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虐·宠)邪王的囚宠 [目录] > 第29章: 婚礼

《(虐·宠)邪王的囚宠》

第29章 婚礼

yuanyeliuying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斜阳照进深深宫苑,落红随风,轻盈的舞蹈送春去,迎来严酷的夏日。

满眼落花兼飘絮,她只是安静的站在窗口,冷冷的看着,头脑中一片空白,什么也不愿意想,眼睛里也没有一丝情绪,只有微微蹙起的眉峰,与表情的冷淡静默的对峙。

宫里宫外的丫头都去忙了。

此时,他们应该在天月阁摆酒设宴,狂饮狂欢。

两位王子成婚,迎娶的是三个藩国的公主,当然的欢天喜地的来一场奢华无比的宴会。

只是那一切都与她无关,她现在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做好了从此跃出深宫,做坏了从此沦陷地狱,永不超生。

雪篱今日的确是极尽风光,一人独用两位绝美的公主,问天下谁能有这等福气?

漫天满地的红啊,红灯、红毯、红烛,一切的一切都是喜气冲天。

篱歌心里那喜气早被嫉妒给湮没,为什么他能独用两位佳人,而自己却只有一位?

自然知道云流与另外两国相比是强者,可是当听说是玥阴这样安排之后,还是觉得他偏心雪篱。这种心思是自小就种下的,早已蒙蔽了双眼。

篱歌永远不能理解玥阴苦心为他找的后路,他的智谋是不可能强过雪篱的,若是争夺王位,赢的人势必是雪篱。玥阴只是想要不论最终是谁为王,都能保证两儿子不受伤害。

雪篱最终只能是他玥阴的儿子,只能是落雪的王子这是玥阴藏在心底的想法。

不管有多么意气风发的曾经,到了行将就木之时,也只是希望子女平安。

如今他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见到莫言了吧?

大堂上,玥阴正中,众藩王分坐两侧,世子们则分别排下去。

剑隐面色沉静,和那日在莺燕楼的安静没有什么区别,似乎这样的喜气并不能影响他什么。

而灵浚王子则是一副欢喜摸样,和这满堂红相当撘调,从一开始就在笑到现在就没有停止过,真正留意了他的人都会觉得奇怪,一直这样笑着,腮帮子不会抽筋么?

剑隐的妹妹和灵浚王子的妹妹都是今天的新娘,夫君自然是雪篱。

他们的目光一直在雪篱和篱歌身上转悠,篱歌虽然是笑的,可是明显眼中有着不满,而雪篱也是笑的,可是笑得让人心颤,那眼中有着洞察一切的狡黠。

酒宴欢饮终须散,闹腾了一天,两位王子顺利的把新娘迎进了门。

雪篱迈着醉步闯进洞房,里面两个新娘乖乖的坐着,床头一个,床尾一个,不知道她们是怎么协调的,哪位公主做了床头,哪位公主屈尊降价做了床尾。

总之雪篱是不理会也不在意的。

他盯着两位盛装的新娘很久,目中光点闪烁,岑寂而又魅惑人心。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篱歌新房只有一位新娘,虽然不满,但是床第之欢在眼前,也就直接上了,把所有的不快全都化作床间律动和粗重喘息······

当天月阁的鞭炮轰鸣成一片的时候,窗口的人,动了动,面色有一闪而逝的悲伤,很快又消失的毫无踪迹。

转身,换了一身淡紫衣装,抓起包袱长剑,翻屋跃脊,出了王宫。

宫中直到第二日才传出消息,说二十五号寝奴出逃,被侍卫乱箭射死,弃尸乱坟岗。

终于自由了,她呼吸着皇城外的空气,回望皇城,报以淡然一笑,这个地方,我永远不会再来。

然后,她转身看着茫茫前路,该去哪里?

原来被圈养了太久的鸟儿,早已遗失了自己的翅膀和方向。

……本章完结,下一章“ 传言·调戏的代价”↓↓↓更精彩哦!