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月皎洁,双栖蝶:若妃(完本) [目录] > 第5章: 德妃风波

《月皎洁,双栖蝶:若妃(完本)》

第5章 德妃风波

venus0915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每日的龙潇殿生活,茗若很安心的,除了林德全总管,她没有再见到其他除了楚承熙与灵儿的人。渐渐的,她也不再害怕这个始终忠于楚承熙的公公,看到他,也能够慢慢地笑开。当茗若第一次对林德全笑的时候,林德全便明白了,为何楚承熙如此宠爱这小主子,原来,她的笑容,真的,让人,很舒心。

这日,茗若依旧像平时一样,待在龙潇殿,楚承熙的几案前,练着字。这是她来到古代,发现的唯一可以让她做着静心的事,于是,渐渐地,只要楚承熙不在,她便会自己个在那坐着练字,等待楚承熙。

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林德全的声音,似乎在与人争执,茗若便好奇地听了起来。

“哎呀,德妃娘娘啊,这皇上交代了,任何人不准进龙潇殿,您这不是为难奴才吗?”林德全哭丧的声音让茗若有点想笑。

“好你个林德全,越来越能耐了,连本宫的路也敢挡!”一个女子生气地说道。

“德妃娘娘,实在不是奴才想挡您的道,是奴才要是放您进去了,皇上就该扒了奴才的皮了。”林德全继续说道,奋力地阻止着欲闯进殿的人。

“你放心,皇上怪罪下来,有我担着,今日,我便要看看这皇上养在殿内的小狐媚子是谁!”女子更加生气。茗若皱了皱眉头,小狐媚子?养在殿内?是说自己吗?

来不得分辨,龙潇殿的殿门便被人粗暴地推开了,茗若颤抖着,掉下了手中的毛笔,惊慌地看着殿门口站着的女子。

“哎呀,若主子,这德妃娘娘……”林德全绝望地看到了茗若眼中渐渐浓烈的恐惧,这主子要是犯了病,估计皇上回来真要杀了自己的。

“什么主子,这丫头是哪门子的主子。皇上下召封了吗!”被林德全尊称为德妃的女子生气地走了过来,拉起了茗若细弱的手臂。

“哎呀,德娘娘,您快轻点,伤了若主子,皇上非怪罪不可!”看到茗若被德妃紧紧拉住,林德全吓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上了。

“小狐媚子,你是哪家的姑娘!竟敢住在龙潇殿,不知道这是违反祖制的吗!”德妃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个虽然只有十岁,但已经有着出水芙蓉模样的茗若。

茗若害怕地望着抓着自己的女子,一言不发,大大的眼睛里盛满了委屈。

“好大的胆子啊你,竟敢不回答本宫的话!”德妃气愤地盯着茗若,把她的无言当作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德娘娘呀,您可别再抓着若主子了,主子从被皇上带进宫来,就没说过一句话。对皇上也是呀。”林德全看到德妃越发的使力,着急极了。赶紧像一旁的小太监使了个眼色,让他赶紧去找楚承熙。

“不说话?她是个哑女?”德妃疑惑地问林德全。

“回德娘娘,太医说了,若主子的嗓子无碍,许是受了什么惊吓,所以不愿开口说话。”林德全的眼睛直直地紧盯着德妃抓了茗若的手,生怕伤了茗若。

“那便一定有鬼,许是你想用这种方法来迷惑皇上,博得皇上的怜悯吧。”德妃转过头来,凑近了茗若,不屑地看着她。

茗若抬起头来,惊慌地摇了摇头,四处寻找着楚承熙的身影,求救般地看向林德全。

“若主子啊,您快跟德娘娘认个错,皇上不在,您别看了。”林德全跪在地上,对茗若使劲磕起了头。这若主子,一害怕,就会像现在这般,拼命寻找皇上的身影。可现在,皇上正在前朝听政呢,怕就算知道了,也不会那么快赶过来吧。这离下朝还有好一段时间,可怎么办呀。

