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虐·宠)邪王的囚宠 [目录] > 第22章: 惩罚

《(虐·宠)邪王的囚宠》

第22章 惩罚

yuanyeliuying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弈殇王府,书房,密室。昏黄的灯,照着一张毫无表情的脸。

雪篱静静的坐着,双眸凝视着杯子里的水,水面平静无波。

灯盏里的火苗跳起妖异的舞蹈,总有不怕死的蛾子被它的舞姿魅惑,匆匆赴死。

茶水中有了波纹,波动的越来越烈,忽然一声磨盘转动般的声响,明光站到了他的面前。

他从另一处密道而来,才一进来就偷偷的打量了一番静坐的雪篱。

雪篱只是静静的坐着,面无表情,那是一张找不出蛛丝马迹的脸,让这个察言观色一流的将军,有无所适从之感。

扑嗵,明光忽然跪倒,叩头,“请爷责罚,明光不该擅作主张。”

雪篱没有说要惩罚他,却也没有让他起来,只是抬起眼皮瞭了他一眼,复又低下头,片刻,从茶盘里拿出一只倒扣的茶杯,倒满茶水,又盖上盖子,推到了桌子的对面,然后,便用手轻轻的叩着桌面。

时间依旧以从容的脚步一分一秒的向前流淌,而明光却觉得时间似乎在原地踟蹰不前了。

雪篱倒茶期间,他的额头忽然冒出大滴的冷汗。

不时抬头偷窥雪篱,雪篱依旧是那个姿势,静静的,不露声色的坐着,只有食指和中指屈回而并,有节奏的叩着桌子。

每扣出一声响,茶盏的水波就重新绽开一次,而明光的心随之如遭一季重锤,渐渐的他的心跳竟也附和了雪篱口桌子的节奏。

密室里的气氛诡异得让人发疯。

“爷,请您降罪,是我自作主张在心冥的饭食中放入的堕胎药。”明光终于无法负荷这种沉闷恐怖的气氛,又一次开口,“我怕您会沉溺于她,将您辛苦多年的布局全盘打乱,您很明白,人生如棋,一步错,步步错。”

偷窥雪篱一眼,雪篱没有任何反应,“您要杀属下为子报仇,属下绝无怨言,只求您不要让自己多年的付出付之东流!最终落个遗憾终身的结局。”

“爷!”似乎是实在无法顶住这种窒息的氛围,明光将头狠狠的撞在地上。

雪篱抬眼瞧了瞧,仍旧不语,又垂下眼帘,盯着茶盏中因叩击而震荡起的纹理,似乎在考虑什么,又似乎在等待什么。

他的心思,明光完全无法捉摸。

时间缓慢的爬过一刻钟,雪篱终于开口,“起来吧,出了那么多汗,想必缺水了,喝口茶,补补水。”说着瞧了明光一眼,收敛目光,端起自己的茶轻轻的呷了一口。

听到这话,明光没有如获大赦的轻松,反而更加冷汗涔涔。

“只要他肯继续下去,死也甘愿。”明光起身,将雪篱倒满的茶水,仰头饮下。

茶水到喉咙里是清亮的爽快,到肚子里却是炭烫的灼痛。

“爷,以后明光再也无法侍候在您的左右,您千万保重,属下自知罪不可恕,可是仍然有个不情之请,请您万万成全,那就是属下希望可以守在姬雪身边······”当明光说出最后的请求时,他挑眉瞧了明光一眼,片刻又低下眼皮,瞧着已被自己喝去一半的茶水,不住的念叨“云流子民,落雪社稷”眼中神色奇异分不清是爱是恨。

良久,雪篱瞧着地上的人,露出邪肆的笑容,“你应该好好享受一下今后的一年时光。”然后转身除了密室,嘴角挂着温温凉凉的笑意。

现在他已经分不清自己是棋手还是棋子,棋格是纵横交错的命途,只有当了棋手才能够真正掌控自己的命途,可是现在他发现自己这棋手当得愈发的力不从心。

……本章完结,下一章“ 各有无奈”↓↓↓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