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月皎洁,双栖蝶:若妃(完本) [目录] > 第43章: 错爱(三)

《月皎洁,双栖蝶:若妃(完本)》

第43章 错爱(三)

venus0915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茗若在颜府待了许久,直到傍晚时分才乘着景府派来的马车回去。

回到自己的院中,茗若快步走向书桌,将自己几日下来勾勒的画卷拿了出来,打开,放在案上,她,细细地看了起来。

这唇,这鼻子,这眉毛,这脸型,颜承烨与画中人都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却惟独这眉眼,有着相似,却仍然有些不同。只是,这世上又怎会有完全相同的人呢,这难以琢磨的相似,就应该让她说服自己的,不是吗。

拿着画,慢慢地踱至塌前坐下,茗若开始细细地回想起颜承烨的一切。他的英挺相貌,他的博学多才,还有他的温文尔雅,茗若不得不承认,她,很满意让他出现在自己的梦境中。摇了摇头,她努力地无视心中的一丝排斥,告诉自己,这,是上天给她的缘分。

而此时,皇宫中的楚承熙却突然感到心里一阵难言的刺痛,不由自主地捂着胸口,他纳闷着这莫名的心悸由何而来。

“皇上,您怎么了?”一旁的林德全注意到楚承熙的动作,担忧地开口问道。

楚承熙摆了摆手,又继续将目光投向奏折,说道,“没什么,只是刚刚有些心悸,不碍事。”

“皇上,需不需要招太医来给您瞧瞧?”心悸?这词让林德全一惊,这可不是个什么小事,万一有什么问题,他可担待不起。

“不用大惊小怪的,朕没事。”楚承熙皱了皱眉头,对林德全的过分反应有些无奈。一时分神,他的目光落到了拇指上的扳指,一瞬间,那个清丽身影顿时又浮上眼前。若儿,你离开我,有半年了。我很想你,而你,一定也在想着我吧。

这么一想,心里却又浮躁了起来,望着满桌的奏折,竟又无心批阅起来。放下手中的朱笔,他站起身来,朝门外踱去。

“皇上,你这是去哪?”见楚承熙走了出去,林德全赶紧跟了上去。

“出去走走。”楚承熙简单地回应道,便自顾自地朝御花园中走去。

傍晚时分的御花园有着别样的风情,夕阳的昏黄余晖洒在园中的亭子里、花朵上,点缀得园中景物都显得有那么一些今灿灿的耀眼。楚承熙停下脚步,望着湖中许久未曾盛开的并蒂莲,眼神晦暗极了。你,是否也在为朕悲伤,花开并蒂,喜结连理,而本该与朕比翼双飞的女子,如今却已不在。

有那么一瞬间,他冲动地想要派人除去这湖中的并蒂莲,但却在心灵深处,仍然忍不住期盼。是的,几乎所有的事实都告诉他,若儿已经不在,甚至连他自己,不是也早已死心了吗。只是不知为何,时间推移,他却愈来愈期待着有天能够与她相见。是否冥冥之间,她想告诉自己,她,还活着呢?

每当这么想,楚承熙都禁不住心里一阵兴奋。也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他有勇气继续走下去。他原以为,他可以做一个与父亲不同的理智皇帝,却没想到,他终究也是为情所困。

若有所思,他慢慢移动脚步,沿着湖畔走了起来。可脚步,却在一个宫女突然撞上来时停了下来,才想发火,却见林德全已气急败坏地训斥起那宫女了。

“哎呀,不长眼的贱婢,竟然感冒犯圣驾,不要命了啊你。”林德全尖声骂道。

“皇上恕罪,皇上恕罪,奴婢该死,冒犯了圣驾,求皇上开恩,求皇上开恩……”因为跑得着急,撞上了楚承熙后,那宫女也跌倒在了地上。她不住地磕头,生怕就此丢了性命。

“得了,起来吧。”许是被那宫女的讨饶声吵得心烦,楚承熙不奈地说道。

“谢皇上,谢皇上饶恕。”听到楚承熙的赦免,那宫女高兴地磕完头后站了起来。抬起眼睛飞快地看了眼楚承熙后赶紧低下了头。

可楚承熙却在接触到那女子的眼神时愣了住,她,眼中的惊慌,好熟悉……忍不住开口问道,“你是哪个宫中的?”

“回,回皇上,奴婢,奴婢是晴昭仪宫中的。”大概没有料到楚承熙竟会开口与自己说话吧,她的回答有些结巴。

“你叫什么?”楚承熙点了点头,又问道。

“回皇上话,奴婢殷夏清。”宫女恭敬地回答。

“抬起头来。”楚承熙的声音有些冷,这么久以来,他似乎已经忘记了如何温和待人了。

“是,……皇上。”听到楚承熙的命令,那名叫殷夏清的宫女胆战心惊地抬起了头,眼中不着不确定的惊慌。一个宫女,她实在是猜不出这皇上的心思,只怕惹得主子一个不高兴就人头落了地。

就是这抹惊慌,当初,就是这抹惊慌让他在吴尚书府丢失了自己的心。这宫女的眼睛不如若儿的美丽,面容虽清秀,在宫中却只是一般。但,这又有什么呢,他只要她眼中的那抹惊慌罢了。勾起一个魅惑的笑容,楚承熙若无其事地对林德全说道,“林德全,传朕旨意,封殷夏清为正六品御女,封号夏。”

林德全一愣,但很快就镇定地答道,“是皇上,那夏御女分在哪个宫中呢?”

“还是住在晴昭仪那吧。”楚承熙答道。

“是,皇上。”林德全回道。

而那殷夏清,已然愣在了那里,一下子飞上枝头成了主子,她还有点缓不过神来,吃惊地看着楚承熙,一言不发。

“哎哟,夏御女,您还不快领旨谢恩?”林德全看着呆呆的殷夏清,着急地小声提醒到。

“哦,奴婢谢皇上龙恩。”被林德全一说才回过神来的殷夏清赶紧跪下谢恩。

“嗯。今晚,就她吧。”楚承熙淡淡地点了点头,对林德全留了这么句话,便径直离开了御花园。若儿,你是否会不高兴呢?

夜晚如期而至,当楚承熙依旧在专心批阅奏章时,沐浴过后的殷夏清已经被林德全带进了龙潇殿侧殿。

“皇上,夏御女已经在侧殿。”林德全轻手轻脚走了进来,向楚承熙汇报道。

“嗯。”一时间,他竟想不起那夏御女的容貌,脑海中,只有一双有着惊慌眼神的眼睛。心里咯噔一下,他若有所思地缓慢走到侧殿。一眼望见已在床上躺着的女子,片刻恍神。走到床前,他看着面露羞怯之色的夏御女,一言不发。

“皇上……”楚承熙脸上不自觉流露的严肃神色让夏御女感到有些心慌,莫名地成了皇上的御妻,莫名地成了主子,她心里总是不踏实极了。

楚承熙却仍就没有说话,俯下身,吻住了夏御女。殿内的太监灭下了烛火悄悄退出内室,情爱的呻吟在芙蓉帐内若隐若现。楚承熙闭上眼睛,想着茗若微笑着的脸庞,将自己彻底丢进放纵的深渊。

直到半夜夏御女依规矩起床准备离去,他才捡回意识,不做挽留,冷冷地看着窗外依旧皎洁的月色。除了若儿,没有人,有资格再宿进这龙潇殿。

××××××××

各位,支持叶子噢...喵...支持=留言/收藏/推荐/鲜花噢...

……本章完结,下一章“ 说亲(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