“狐媚子,你骗得了皇上,可骗不了本宫!今日,本宫便要替皇上清理门户,来啊,把这女子给本宫绑起来,押去秀月宫!”德妃命令自己的奴才,欲想把茗若押回宫中惩治。

“是。”一群老宫女冲了上来,便抓住了茗若,要将她往外拉。

茗若咬着唇,奋力挣扎着,眼眶已盛满了惊慌的泪水。

“好大的胆子,给忤逆本宫!”德妃见茗若挣扎,更加愤怒,走到茗若面前,便使劲地甩了她一巴掌。

“德妃你好大的胆子!”匆匆赶回宫的楚承熙正好看到了德妃打了茗若的画面,一时之间,血气上涌,上前就扇了德妃一耳光,从那些宫女手中夺回茗若。

心疼地看着茗若脸上的掌印,楚承熙轻轻地抚上茗若的脸,“若儿,疼吗?”

用力摇了摇头,茗若的眼泪顿时掉了下来,抬起泪眼朦胧的双眸望着楚承熙,无力地攀附在他身上。

感觉到了茗若的不适,楚承熙着急地将她抱起,温柔地将她轻轻放在塌上,转头对林德全喊道,“快去请太医。”

“是,皇上。”林德全听到,赶紧往殿外跑,怕是着小主子,又要病几个日子了。

“皇上,您竟然打我?”被楚承熙扇得愣住了的德妃,这才反应过来,不可思议地望着他。他,一向宠爱自己,今日,竟然为了这丫头而扇自己耳光?

“德妃你竟敢到我龙潇殿来打人,你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皇帝!”总是自己之前颇为宠爱这个女子,但是,她伤了茗若,就不允许!

“皇上,这女子她目无尊卑,竟敢对我无礼,我不过教训一下她!”说起了茗若,德妃又扬起骄傲的脸庞,在她看来,打了茗若,根本不过小事一桩。

“目无尊卑?”楚承熙皱着眉咀嚼着这几个字,怒火中烧。

“是。我堂堂德妃,难道还教训不了一个小小的贱(JIAN)婢!”德妃傲慢地说着。

“住嘴!我不准你侮辱若儿!”楚承熙生气地打断了德妃的话。他紧张宝贝的若儿,竟然被别人说成贱婢,这德妃分明是活腻了!

“皇上,这女的有什么好的,您竟然为了她而凶我?”德妃气急败坏。从小显耀的家庭,进宫以后楚承熙的宠爱,让她的性格已是出名的飞扬跋扈。

本想与她理论,但怀中茗若微微动了动,楚承熙低下头,却惊怒地看见茗若的嘴角上流出一丝鲜红的血迹,顿时爆怒,转头怒喝道,“你给我滚回你的秀月宫,好好思过去,没有朕的允许,不准出宫门!”

“皇上……”惊讶地看着生气的楚承熙,德妃不服气地想要反驳。

“还不快滚!”轻柔地为茗若擦拭嘴角边的血的楚承熙冷冷地喝道,与望向茗若那温柔的目光极为不和谐。

狠狠瞪了一眼缩在楚承熙怀中的茗若,德妃不敢再与愤怒中的楚承熙理论,甩了甩袖子,不甘心地踏出了龙潇殿。

“皇上……”正好碰见跑出去的德妃的林德全,嘘了口气,带着太医走了进来。

“太医带来了?”楚承熙没有回头,冷声问道。

“是的。”林德全低头应道,给太医让了个位置。

“微臣给皇上请安,给若主子请安。”太医跪在地上,对楚承熙与茗若行礼。

“起来吧,给若主子瞧瞧。”楚承熙颇有些不耐,对太医说道。

“是。”太医站了起来,就想帮茗若把脉,但他也知道,这想把个脉,也是不容易的。就看眼前这主子,每每都会露出的害怕神情,他心里便开始无奈地叹息。自从第一次若主子瞧病,直到后来每次都要哄上好长一段时间,连他自己心里都纳闷了,自己长得,有那么吓人吗?

看见茗若刚刚平复的情绪又开始波动,楚承熙无奈地摇摇头,拥着茗若,“若儿乖,这是每次都给你瞧病的林太医,别怕,好吗?”

只见茗若抬起眼睛,疑惑地望望楚承熙,又望望林太医,摇摇头,又躲进了楚承熙的怀中。

……本章完结,下一章“ 忆从前”↓↓↓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