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虐·宠)邪王的囚宠 [目录] > 第14章: 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虐·宠)邪王的囚宠》

第14章 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yuanyeliuying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婷儿见她要摔倒,赶忙相搀扶,只是一瞬间,心冥的嘴角咧出微妙的弧度,“原来功夫不错,只可惜,还是差了点”

出手如电,二指反旋,点住婷儿,“对不住了。”然后纵身急退,旋身窜入雪篱花深处。

原来,心冥只是要借身体下坠婷儿前来搀扶的机会试探婷儿的功底,她不相信这个看上去羸弱的少女本事仅限于医术,因此要探出婷儿的功底,看看自己是不是有把握从她的手中走脱。

结果是可喜的,这个少女功力极强,但是和自己相比,还是差了一大截。

对于心冥来说,这是个不可多得的机会,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想逃跑,先过了我这一关!”身后的雪篱花丛中传出这样的话语,随后,无数的花瓣如同被狂风翻卷,迅速离开枝头,纷纷扬扬的起落。

听到这样冷然凛冽的声音,她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失败,痛苦将会接踵而来。

但是,她冷漠的停住脚步,平静的转身,默然的瞧着花瓣中走出的白衣狐裘男子,淡然一笑,“王爷。”

刹那她的头脑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割破,那张温和明朗的笑脸在自己的记忆中起伏跌宕,几乎要把她的意志颠覆。

她终于记起所有,过去的他是这样温朗的么?

强自镇定心神,压下心头炸开的无望,“你——”心冥直视着他,目光渐渐凝结出冷利的恨意,“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她再也不要妥协。

娘亲、亦尘,对不起,我终究无法做到答应你们的事情。

她凉凉的一笑,带着故有的冷和倔强。

狐裘男子,雪篱,眼中是深切的痛,决裂了么?恨我了么?

他的知觉被灭顶的疼痛湮没,好半天都没有动作。

“你不拦我么?”心冥瞧着她,没有任何表情,眸子里是冷的,就连刚才的恨意也渐渐隐退,“那么我便走了。”说完,她转身,一步步远去。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依旧是那样淡漠,连恨都不会持久么?他看见了她的神情。

可是自己是多么的可恨,为什么一定要让她学会仇恨,学会计谋与手段?

难道就是这样保护她的么?

“爷”身后,明光,轻轻的叫了他一声。

“您若让她就此离开的话,恐怕,有人会立刻将她押到王的面前,那时候,您就再也护不住他了,其实,她跟在您的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明光时不时偷窥雪篱的神色。

雪篱却始终深沉,眸子如同泥沼,望住他的眸子的人只会情不自禁的被湮灭。

这位明光将军也不例外,只是他似乎知道这双眸子的厉害,只是稍微一扫,便赶紧躲开。

“我自然知道该怎么做。”没有在理会明光,转身消失在心冥离开的方向。

明光的唇角,泛起一丝丝得意,奸猾的表情。

“不是你死,便是我亡。”雪篱在一株高大的雪篱树下,斜倚,手中捏着长长的鞭子。

静静的看着渐渐走进的身影,这里是离开落雪篱畔的必经之路。

心冥抬头,瞧着他,没有任何惊讶的表情,她知道他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己的。

瞧着他,她还是那样的表情。

“我成全你,今天你若是能够杀了我的话,你便可以活着走出这里,绝对不会有任何人来阻拦你。但是你若是败将的话······”他没有说下去,只是瞧了瞧手中的鞭子。

他累了,从来没有这样疲惫的感觉,即使是在众位王宫贵族面前应酬,即使是与长兄篱歌斗心机,耍手段,也没有这样疲惫。

心冥是他的弱点,强悍的他,居然要这样对待自己的弱点,这和拿起刀子砍自己有什么区别么?

“好”她望着他,有种错觉,仿佛那个少年的影子重现在他的身上。

……本章完结,下一章“ 玥阴的要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