏头看向她,她素来爱轻简的衣饰,今日这一身水色罗裙更衬托得她素雅动人,而此时她整个人沐在白净的月光中,身上像是落了一层皑皑白雪。

“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忧受兮,劳心慅兮!”

江月清冷,天地澄澈,她口中喃喃千年古调,手下弹拨蚕丝素琴,目光沉凝,神不外驰,恍若弃绝了纷繁尘寰,浩淼天宇下,只剩得她一人,一琴,还有一江的白月光。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绍兮,劳心惨兮!”

“吾心悄兮,吾心慅兮,月清如昨兮,安见卿卿兮……”

月清如昨,不见卿卿……

她反复咏唱,声调悱恻,娓娓扬扬,荡涤在平湖烟波之上。

许久,桑柔摊手安抚在琴弦之上,琴歇曲罢。

两人皆未言语,耳边是船尾船夫摆桨的欸乃声响,及涟涟水声。

“寄思于月……太子可是想把这首《月出》送予谁?”过了许久,桑桑出声问道。

顾珩看着她,未答。

桑柔想了想,心中已经明了答案,又问:“她……可还在世?”

顾珩点头,仍默。

“那为何不去找她?”

“找她吗?”顾珩眼神动了动,终于出声,“我骗了她,她该很生我的气,或许,会恨我。”

桑柔有些讶异,收了琴,转看向他,却见他双眸如辰,盯着自己,似灼灼有光。

她刚想说点什么,忽然听得哗啦一声水响,平静无澜的水面破开一水帘,飞身出一人,而后接二连三水声不断,出现无数黑衣人,他们个个手中持刀握剑,银色刀身在月光下泛着清冷光亮,寒意逼人。

桑柔一惊,他们已向船上杀来。

顾珩动作极快,脚一挑,勾起船头的一方茶几,直直甩向来人。刺客手中长刀一挡,茶几已被劈成几块。

而船头,已不见顾珩和桑柔的身影。

刺客微愣,齐刷刷施招,船舱碎裂,木门纱幔纷纷跌落湖中,捡起水涟无数,湖中月影碎裂成无数星星点点,可船上哪见得顾珩桑柔人影。

“在那儿!”

*

《月出》选自诗经,最后四句诗我瞎诌的。原诗是一个男子表达对恋人的思念之情,顾珩让桑柔弹这首曲子,也就是拐着弯表达自己的感情。人至情而智亏,接下来会不断有矛盾冲突出现,桑柔这样的性子要是发现顾珩身份会如何,可以期待下

……本章完结,下一章“早知惊鸿色(17):阿柔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