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何必情深 [目录] > 第10章:调理身子

《何必情深》

第10章调理身子

爱吃肉的妖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每到晚上,偌大的霍宅就变得极为安静,安静得犹如一座鬼城,仿佛下一秒,就会有鬼怪从角落地冒出来一般。

夏南瑾拿了衣服到浴室洗澡,出来的时候湿发上的水一滴滴地掉落在地毯上,化成了一道道水晕。

她拿着毛巾仔细地擦拭着,边左右张望观察着房内的摆设。

好不容易找到吹风机,却在此时,门口传来敲门声。

她顿了顿,抬步给来人开门。

门外站着的是一位年长的佣人,她手里捧着托盘,托盘上一个瓷白色的碗正冒着袅袅的白烟。

她低目一瞟,碗里装着的竟是类似中药的浓黑墨汁。

“少夫人,这是夫人让我端来的。夫人说,少夫人在入睡前要喝下这碗汤,这是调理身子的药汤,能令少夫人早日怀上孩子。”

夏南瑾不由得一僵,目光再一次落在了那瓷碗上。

浓黑的药汤深不见底,只是在这番距离,她就能嗅到那难闻的苦味。

她心里冷笑,霍家果真对于抱孙子一事,急切得很。

她伸手接过碗,淡淡地瞥了佣人一眼。

“我等会儿就喝,你下去吧!”

然而,佣人并没有移动半分。

“夫人说了,让小的看着少夫人喝下才能离开。”

这变相等于逼迫,这种感觉,她是极为不喜的。可偏偏,那是她的婆婆,而尽快怀上孩子,也是她走进霍家后首要完成的事情,她根本就没有丝毫权利拒绝。

夏南瑾看着手里的碗,干脆一鼓作气将碗里浓黑的药汤一饮而尽。

口腔内犹如黄连般的苦,甚至能在一瞬间渗进骨髓中。

她将空了的瓷碗放回佣人手里的托盘上,那佣人向她点了点头,温顺地退了出去。

她关上门,才刚走了几步,便忍不住拔脚向浴室冲去。

伏在盥洗台前,她一个劲地干呕,想要将那传至四肢百骇的苦味吐出来。可她吐了许久,却只能吐出一些黄疸水来。

身子像虚脱了一样没有丝毫的力气,她扶着墙,双腿软瘫在了地上,额头上冒出了不少的汗珠。

夏南瑾在浴室里呆了好一会儿,才蹒跚着脚步走出来。

在抽屉里翻找了半晌,仍然没能找到丝毫能够让舌尖的苦涩褪去的糖果。她这才终于记起来,这并不是她在夏家的房间。

她自小就不爱吃药,总是受不了那种苦味。每到此时,母亲姚月茹都会在她房间的抽屉里备上糖果或者一些话梅之类的东西,就连她生病时,都会特地吩咐医生给她开一些不苦的西药。像今天喝到的浓如墨汁的中药,她已经是很久没有喝过了。

她抹了一把脸,拿过旁边还未开封的纯净水,一口气将瓶子里的水全部喝光。

感觉喉咙里的苦褪去了一些,她将瓶子丢进垃圾桶,脱掉鞋子爬上/床,关灯用被子盖住了头。

门,悄然开启。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是想要苦死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