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虐·宠)邪王的囚宠 [目录] > 第27章: 身世·心伤

《(虐·宠)邪王的囚宠》

第27章 身世·心伤

yuanyeliuying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爷”无涯手中拿着一个被封得严严实实的东西,匆匆闯进雪篱的卧房。

“什么事,这么慌张?”雪篱很不满无涯的表现,居然连门都不敲。

“爷,您怎么了?您受伤了”见雪篱的手臂犹自淌血,立刻奔了过来。

“没大碍”雪篱不耐的摆摆手,把纱布缠好,将锦袍衣袖放下来。

“什么事?”

无涯见雪篱不解释受伤的原因,知道自己再问也没有用。

“这是从明光将军书房秘阁里发现的,好像是来自云流。”说着把手中的事物递上去。

“哦?”雪篱饶有兴致的接过来,审视了片刻,抬头又问,“让你去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莫言的确离开了千扇门。”

雪篱嘴角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笑容。

他猜测的不错,那天化装之后指名点姓非得要心冥陪的丑客就是莫言。

“爷,您的伤······”

“不碍事。”明光本就来自云流有这个东西也不足为奇,只是,为什么封得这么严实,还藏的那么隐蔽?雪篱来回审视着那件东西。

那是其实是一个很平常的盒子,只因上面雕琢了精美的花纹而显得格外精致。

这只盒子的四周全部被一种特制的胶封死,一般的利器无法撬开。

“你先下去吧。”雪篱抬头,“这件事不要向任何人透漏”。

“是。”

无涯走后,雪篱再次将盒子拿起来,决定看个究竟,他实在好奇是什么东西,可以让他那位不缺钱权的将军这么宝贝的收藏。

然而,当他打开那个盒子之后,里面却是一张秀绢,上面秀满密密麻麻的小字。

当他将上面的内容看完,整个人面色苍白,好半天都没有动一下,眸子里的光辉更加妖异,带着仿佛嘲讽的笑意又似乎是无法顿托的悲哀。

他连续两日没有踏出卧室半步,丫头们送来的饭菜也一直摆在门口,根本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这样的情况传到他那位乳母的耳朵里,自然不能坐视不理,于是带着两个丫头,拎着饭食前来,她决心不论如何也要雪篱把饭吃下去。

没想到的是,她才准备敲门,门就开了,雪篱打卧室里走了出来,整个人瘦了一圈,仅仅两天而已,竟然让他瘦得那么厉害。

“您怎么来了?”雪篱和往常一样,对她很恭敬。

“篱儿怎么了?怎么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出什么事情了?”当她把目光投向房间,触碰到那只盒子的时候,整个人脸色大变,那是无法掩饰的惊诧,只是这么一瞬的扫视,她整个人恍惚回到了二十几年前的那个夜:

黑漆的夜色中,姬雪与同云流王一同前来朝拜云流王妃处身同一个产房,刚刚生产过后,姬雪和王妃都无比衰弱很快就睡过去。

她不得不按照姬雪的意思,颤手将两个刚刚出生的婴儿交换,然后抱出去给两位王者看。

而眼前的这个盒子里装的,则是姬雪之前绣好的绣绢,上面有姬雪全盘的计划,当初姬雪亲手将这个盒子交给她,让她交给当时不过是个小小的军中指挥的明光。

作为姬雪的陪嫁丫鬟,她当然知道姬雪的一切过往,其实姬雪真正的恋人是明光,看着雪篱长大的右将军。

只可惜,姬雪被云流王作为礼物献给了雪篱的父亲玥阴,她曾经哀求云流王放过自己,毕竟自己是云流的公主是云流王的亲妹妹,然而,云流王最终还是选择了牺牲她来保全云流

她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将自己的一生幸福埋葬,于是她逃,却屡屡被抓回,最终以五花大绑的姿态被送进玥阴的寝宫

她不服,冷漠相对只求速死,却没有料到,玥阴对她是极好的,除了强要了她之外,几乎没有为难过她,她似乎看到了希望,期望玥阴可以放过自己,却没想到玥阴勃然大怒,说宁可她死也不放她离开,那以后便只剩了折磨。

两年后她有了身孕,又恰逢云流王来朝拜,带来的王妃恰好有孕在身,而产期又与她相同,于是,她近乎疯狂的想要报复。

后来的慈母形象,那些温馨的生活景象不过是她抱着一种等待好戏的心态做戏

……本章完结,下一章“ 篱之狠·阴之怒”↓↓↓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